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十章 皇后下跪求救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皇帝冷冷的看着他,其实十分头疼。

    他与皇后夫妻二十几年,不说恩爱也算相敬如宾,可是刘家人才日渐凋零,靠着祖上蒙荫才能保证这一代还出了一个皇后,却也只能止步于此了,若是皇后不犯错还好,一旦犯错,那些虎视眈眈的人顷刻间便能吞了刘家!

    这右相,还真是老糊涂了!

    此时证据确凿,他们密议的书信摔了一地!右相不由老泪纵横。

    “此事全因罪臣而起,与皇后无关,更与太子无关,还请陛下明察,容罪臣一力承担。”说着,他深深的磕头,却不想,管着户部的左相,冷哼一声。

    “那么多人马,想必没有皇后调令也是完不成的吧?”

    说着,他也跪在了皇帝面前,“陛下,此事证据确凿,皇后与右相勾结,寓意调换物资以次充好,而且想必也不是第一次如此了,想我朝廷年年救灾,送到西洲的却是些陈粮烂谷,这分明是陷朝廷于不义,如此危害社稷的女人不配为国母!还请陛下废后!”

    “你!”右相瞪大双眼,虽然以往他们对赈灾物资偶有插手,却也只是分一杯羹而已,而左相这是想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倒他刘家身上啊!若是罪名成立,那可是抄家灭罪的大罪!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有句话叫墙倒众人推,他还没来得及为自己辩驳,朝臣就跪下一片!

    “请陛下废后!”

    他一下坐在原地,一瞬间仿佛老了十岁。

    正此呼声震天时,宫澈一人出现在殿门,手捧罪己书跪了下来。

    ……

    皇后最后还是没能拦下宫澈,她愣愣的看着太子越走越远,那双眼,才渐渐清醒起来。

    她叫人将她扶起,然后回到了殿内,坐在梳妆台前,她先是默默的看着镜中的自己,突然开口,“红袖,替我梳妆。”

    身边的大宫女红着眼,连忙上前,哽咽道,“娘娘保重,会没事的。”

    皇后置若罔闻,看着镜子淡淡道,“就梳当年封后大典时的发髻吧。”她端详着自己略微发福的腰身,叹息道,“也不知当初那件凤袍现在还穿不穿的上。”

    她一说完,另一个心腹女官,添香,连忙跪下来道,“奴婢这就去取来。”

    “不急。”

    皇后眼中闪过一丝狠厉。

    她会就这样服输么?不会的……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原本是想去求龙贵妃高抬贵手,但是此时,她微微咬牙,改变了主意。

    “你现在,速去太极殿请朝阳公主过来!”

    “……是。”

    是啊,她怎么忘了宫以沫这个变数?

    皇后摸了摸自己的脸,思绪越发清明起来,她不能就这么认输!一旦她垮下,皇儿,父亲,家族,都是灭顶之灾!

    至少要保全皇儿……她的孩子啊,必须是太子!

    宫以沫刚回到宫皇后的人就到了。

    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更不知道皇帝身边的人,为了扳倒皇后,利用她这次计划做了那么多事。

    所以,她只是稍作迟疑就和添香去了凤栖宫,一路上听添香冷言冷语的说明缘由。

    宫以沫一惊,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竟然有人借她的手,对皇后实施了如此阴谋?

    上一世,她遇到宫澈的时候,宫澈的母后和外公一家都死了,所以他这个太子当得风雨飘摇,十分艰辛,原来是在这个时候么?

    很快,凤栖宫就到了。

    她一进去,便看到身着全套凤袍的皇后正在描额,见她此番模样,让宫以沫察觉,皇后必然是存了死志的,或许上一世就是她以死担下全部罪责,皇帝才没有罢免宫澈太子之位,瞧她此时的模样,看来还真的会那样做!

    皇后看到她,再也没有之前那般不满,如今满朝文武都是她们的人,唯有宫以沫,这个她曾经看不上的孽种,才有可能替她儿子说话。

    想到此,她屏退心腹,竟然向宫以沫跪了下来!

    宫以沫看着她的举动,眉梢微挑, “母后……何至于如此?”

    难道情况已经糟糕到了这样的地步?

    也是,若是还有一丝回转的余地,上一世宫澈不会那么早就没了母亲。

    皇后神情肃穆,见宫以沫神情颇为抗拒,她一咬牙,便向她磕下头来!垂首的一瞬间,两行清泪滑落……

    她这皇后当得确实窝囊,如果没有宫以沫,那么她会去求龙贵妃,可相比于龙贵妃歹毒,年纪尚小的宫以沫显然更加有怜悯之心,所以她可以跪下哀求,为了她的儿子。

    宫以沫心知她想要自己去做什么,但是面对皇权,她自认她一个非亲生的公主取悦皇帝还可以,但是改变皇帝的决定,甚至去左右皇帝的意识,除非是不想活了。

    “七公主,曾经种种,都是我的错,是我屡次三番的陷害你们,也是我想窃取这一次的赈灾物资,可是,求您能看着澈儿的面子上,摒弃前嫌,救澈儿一命!”她姿态低入尘埃,字字悲容哀拗。

    宫以沫叹息一声。

    “皇后娘娘……你我明人不说暗话,我并非父皇亲生,你觉得我的话又有多少分量?”

    皇后微微撑眼,没想到宫以沫竟然是知道自己身世的,但是没有办法,她咬牙,再一次磕头!

    “就算看在澈儿平时对你多有照拂的份上!就算看在我身为母亲的一片苦心,我知道七公主你一定能做到!你一定可以!”

    宫以沫无语,她自己都没有把握,皇后对她倒是有信心。

    见她一次又一次磕头,以头抢地,声声泣血,宫以沫闭上眼,不禁微微动容。

    大概这世界上所有母亲都是如此,能为子女不顾一切吧。

    想到上一世,宫澈那样艰难,但是最后还是个好皇帝, 她不由自嘲一笑,脑海中却在飞快猜测现在是什么情况。

    很快皇后额头都红肿了,那砰砰的声音好似磕在人心上一般,在偌大的宫殿里清晰可闻。

    半响,宫以沫才长叹一声,“别磕了,我答应你。”

    皇后闻言,眼里是难以置信的喜悦!她抬头,几乎语无伦次,但眼中却满是决绝!

    “多谢你……多谢!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太过为难……只要公主答应全力以赴,我便立刻服毒自缢,想必陛下看在我身死的份上,会对澈儿有几分怜悯……怕就怕那些朝臣虎视眈眈,揪着澈儿不放!还请公主为澈儿辩解力争……就像对九皇子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