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十七章 杀人的感觉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进到昭阳殿要过三重宫关,寒月关,潜龙关,和泽天关!

    此时他才越过宫内河到达寒月关时,那边的丝竹之声,已隐隐传来。

    他直直向着那个方向奔跑,他跑的那样急,那样急,甚至肺部都生出烈火灼烧之感,心里还在催促自己,快一点……再快一点!

    一阵寒风呼啸而起,天上却飘下丝丝绒绒的雨来笼罩了这片天空,整个皇宫是那么大而恢弘,在黑暗和宫灯下显得肃穆而冷漠。

    而宫抉身在其中,如叶奔走,生死竞速。

    但是,他又被拦住了。

    这一次拦住他的似与方才一样,是宫内侍卫,但是从他们冷静的眼神中,宫抉暗暗警惕,这绝对不是一般的侍卫!

    “皇后有旨,非召而入者,杀无赦!”

    冷冷的三个字让宫抉眼中闪过一道戾气!皇后,没想到她竟然拦着自己!而这些人受到皇后指使,必不会对他手下留情。

    对方足足有十五人,而且训练有素,对付一小孩足以!

    但是宫抉不是一般的孩子,他看着面前的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没有说一个字,他只是举起了手中的剑,剑身微颤,仿佛对即将饮血,十分期待。

    来吧,他会杀掉所有阻碍他的人!

    小时候冷宫无人看管的那两年,让他的性格变得孤傲而狠厉!若能杀敌八百,他不介意自损一千!

    就是这股狠劲,短兵相接,缠斗之下,十几人的精锐队伍一时间竟无一人能近其身!

    侍卫暗暗心急,因为他们同时也得了柳贤妃的密令,必要在此斩杀九皇子!

    宫抉原本想小心应对,但只要一想到远在冷宫的宫以沫会有危险,他便如发了狂一般,根本控制不了自己!

    他的剑用的越来越得心应手,招式也越来越狠辣!那划破血肉的感觉,丝丝缠绕,实在是让人着迷。

    缠斗间,他冷眼看着远处灯火通明的方向,墨眼中闪过一丝叫人心惊的寒意!

    凭什么,同为皇子,他们可以在金銮大殿内谈笑风生,而他与皇姐却只能缩在冷宫一角!什么都要靠自己去抢夺,凭什么!

    此时他墨发飞扬,一身白衣染上无数血痕,远远看来,如盛开的花一般,原本应如观音童子般漂亮的仙童,此时一双墨玉眼中满是血丝与杀气,宛如煞神一般!

    一刀斩下,腥热的血喷洒了他白玉般的半张脸,他原本紧抿的唇,无端露出一抹笑来。

    如果这就是他要走的路,为了皇姐,他一定会走下去!

    终有一天,不论是皇后,还是皇子,甚至是帝王,惩戒还是宽恕,都在他一念之间!

    *

    馨儿躲在床底下,暂时没人想到她,反而逃过一劫。

    时人根本不看重下人的性命,更不要说用她来威胁宫以沫了,此时冷秋苑内已经一片狼藉,来的四人已死了三人,他们的打斗也从屋内,渐渐到了院子里。

    宫以沫手中的长剑挽了一个剑花,看上去似乎从容不迫,嘴边更是没心没肺的笑着,还有工夫挖苦对方。

    “看你自作主张的样子,想必在你主人面前十分受重用,只可惜,你主人知道你这么弱么,杀个孩子还要找帮手。”

    如今来的四个黑衣人只剩下他一个,但是他丝毫不惧,估摸着时间,其他人应该快到了,到时候他就先杀了这个公主,再去杀那个逃走的皇子!

    他并不担心宫抉逃走,皇宫若是那么好闯皇帝早就死了千百回了,兴许不用他动手,小皇子自己就死在了后宫那些人手里。

    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柳墨没来由的生出一丝敬佩,此时对方浑身是血却与他侃侃而谈,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罢了。

    听到由远而近细碎的脚步声,柳墨叹息一声,冷笑道,“看来是我的人先到了,你今天注定要死在这里。”

    不一会儿一支十二人的小队慢慢从黑夜中走出来,隐在柳墨身后,即便看不到柳墨的脸,也听得出他的得意。

    “还想等小皇子给你搬救兵?简直痴心妄想,或许在皇帝还不知道的时候,他就被人杀死在三重关了,现在……估计已经死了吧!”

    如果真是这样,你们也太小看那位皇帝了。

    宫以沫看着眼前新出现,目露杀气的黑衣人,有些疲惫的笑笑,“是么,那就看看,是你们先杀了我,还是他先带人来救我吧!”

    柳墨双眼一眯!“杀!”

    ——

    一刻钟后,整个寒月关已经除了宫抉无一人站起,天空飘下细细密密的雨丝,混着血水,染红了宫内河。

    不该如此的,整个皇宫内院有护卫五千,还不算御龙卫与暗卫,但此时竟然由着他杀了这些人也无人来阻止。

    宫抉心里明了,双眼如电一般射向昭阳殿,但才迈出一步,便整个人单膝跪下,窄剑撑地!

    浑身的伤痛和空虚感揭示着他已经力竭,但是一想到留在冷宫的宫以沫,宫抉咬牙站了起来,墨发一缕缕粘在额前,乱发中,是他亮的惊人的墨眼!

    他,一定要面见父皇!

    过了寒月关之后,他浴血般撑过了潜龙关,最后到了泽天关时,小小的身影,已经完全是一个血人了。

    此时他傲然倔强的挺立着,憎恨的看着阻拦他去路的人。

    为什么要拦着他?为什么?!

    那是一位须发皆白的宦官,宫抉记得他,皇帝身边的第一人,常喜。

    此时他一脸严肃的叹息一声,再开口就好像再哄一个不听话的孩子般,“问九殿下安,不知九殿下非召自闯,是为何由?”

    宫抉轻轻一甩窄剑,暗红色的血珠溅在地上!他全凭一口气才站在这里,已经是强弩之末,此时他赤红着眼,沙哑着声音道,“我急欲求见父皇!望公公通传!”

    他恳切的望着常喜,他已经没有时间了,希望对方能放过他!他相信他能走到这,一定是父皇示意的结果,如此,父皇应该要见他才对!

    谁知常喜摇了摇头,叹息道,“请九殿下回冷宫,圣上有旨,今日乃普天同庆之日,便赦免殿下闯宫死罪,如有下次,定斩不饶。”

    定斩不饶!

    这四个字,被注入了内力在泽天关环绕,好似一道高墙狠狠压下,让人心生绝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