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十一章 太子的心事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所有人面面相觑,眼里全是不可置信!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她御前杀人死不认罪不说,还要奖赏?

    而良久的沉默后……宫晟却突然哈哈大笑!

    他笑得那么开心,以至于没有一个人敢在这个时候去反驳宫以沫的话,他似乎许久没有这样开怀,眉眼都是飞扬的笑意!

    这样灵动聪慧的孩子啊,他真的,无法不喜欢!

    “你说得对,朕就是王法!朕愿意赏赐谁,就赏赐谁!常喜!”

    “奴才在。”

    “传朕旨意,封七公主为朝阳公主,赐无极殿,赐九皇子太和殿,即日起搬出冷宫!”

    “奴才……遵旨!”

    常喜在心里倒抽一口冷气,无极殿乃是皇帝还是皇子的时候住的地方,竟然赐给了七公主,还封号朝阳,想必这道旨意下去,今晚又有很多人都睡不着了。

    且不说随行来的这些人心里如何的嫉妒,宫抉却并不不开心,在他看来,有宫以沫的地方就是最好的地方,他一点都不想离开。

    听到皇帝的旨意,宫以沫大松一口气!她对近在咫尺的宫抉得意的笑笑,刚想说什么,却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方才,她全凭一口气撑着,现在赢了,便再也支持不住。

    “皇姐!!”

    宫抉惊恐的想抱住她,但是他自己也身受重伤,如何抱得住,两人一起跌坐在地!看着她了无生息的模样,宫抉只觉得天地之间骤然猩红!

    如果她再也不能睁开那双眼睛,如果她再也无法对他笑,那么她争取的这一切又有什么用?宫抉半抱着她,双眼越来越红,越来越红!

    皇帝急了,连忙皱眉,“太医!去,宣太医正火速进宫!”

    周围的人乱作一团,急急忙忙的去了,而宫抉仿佛什么都听不到,他眼前只看得到宫以沫发白的嘴唇以及虚弱的脸,那脸上的血迹结痂,被他一点点擦掉。

    皇姐,宫以沫……

    这个人,就是他的全部啊。

    *

    且不提宫抉如何心疼,单御医看到宫以沫的样子,也顾不得什么男女大防了,再拖下去,命都不一定保得住!

    宫晟更是暗暗心惊!宫以沫身上足以致命的伤口足足有十二处,很难想象这个十岁的孩子之前是怎样强忍着昏阙与他张扬谈判的!

    那飞扬霸道的小脸,难道她不知道痛吗?

    宫晟觉得他十岁的时候都做不到如此,若是宫以沫是个男孩,他恐怕要头疼了,但是现在看着她气若游丝,宫晟只有心疼。

    当初雪妃一死,他当宫以沫是野种,直接打入冷宫,后来不是没有后悔,但那感觉很淡,这皇宫太大了,死一个孩子根本不算什么。

    他从没想过这个孩子会这样强势的再次出现在他眼前,让他震撼,心软,连惩罚都做不到,到底是和她母亲一样倔强,却比她母亲……还要出色得多。

    全程宫抉都跟在宫以沫身边,皇帝下令都不听,皇帝心软他与宫以沫相依为命多年,也就随他去了,所以他是亲眼看着太医如何撕开她的衣服,处理宛如破布娃娃般的她。

    那深深浅浅的伤痕啊,每一道,都是因为他而留下的……

    她是那样美好,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舍得对她下这样的狠手?

    整个救治的过程对宫抉来说宛如凌迟一般!他紧紧握着宫以沫的手,平日里,她被虫子咬了一下都要娇气半天,要他来哄,她极为怕疼,一点小伤恨不得人尽皆知,宫抉实在想象不到她受了这么多伤有多痛!

    如果可以,他希望这些伤全部都移加到他自己身上,心里那愧疚心疼才能少一点。

    太医见宫抉只是随便上了些药,十分不赞头,“殿下,您的伤口都要重新包扎才行。”

    宫抉却一个眼神都没分给他,只是看着她洗净而更加苍白的脸,伸手摸了摸,来确定她还活着。

    她……就是他整个世界啊。

    *

    皇后回宫后怒砸了眼前所有看得到的东西!

    她不甘心!那个野种!母亲能得到帝王的宠爱也就罢了,凭什么她一个野种也能得到皇帝的偏心?!

    朝阳公主!为什么一个野种也能叫朝阳公主,而她的女儿贵为皇后之女,也不过是一个庆泽公主的封号。

    她不服!她不服!!

    太子进来时,便看到满地的碎屑以及一室噤若寒蝉的宫人,他摇摇头,对皇后道。

    “母后为何如此动怒?”在他看来,更加生气的应该是痛失良将的柳贤妃,为什么他母亲动此大怒?

    看到他,皇后怒火才稍稍平息,“澈儿,过来。”

    宫澈乖乖走了过去。

    年满十四的宫澈有着一双非常温柔的眼睛,他朝其他宫人挥了挥手,那些人连忙感恩戴德的退下了,只留着母子说话。

    看着宫澈越长大越俊秀的脸,皇后心情稍安,她儿子长得不像她,也不像皇帝,但是温柔敦厚,学识过人,朝野之上满是赞誉。

    为什么她如此优秀的儿子,却得不到皇帝的喜欢?他偏爱龙贵妃,柳贤妃的孩子也就罢了,为什么对宫以沫那个野种,也不一般!

    一想,她的神情再次扭曲起来!

    方才宫澈跟在皇后身后,也是目睹了之前的一切,他想了想,温声道,“母后是生气九弟的事?”

    在他看来,一个皇子,远比公主有威胁。

    皇后冷哼一声,一个不受宠的皇子,她还不看在眼里,“母后气的是那个野种!她凭什么!”

    说完之后,皇后自觉失言,微微皱眉,因为当初为了顾全帝王颜面,所有知情人能杀的都杀了,如今知道宫以沫非帝王亲生的人,不出五个。

    宫澈倒是没想那么多,母后的话让他一下想到那个傲然挺立的身影,不觉微微有些失神起来。

    他见过那么多世家千金,多的是温柔典雅,或天真可爱,他原以为世间女子都是如此,自己喜欢的也是这些温柔的姑娘,却从没想过,有一天会有这样一个人,如此强势的出现在他的世界,并在他脑海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印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