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十八章 三闯宫门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宫抉双眼几乎要淌出血来!

    他死死的,死死的盯着常喜,滔天的愤怒和不甘,几乎要将他淹没!

    这就是他心里还偶有憧憬的父皇,一面为新生儿庆生,一面却对另一个儿子说定斩不饶!天家无情,善变无义!

    既然如此,他为何还要自己走到这一步?戏耍么!

    听着耳边已经十分清晰的奏乐,宫抉闭了闭眼,再睁眼时,他眼中再无一丝痛楚,只有杀机! 就算是死!他也要见到皇帝!他就不相信,皇帝会忍受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杀他的儿女!

    常喜没有想到宫抉此时还有力气,他自己是练武之人,更是大内第一高手,如何看不出宫抉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见对方射来的窄剑,常喜拂尘一甩,道。

    “殿下,您不是奴才对手,还请自去吧!”

    但是已经陷入某种疯魔境界的宫抉根本听不见!他脑海里只有杀!杀杀!!只要他杀了足够多的人,皇帝自然会出来见他!哪怕是出来处死他!

    风与自然原本是极其平和的功法,但是宫抉越用越是杀气四溢!四肢传来酸酸麻麻的钝痛,不知是雨水还是血水迷糊了他的眼睛……手里的剑越发沉重,每一下挥动如负重如山,这样的时候,他心里却空荡荡的,好似缺了一块。

    他还真是没用,他还是拖累了他最不想拖累的人!他就连搬救兵这样简单的事都做不到,他有何脸目留在皇姐身边?这一次他被皇姐保护,若下一次,下下次呢?

    一想到日后宫以沫会因为他的原因再一次陷入危机,宫抉根本不能原谅自己!到底如何才能变强?他要变强,变得更强!

    他有要保护的人啊!

    好似凭空一股气注入丹田,宫抉感觉到全身一阵轻松,竟然在这样的时刻突破了!而原本只是应付的常喜奇怪的“咦”了一声,就是这一个愣神,却被宫抉一剑划破手臂!他愣愣的,十几年了,他都差点忘记受伤是什么滋味了。

    而宫抉并不满足刺伤对方,他要做的,是杀了这个人!!

    这时,一道浑厚的大笑声传来,常喜立刻挡下一招退到十几米之后,低眉顺眼的跪下来,高呼,“恭迎陛下!”

    陛下,父皇?

    宫抉感觉心里突然空空如也……神情恍然。

    昭阳殿的奏乐,因为宫门大开,清晰的飘了出来,这时宫抉身子一晃,险些跪倒,他强撑着睁大眼去看,只见由远而近的宫灯明灭晃眼,光影交错间,一群人向他走来,而最前方那大步且行的男子头顶金冠,身上那金光闪闪的龙袍在灯火的映照下煜煜生辉!

    似玩够了,宫晟大步走到殿前,此时他携其他宫眷大臣高站在台阶之上,而宫抉只身站在台阶下,一方是花团锦簇,富贵荣华,一方寒风萧索,伤痕累累。

    “你,就是朕的第九子?”

    宫晟似一下没想起这个孩子叫什么,冷笑道,“你打伤侍卫,强闯禁宫,难道……不怕死么?”

    他的笑,以及站在他身后那些云鬓高耸的妃嫔,皇子,公主高傲的看过来的眼神,无端让宫抉感受到屈辱!

    小而淡薄的身子挺立在寒风中,他的手都在颤抖!

    那暗含讽刺和不怀好意的眼神啊……宫抉再次闭了闭眼,他要忍!他孤身在这皇宫中,哪怕是为了皇姐,他也要忍!!

    想着,他身子一软,单膝跪地,头却高高的扬起,沙哑着声音,直盯着那个明黄的身影大声恳求道,“求父皇救救皇姐,冷宫遭杀手行刺,皇姐危在旦夕,求父皇救命!”

    他没有为自己辩驳一下,口口声声都是让皇帝救命。

    宫抉是那样的骄傲倔强,他即便单膝跪下,也不愿低下那高傲的头来。

    皇帝一时好笑的看着他,倒真是铮铮傲骨啊,只可惜,这皇宫最不需要这些东西,所以他眼含怜悯,并没有说话。

    属于帝王的威压冰冷的蔓延着,即便看不清他的神情,宫抉却感觉到他的嘲讽。皇帝用那样至高无上的态度俯视着他,仿佛在看一只蝼蚁,还是只妄想侵犯皇权的蝼蚁。

    宫抉似听到有女声在嘲笑。

    仿佛福至心灵,这一瞬间, 他,明白了。

    宫抉丝毫迟疑都没有,连忙一撩衣摆终于双膝跪了下来,并以头抢地!

    “求父皇救救皇姐!”

    他的头磕在面前的台阶上,声音之响,即便是台阶之上的皇帝都听得一清二楚!

    他每磕一次头,便高喊一声,求父皇救命!声音越来越急,越来越悲拗,宛如字字泣血!旁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却知道他磕得那么用力。

    很快,额头便磕出血来,他也浑然不觉。

    没有关系的,真的都没关系,他见到皇帝了,他只要求他就好了,事关皇姐生死,不要说只是不要尊严磕头,就算将他浑身傲骨统统折断趴在地上恳求,都没有关系!

    看着自己的孩子在台阶下飞快的磕头,生生恳求,饶是宫晟铁石心肠也微微动容起来,之前因为宫抉杀人的不快也渐渐消散,他甚至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孩子,让他这样不要命的求助。

    宫晟微微眯眼,终于开口,“哦?朕竟然还有个女儿在冷宫?……叫什么名字?”

    他语气缓慢而可恨,宫抉一听愣住了,他不再磕头,而是直起身来,血顺着脸颊直流而下,而他放在一侧的手紧握成拳,看着高高在上的皇帝,那神情那样深而复杂,声音都因为心寒而战栗起来。

    “父皇,当年您赐皇姐名为‘以沫’取自愿与雪妃相濡以沫之意,如今雪妃娘娘才去世七年,您便连这个名字都忘干净了么?!”

    他强烈不甘,讽刺而愤怒的话让宫晟的笑缓缓僵在脸上,一时间神色严肃之极,而一边的皇后更是目露杀机,眼中是无法掩盖的嫉妒!

    一代帝王,与其他人相濡以沫,那置她这皇后于何地?

    良久,宫晟才轻笑了一下,“有趣,有趣,说来朕还真想知道,到底是谁,敢在朕眼皮子底下刺杀朕的孩子。”

    说着,冷厉的目光射向常喜,“备轿,朕要亲自去冷宫!至于其他人……也随朕去看看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