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十三章 第一次亲吻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这是什么书,宫抉心里大概有数了。

    他严肃中带着一丝懵懂的模样说,“皇姐,你为什么要看这种书?”

    他看上去是如此单纯,眉眼冷清,一双墨玉眼微颦的看着她,这模样一下就骗过了宫以沫,此时她十分心虚的低头。

    “……我没看。”

    宫抉心里暗笑,面上却是微微挑眉,“那是给谁看的?”

    宫以沫闻言果然一昂头,“自然是给你看的!”

    见宫抉一愣,宫以沫越想越是那么一回事,“如今你也十一了,也该教你一点男女之事了!”

    若是他有母妃,那么这些事自然他母妃会叫人教导,但是他没有,所以宫以沫便将这个职责揽到了自己身上,如今宫抉正是懵懂的年纪,叫他知道一点,在外面才不容易被女孩子糊弄!

    “给我看?”见宫抉脸上发红,宫以沫精神一震。

    “是的,你过来,你太纯情了,你姐我很有必要来教导你,何谓男女之事!”

    男女之事……

    宫抉到底是个雏,宫以沫这样主动,让他再冷静的心,都颤抖起来,迷迷糊糊就被她拉倒了床边坐下。

    然而话到嘴边,宫以沫到不知怎么开口了。

    两个人并排坐着,气氛十分尴尬……宫以沫身子微微紧绷,她是不知道怎么下台,而宫抉却是不想放过任何一个靠近她的机会。

    “是这样的……”

    宫以沫想了会,煞有其事的拍了拍宫抉的肩膀,“你也长大了,再过几年也到了娶妻的年纪了,所以出门在外这几年……你要洁身自好,尤其是对待女孩子,更是要注意,要克制自己,别出去几年,孩子都有了。”

    这都是哪跟哪?宫抉原本还听着,见她越说越不对,不由冷着脸道,“不会的。”他不可能碰其他的女人,更不可能有孩子。

    宫以沫见他一副不上心的模样,开玩笑着吓他,“怎么不可能,要知道生孩子可是非常简单的事,你只要亲了人家姑娘,她就会怀孕的!”

    她的话刚落,宫抉突然倾身上前堵住对方那垂涎已久的小嘴,心停了一瞬后,猛地跳的飞快!

    “是……这样么?”

    时间好像停止了,他只能听到自己震天般的心跳声。

    第一次碰触,宫抉只是浅尝即止,但是却让宫以沫愣在当场!看着那水润的唇,宫抉喉结滚动,天知道他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没有让自己沉沦其中,又怕深入引起她的反感,这才浅尝后分开,睁着墨玉般清亮的眼睛,喃喃又道,“像这样?”

    如果亲吻就会有孩子,那就好了……

    若是一般没有母妃,身边都是太监的小皇子,即使知道些什么,也还是很单纯的,但后宫想带歪他的人太多了,自从九岁那年有宫女给他下药,并剥光自己引诱他失败后,后来他亲自看过这些书籍。

    他不允许任何超脱控制的事情发生,这男女之事也是如此,所以这几年,他虽没有亲身试验,但是看过的不少,后来也躲过不少女人的暗算,只是这些,他都没有说过。

    而宫以沫是早就忘了九岁时宫抉身上发生的事,她以为他的成长都在她可控的范围内,殊不知那些冷清纯良都是装的,他早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肆意成长,更是……对她生出了控制不了的占有欲!

    宫以沫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后惊呆了,她竟然被自己养大的小孩亲了?偏偏看着对方一副求知的样子,让她说不出一句重话来,半响才找回声音,“自然……自然不止如此。”

    宫抉双眼发亮,“那还要如何?”

    宫以沫只有痛心疾首道,“还要睡在一张床上,坦诚相见,然后……然后就水到渠成了。”

    天知道她在宫抉一副跃跃欲试的眼神中说出这番话有多艰难!

    “总之……在外这几年你要洁身自好!还有……刚刚那样的举动不许再有,任何人都不行!”

    她跳脚的模样更加让宫抉蠢蠢欲动,他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又一眼,才低声道。

    “我知道了,皇姐。”

    而宫以沫却被他最后那一眼,看的背脊发毛。

    *

    赈灾物资已渐渐齐全,不少人冲着皇帝的面子都会送宫抉一份践行礼,宫澈来的时候先来了太极殿,因为众所周知,宫抉是宫以沫的影子,但是偏偏这次他扑了个空,但是看到宫以沫他也很高兴。

    此时傍晚时分,天却还很明亮,宫以沫手里拿着几瓶药兴冲冲的往外走,看到宫澈手里的锦盒,她眉眼一弯,“太子哥哥也是来给宫抉送践行礼的么?”

    说着十分亲热的挽着他的手往外走,“正好我也要去,一道走吧!”

    今天她心情似很好,总是只对宫抉热情的她少有对他如此主动过,宫澈感受到她贴近的体温,心里竟微微紧张起来,但是却怎么都舍不得斥责她,只是任由她拖着走。

    到了殿外,宫以沫稍稍注意形象放开了他,一面好奇的去啾对方手里的盒子,“太子哥哥送的什么东西啊?”

    宫澈并不避讳,直接打开了给她看,里面是一把镶着宝石珠玉的匕首,精美异常,但是宫以沫一眼就知道,其锋利远不及她送的那把。

    “哇,真漂亮!”她由衷赞叹,“宫抉一定会喜欢的!”是的,这东西这么贵重,能卖不少钱。

    见宫以沫一副喜欢的模样,宫澈的心一下软的如水一般,他笑了笑,刚想说日后定送你一把更好的匕首时,宫以沫已经被盛开的荷花迷了眼,轻呼一声就跑过去了。

    她是那样的灵动活跃,眼睛里总是能看到别人忽视的美好。

    宫澈跟着看去……就像这荷花池,宫里的荷花池有八处,但此时看来,他竟然觉得没有哪一处的荷花开的有这里好看,粉的粉绿的绿,明亮的天衬着天边渐渐晕染的红霞,宫以沫一身湖蓝色的宫裙跃入其中,裙摆随风翻飞着,如蝴蝶仙子一般。

    “太子哥哥!你快过来,有莲蓬了!”

    如今的莲蓬还是些嫩得出水的小莲蓬,但并不妨碍宫以沫辣手摧花!

    她脚下轻点,整个人如燕子般飞出去,一个翻转,便摘了一只莲蓬落在了湖中一条搁置不用的柳叶船上,刚站稳便朝着湖边的他展颜一笑。

    宫澈觉得心脏一滞……一笑倾城,不外如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