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十五章 教育教育世子爷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她看着在笑,但是偏偏因为年纪小,所以那眼中的冰冷尤其违和,让人毛骨悚然,她是真的敢这样做的!

    坐在地上的世子爷喉结一动,咕咚一声,“你……你敢!”

    “你大概不知道我在皇宫的威名吧……”宫以沫站起来,擦了擦手上的水,慢条斯理的看着他:“我可是七岁就开始杀人呢,你说我敢不敢?”

    她一笑,阳光下露出森白的牙齿,故意释放出恶意,周身明晃晃的杀气在蔓延。

    她最喜欢这样吓人了,十分有趣不是么?

    世子怂了……

    对方那见过血的杀气根本不是他这样人会有的,但是即便心里怂了,身为世子的尊严让他依旧下巴扬的高高的,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

    “那又如何,杀了我,你就等着亡命天涯吧!”

    他说是这么说,但那双漂亮的眼睛分明在闪烁着,水汪汪的,灵动闪躲着,让人移不开眼。

    宫以沫其实最喜欢这样朝气蓬勃的少年了,在宫里,一直是她在扮演这个角色,其实以她的心态来说,对方这种模样,才是最真实的少年郎啊。

    她走过去,蹲在了对方面前,世子爷被她盯着,缩了缩腿,又觉着这样太没骨气了,往前挺了挺胸膛,一副大无畏的模样。

    那双眼睛分明写着,“你瞅啥!本世子准许你看了么?”

    宫以沫不由一笑,她拍了拍对方的脸,果然手感甚好。

    “名字。”平王之子死得早,她就算听别人说过他的名讳,也早忘了,还是确认一下比较好。

    “小爷我为什么要告诉……”

    他嚣张的语气在看到宫以沫不知从哪摸出来的一把匕首后瞬间销声了。

    宫以沫手里花式把玩着匕首,上面的宝石和刀锋,晃得人眼花缭乱,又胆战心惊。

    “名字?”

    “本世子……”他一双猫眼瞪得滚圆,渐渐消气了,嘟囔道,“申十夜。”

    “十夜?很好,咱们明明不熟你为什么对我动手?”

    “看你不顺眼!……不……不行么。”申十夜心里留下宽面条泪,娘啊,她的眼神好可怕!

    “看我不顺眼?”宫以沫掂量了一下,反手将匕首往下一插!……插在了他大腿边,差一点就插错地了!

    申十夜反射性的想发火!但是一想到这荒郊野岭的,惹火了对方被抛尸怎么办……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要忍!他要忍这个丑女人!!

    宫以沫笑着贴近,一张小脸凑过来,笑嘻嘻道,“那你是看我哪里不顺眼?眼睛?鼻子?嘴?只要你说一个,我就亲你一下,你说这个游戏好不好玩?”

    眼前的小孩这么可爱,还真是叫她的阿姨心,蠢蠢欲动呢。

    申十夜服了,遇到这么不要脸又武艺高强的人能怎么办?还是老实点吧。

    他哀怨的看着宫以沫的脸,明明小而稚嫩,那双眼睛却成熟而睿智,虽然说着可恶的话,但是那张嫣红的小嘴张张合合的,其实好像……也不那么讨厌……

    尤其她靠近时,身上那股甜甜的味道,奇异的让人放松,她似乎也没有她表现的那么坏……

    宫以沫一把捏着他脸上的嫩肉!开始就想这么做了,手感真好!

    “乖孩子,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啊……啊啊,你个混账!你给我放手!可恶,我……本世子要砍了你的手!”

    他收回刚刚头脑不清的话,这分明就是个讨人厌的臭丫头,难怪皇帝都不要她!

    可宫以沫越玩越起劲,甚至上下其手起来,他脸上的皮肤和真好啊,这养尊处优的,也不知道平时是怎么保养的,手感好的让人想咬一口。

    申十夜彻底败下阵来,哀求道,“姑奶奶,服了,我服了!我什么都告诉你,你放手行么……”

    他宛如斗败的公鸡一般萎靡了下来,为什么没有人来救他?害得他还要委曲求全,为什么!!!

    宫以沫十分惋惜的放下手,“那你说吧,干嘛针对我。”

    申十夜双眼都是水光,控诉又不敢,只能扬着小脸小委屈又倔强的看着她,害的宫以沫差点又没忍住。

    “还不是你惹了苏妹妹不高兴!”

    他的话,让原本带笑的宫以沫神情有一丝僵住:“苏妹妹?”

    她慢慢咀嚼这几个字,微微挑眉,“你说的苏妹妹,可是镇国候的掌上明珠,苏妙兰?你跟她什么关系?”

    说到这个,申十夜脸上突然浮现一抹红色,“她是我母妃妹妹的女儿,我的表妹。”

    宫以沫微微眯眼,古代这表哥表妹的,关系还真好。

    “我不记得我有见过她。”

    这是实话。

    重生以来,她一直刻意避开了苏妙兰,因为她怕看到她时,她会忍不住做些什么。所以这几年,即便对这位年方十四,号称京城第一美人的大家小姐多有耳闻,却不曾见过。

    申十夜敏锐的感觉到宫以沫的不愉,神情不由小心起来,“你是没见过她,但上次,苏妹妹花了一整年才绣好的一副双面图,送给了太子,你看到了,一句喜欢,太子就送给了你!苏妹妹得知后在家伤心了一个多月,你可知晓?!”

    他越说越激动起来,一抬头,却看到宫以沫脸上那似悲似喜,似嘲似怨的神情,一瞬间,那眼神让他接下来的质问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一般,说不出口。

    明明不过才十二岁,她眼中怎么会有那么复杂的情绪?

    申十夜觉得,方才有一秒,他似看到了自己的母妃。母妃在世时,时常会用那种他看不懂的眼神看着他,就好像现在的宫以沫一样。

    这时,宫以沫突然伸手,解开了他身上的鞭子。

    就在他错愕的时候,对方又变戏法般拿出了一样东西,申十夜一看,正是当初苏妹妹绣的那副双面图!

    说到这个,宫以沫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她的空间一直都都放着一些她认为贵重的东西,而这幅图就是其中之一,但既然出自苏妙兰之手,她不稀罕。

    “你说的是这个?”她冷冷一笑,“还给你,还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找我麻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