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十四章 与太子乘舟赏花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这一刻,花叶都失了颜色,天地好似变成了巨幅泼墨画,而她是唯一的色彩!

    宫澈按了按心口,最近这种奇怪的感觉越来越频繁,频繁到促使他找尽各种理由往后宫跑,但只要看她一眼便能瞬间平复。

    但是更多时候却是只要她微微主动,那种奇怪的感觉便翻江倒海的要将他淹没,好久才能缓过来。

    只见她脚一点船头,船头便如剑一般射向岸边,她在站在船头迎风而立,这样潇洒风流,仿佛随时会临风而去。

    宫澈就是这样的感觉,他一瞬不瞬的望着她,却见对方朝他甜甜一笑。

    船刚点岸,一行太和殿的宫人遇见了,连忙过来行礼。

    “见过太子殿下,公主殿下。”

    为首的小太监叫永福,他笑嘻嘻的行完礼后,对宫以沫道,“公主是去找九殿下吧,九殿下去挑随行的战马去了,还未回来。”

    宫以沫也不遗憾,一挥手让他下去了。

    怎么去了这么久,她还有事要交代呢……

    待人一走,宫以沫看着宫澈猛地想到了什么,只见她眉眼再一次飞扬起来,睁着一双明媚的眼睛眼巴巴的瞅着对方,“太子哥哥可忙回府?”

    太子身边随行的宫人刚想说话,却见太子已经摇头,“不忙。”

    宫以沫一下笑弯了眼,“那太子哥哥可愿意与我一游?”她指着脚下那柳叶般的小船,“湖中荷花开的正好,咱们可以潜到花叶地下去赏景,岂不美哉?”

    太子身后的宫人一看那船就知道只能容两人,如何保证太子的安全,刚想拒绝,便接收到自家太子对他轻轻一瞥,才微微低头不再说话。

    见他应允,宫以沫满意了,亲自伸出手来,作绅士弯腰。而宫澈看到那只手微微一愣,最后才下意识的握住那只纤白细腻的手,一脚踏上小舟。

    这时船身微晃,宫澈一下站不稳,而宫以沫紧紧的攥住他,稳稳的站在他跟前,那只手传来的温度和力度,在这样的夏天,如此清晰的印在了宫澈的脑海之中……让人口干舌燥。

    宫以沫并没有发现他的异常,只是笑着脚尖一点,船便如剑一般射向湖中心,此时天已经开始发暗了,大片大片的云霞晕染着,两人相对而坐,微风轻送间,舒心的几乎想睡着。

    这边夕阳无限好,而岸上的馨儿抿嘴一笑,看了一眼万分焦急的太子宫人,不由纳闷的想,他们也太紧张了,跟着公主能有什么问题?

    “有花有水怎能无酒?”

    船行渐稳,宫以沫一笑打破的沉静,她从袖子里摸出一个囊袋,只听“啵”的一声拔开酒塞,一股迷人的酒香袭来,宫澈一闻便知道是皇帝酒窖里,藏了八十年的陈酿。

    她迫不及待的仰头喝了一口,那动作潇洒肆意,吞咽时微鼓动的喉管,和顺着嘴角边流下的金黄的液体,在火红的云霞照应下,迷了宫澈的眼,他甚至也感觉干渴起来。

    恰此时,宫以沫感叹一声,“好酒!”

    她擦了擦嘴,又狡黠的看了宫澈一眼,“这可是我废了好大力气才在常喜公公眼皮子底下偷到的陈酿,怎么样,太子哥哥可要尝尝?”

    此时随着她说话,头上的彩蝶发饰的翅膀跟着一颤一颤翩翩欲飞,端的是灵动无双。

    看着她捏着酒袋的那只白玉般的小手,宫澈鬼使神差的就接了,又在他自己都没意识的情况下喝了一口。

    这酒显然是给女人喝的,并不辛辣,但甘醇绵长,香缠入骨。

    但这是她方才喝过的……他们共用了一个酒袋!

    这后知后觉的反应让宫澈脸上微红,又掩盖式的喝了一口才道,“果然好酒!”

    宫以沫微微一笑,搓了搓手。

    “太子哥哥,有句话说得好,吃人嘴软,皇妹我将你拐上这小舟,实在是有事相求。”

    “喔?”此时宫澈并没有注意到她说的是什么,只是下意识的应了一句,“什么事?”

    见他直接,宫以沫也不拐弯抹角。

    “实不相瞒,在京城,皇妹我虽然不曾出宫,却借他人之手,有不少商铺,太子可知?”

    宫澈看了他一眼,有点意外,事实上,他们这样的人手里多有资产,毕竟用钱的地方太多,但宫以沫一个公主,即使聪慧,毕竟无母妃外家为她谋划,能有这样的远见并付诸行动,让宫澈不由又高看她一眼。

    宫以沫此时却又皱眉,小声又问,“问题就是在这,今日,我属下来报时,说了京城周边的一件怪事,想必太子哥哥也有听闻。”

    她微微挑眉接着说,“大概从上上月起,京城周边的粮铺中,最次等的稻米,谷梁,变得供不应求起来,而且,就连陈米也被人低价收了去,其数量之大,即使他们动作隐秘,还是让小妹我有所察觉。”

    她一说到这件事,宫澈的神情便严肃了起来。

    他开始以为他这位皇妹最多开了几家脂粉铺子之类的,就算有,生意也不会太大,但是这件事,他手下的人昨天才上报,今天皇妹就跟他说了这件事,看来他这位皇妹本事不小,资产雄厚。

    被他盯着,宫以沫依旧笑嘻嘻的,她如今年岁小,一笑甜甜的,十分无害的模样。

    时间越长,越来越少有人想起她初见时的凌厉了,只记得她如今嚣张霸宠的模样,连警惕,都放松了……真是不应该啊。

    见宫澈消化了这个信息,她才又缓缓开口。

    “西周干旱需要赈灾已是常例,若是有人关心,先一步洞悉又八百里加急传信,京城确实有人能早做准备。”

    事实上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赈灾物质被苛刻,已经是常事,大煜王朝土地辽阔,所以管控起来十分费力,皇帝虽然是明君,却也不能将贪官全部处死,很多时候只要不过分,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这一次不行,这一次是宫抉第一次任职,关系到他日后的前程!

    而且宫以沫知道的还不仅如此,那些人为了针对宫抉,这一次的赈灾物质不仅食物有人动手脚,就连衣物药品等,也有人收购次品,想要以次充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