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十七章 秽乱宫廷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闭嘴!”

    宫以沫突然皱眉打断了他的话,她看都不看宫抉一眼,径直走向暴怒的帝王。

    这时皇帝脸色十分难看,她心里暗暗警惕,小手拍着他的胸膛,脸上同样气呼呼道,“父皇息怒,谁惹您如此生气,儿臣给你出气!”

    “还有谁?”宫晟微微眯眼,打量眼前这个女儿,突然想到什么,语气稍微缓和,却还是怒瞪着宫抉!他之前怎么没发现,这平时闷不做声的小子,说起话来这么气人!

    宫以沫又笑嘻嘻的安抚了皇帝好一会,总算哄得他坐下了,这才面向众人,神情严肃冷冷开口,“到底是怎么回事?出来个人说明缘由!”

    地下跪着的人面面相觑,最后一个身穿绿色太监服的人展出了跪倒,“禀公主,奴才是十四殿下的随从,请公主为殿下做主!”

    宫以沫看了眼闷声挺立的宫抉,咬牙道,“你说!”

    那宫人低着头哽咽道,“十四殿下年纪小不知事,见九殿下手中雕刻着木俑,便开了几句玩笑,谁知九殿下突然恼羞成怒,将十四殿下打成重伤!”

    “喔?”宫以沫瞥了眼明显发烧的宫抉,“不知十四皇子说了什么?”

    她的话让在场的人都静了一静,显然之前皇帝就是为了这个而愤怒。

    那绿衣太监身子微微一颤,低声道,“九殿下刻了一个木俑,而面目与公主极其相似,所以十四殿下,十四殿下便说……便说……”

    这时,一直跟着宫抉的小太监扑通一下跪在宫以沫面前,“公主恕罪,此事全因十四殿下对公主出言不逊所致!九殿下只是气不过!”

    “气不过便能将十四殿下打伤?流了那么多血,还是亲兄弟呢!下手也太狠了!”

    “若不是因为十四殿下开口就说咱们殿下倾慕朝阳公主,是为不伦,又说公主秽乱宫廷,九殿下何至如此!”

    他的话让在场的人都安静了下来,宫以沫也实在想不到,一个孩子,说话竟然如此恶毒!

    不,这不是一个孩子会想到的,这是一条毒计,专门针对她的毒计!

    她和皇帝都心知肚明,她并非皇帝亲生,所以对方一句秽乱宫廷,如果是对皇帝亲生的公主来说,不值一提,皇帝甚至还会严惩说话的人。

    可是对象是她,皇帝不得不多想,难怪她方才进来的时候,皇帝火气那么大,看着落在地上的木俑,宫以沫心里微微一叹,知道这件事的,整个皇宫,不出五人,也不知是谁想出这样的方法,甚至不惜用十四皇子当炮灰。

    “简直是一派胡言!”

    宫以沫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愤怒之极!她指着下面那些人,手指都在颤抖,“还有什么,一并说来,本公主倒想知道,你们还能编排得多过分!”

    见她发怒,所有人都匍匐在她脚下,惶恐道,“公主息怒,公主息怒!”

    这时,宫以沫突然向皇帝怒目而视,指着地上的木俑道,“父皇!方才你用那木头人砸儿臣,就是因为听信谗言怀疑儿臣?!”

    她眼神极其失望,脸也因为羞怒而变得通红!皇帝被她看的心虚,但是他的怀疑并没有错,宫以沫本就不是他的孩子,谁知道雪妃临终前有没有告诉她什么!

    他这样的眼神仿佛刺伤了宫以沫,此时她浑身都在轻颤,冷笑道,“可笑,真是可笑,我与宫抉?真是可笑!”

    连说几声可笑,她的神情徒然阴沉下来,“父皇……你可知,什么是冷宫么?”

    宫晟一愣,不明白她为什么徒然说到这。

    “冷宫……说到底就是终生监禁地方,我三岁时,莫名其妙的打入冷宫,后来在冷宫缠绵病榻的四年,我无一天不在想,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原本对我疼爱有加的父皇要将我打入冷宫?有好几次我觉得自己快死了,却没有一人来照看我。”

    面对宫以沫直白的控诉,那微冷的声音,却字字悲拗,也不知一个孩子是如何活过那四年的,这一想,让宫晟不忍的别开头去,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解释那时候的决定。

    宫以沫再次冷笑,冰冷的目光一扫大殿,所有人都低下头来,她才看着仿佛因为她的话更加沉默的宫抉,缓缓道。

    “父皇,你以为宫抉,他又是我什么人呢?”

    皇帝闻言,目光灼灼的看过来,宫以沫却自嘲一笑。

    “当时,我被传身患痨病,六岁的宫抉感念我一饭之恩,不怕传染搬来我旁边,后来我快要饿死时,也是宫抉去偷食物来给我吃!还因为那么一点食物,被人羞辱,打得半死!……冷宫那么大那么冷,他是这些年来唯一对我好的人。”

    她眼神如此温柔,让宫抉不由抬头与之对视,但很快又黯然闭眼,宫以沫微微皱眉,却什么都没说。

    “我病好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冷宫的废井处找到了风雨自然这本内功心法和剑法,与宫抉两人慢慢摸索学习,在冷宫才不至于被欺负。

    所以宫抉对我来说,不只是弟弟,亲人,更是朋友,知己!因为冷宫孤寂,他被迫扮演了我身边所有的角色!在冷宫,我们一起洗过澡,下雨时,他住的地方漏雨,床铺尽湿,我们还挤在一张床上睡过,我们吃一样的冷饭冷菜,用同样的帕子擦脸,怎么,你们要抓我去浸猪笼么?!”

    “皇姐!”

    宫抉突然声音沙哑的喊了一声,原来不知不觉中,他们之间的牵绊已经如此之深。

    而宫以沫没有理他,反而冷峻的看着又惊又愧的皇帝,大声道,“是我教宫抉明理,是我督促他练武,是我在他生病的时候守在他身边,对他来说,我亦姐亦师亦友亦母!

    此番我生辰将至,他问我想要什么,我说只要用心,我都喜欢!”

    “但如此深情,竟被人这样扭曲,父皇,我倒想问问,丢我去冷宫的是谁?害我没有母妃的是谁?我没有玩伴没有亲人师长是我愿意的么?我看重他有何不对?”

    说着,她一下站到宫抉前面,长长的宫裙一动,裙摆上的金丝刺绣照耀出夺目的光芒!她直面皇帝,大声道,“今日,别说宫抉只是打了人,就算他杀了十四!我也会站在他这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