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十七章 别再见他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嗯?”

    宫以沫觉得很奇怪,他们现在似乎没办法与太子划清界限吧。

    宫抉突然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头。

    此时他比宫以沫高多了,但是摸头这样的行为,是他能做的吗?宫以沫刚想炸毛,一抬头却看到宫抉那墨玉般的眼中,竟然是化不开的悲痛。

    “到底如何才能让皇姐不用再为我奔波?”

    不管是想尽办法挣钱也好,谋划也好,还是担忧他也好。

    “明明我只想要皇姐开心就好。”

    明明他只想要保护她,爱护她,然后看她快快乐乐无忧无虑,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时时劳心伤神,步步谋算。

    宫以沫一下被顺平了毛,笑眯眯道,“我如今也开心啊!”

    她神情不似作假,似乎为他劳心,本身就是一件快活的事,这一刻,宫抉多么想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他想拥抱她,想亲吻她的额头,想将她整个人都融入骨血当中!血亲又如何,悠悠众口又如何?他不怕的,他什么都不怕!

    可手抬起又放下,少年的心情在这一刻矛盾到了极点!

    可我有什么呢?

    宫抉心里突然闪过这句话。

    我有什么资格去拥抱她?

    风好似骤然寒冷起来。

    宫抉看着她,眼中一瞬间风起云涌,但是手却重重的放了下来,他微微叹息。

    不急的,不急的……他现在没有资格,但是他以后会有的。

    忍耐没有关系,他不怕等,只要她在就好。

    宫以沫见他情绪忧愁,那本就不该是出现在他这个年纪的神情,不由皱了皱眉,然后,又低下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本想给你送了东西再回去用膳,没想到一耽搁就晚了,你也没吃吧,要不咱们开小灶?”

    她眉眼越说越灵动起来。

    宫抉看着她,半响,才好像挫败的叹了口气,眼里是浓到化不开的无奈和宠溺,他抿嘴一笑。

    “好。”

    * * *

    这一次,因为宫抉去西洲赈灾,还有建设井渠的重要任务,所以随行的人还多了匠师,都水师,以及其他技人。

    还因为此次工程浩大,所以物资比以往多了一倍不止,故而当宫以沫提出三门同出的要求时,宫晟大手一挥便应允了。 但这个觉得,却让那些欲动手脚的人焦急起来!

    时间紧迫下,他们人手不够,根本没有办法同时在三个门伏蛰,原本十分简单的一件事变得复杂起来,他们只能一赌了!

    一个蒙面人对为首的人道,“如今时间紧迫,据说三条路都是一百五十辆马车,而咱们却人数有限,三门只能堵住一条,还望大人早下定论,否者误了事,咱们都不好交代!”

    “三门都有一百五十辆?他们哪里来的这么多东西,不是说总共才一百五十辆马车吗?户部那些家伙是不是搞错了!”

    为首的人原本焦急的自言自语着,一个手下匆匆来报,他听了后,才安定下来。

    原来方才太子下了密令,令看守中门的城门领待命,等物质出城后,派兵加护。

    虽然不知为什么太子要帮九殿下,但是太子此举倒是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物质并没有一式三份分送出城,而是仍在一处!

    那么现在就是三选一的问题了,是有太子下令保护的南门,还是原本计划的东门,又或者是看上去极不显眼的西门呢?

    他揪着胡须,深思起来。

    这一次九殿下能奉旨出京,本就是朝阳公主的意思,而朝阳公主此人,才智超群,若是她想出这个法子,那么她会从哪一条路出来?

    怎么都猜不透一个小女娃的心思,那官员一挥手,对手下道,“朝阳公主奸诈,此次行军物资肯定还是集中一处出门,如今他们已经出发,你们速去查看,看哪一路车行痕迹最重,再来禀报!”

    手下听闻眼前一亮,连忙去了,不一会便赶了回来。

    他气息微喘,连忙道,“有结果了!此事果然蹊跷!西门车行轨道最深,东门其次,南门车痕最浅!”

    那大人微微眯眼,深思片刻才笑道,“小女娃果然精明!可惜,遇到了老夫我……”他神色一正,“让东门所有的人按兵不动!物质必然还是从东门出,切勿中了他们的障眼法!”

    那黑衣人不解,“大人何出此言?”

    那老人得意的揪了揪胡子,道,“车痕最深,必然是公主为了混淆视听,装了石土泥沙,南门最浅,难道车上的东西还能凭空消失了不成?唯有东门,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这朝阳公主反其道而行,也算高明!”

    见他说的肯定,那黑人笑着奉承一句,“可惜还是被大人识破。”

    那官员大笑一声,“速速去办,原本朝阳公主想分散我们的人马,却被我识破,尔等可要抢占先机!”

    “是!大人!”

    待黑衣人走后,那官员还悠然自得,“西周那些蛮夷,一些烂粮陈米足以……哼,九殿下,这份大礼,还望你笑纳了。”

    十里亭。

    车队由远而近,浩浩荡荡的,足有上万人。

    而一队兵马将队伍送到十里亭后,便回南门复命去了,此时宫抉命所有人开始整顿马车,自己则向前张望,果然见一人白衣竖冠,正坐在亭中,显然等候已久。

    他眉梢一挑,行马快速奔去。

    宫以沫原本正在喝酒,听到马蹄声连忙从空间拿出茶壶来,一副品茗的模样。

    宫抉一靠近便闻到了些微酒气,也不点破,反而展颜一笑。

    按照律法,皇子非诏不可离京,而此时他已经站在了这里,只觉得身心一轻。

    他不用再伏蛰,整个人一扫压抑,变得意气风发起来,宫以沫见他方才挥马来时,那眉眼中的快意潇洒,是曾经从来没见过的,在宫里,他沉静的可怕,此时才有十一岁少年该有的风采。

    宫以沫暗暗点头自己的决定,对即将离别的伤感也冲淡了许多。

    “皇姐!”

    宫以沫微微一笑,“怎么样,一路可顺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