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十四章 不经意的亲密接触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九岁的宫抉已经长成了一个萌出血的小正太!这几年吃好喝好,宫以沫还时常出去带些战利品回来打牙祭,日子不要太滋润。

    终于,在宫以沫不遗余力的投喂下,小宫抉已经长得玉雪可爱,精致无双了,当初的瘦弱再也不见,那双漂亮冷清的眉眼更是为这张小脸,增色不少!

    宫以沫最喜欢捏着对方脸上的嫩肉来感叹自己的不容易,宫抉这小子吃肉不长,还是她填鸭一般才喂出一些婴儿肥来,过程十分艰辛。

    也不知这三年来哪里出现了错误,小宫抉变成了眉眼清冷的老成脸,当然……在宫以沫面前还是实打实的小妖孽,而宫以沫……

    小宫抉冷着脸进了冷秋苑,看着日上三竿还未起床的某人,原本板着的脸变得无奈,最后幽幽的叹了口气。

    为什么他的皇姐变成了睡神?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皇姐……”

    他叫了一声,而被窝里的女孩只是翻了个身,露出睡得微熏的小脸,整床被子被她搅成圆筒抱住,一副没听到的模样。

    但是宫抉却是知道皇姐最近武功又上一层,耳目更胜从前了。

    这样日日不用早膳怎么行?

    宫抉将手里的盘子放到一边,伸手去拉宫以沫的被子,谁知对方死死抱住!睁开一双睡眼迷蒙的眼睛,委屈的嘟囔着,“还没到中午,让我再睡一会嘛……”

    肤白胜雪的小脸上,一点红唇就这样嘟着,看得宫抉莫名就有将那点红唇咬掉的冲动,他残忍的摇头,晃掉那些念头。

    “你昨天说今天教我两门新课,生物和地理,不能耍赖!”

    说到这个宫以沫只想仰天长叹,宫抉这斯智商爆表!很多东西教一遍就会不说,还会举一反三,宫以沫觉得,她脑袋里那点存货,很快就会告罄了!

    她眯着眼打量了对方一眼,宫抉似乎刚刚沐浴,也是,他每日早起练功两个时辰,从未一天中断,再这样下去,他不出几年就要超过自己了!

    越想越觉得气闷,人比人气死人,她一个重生的,还赶不上一个本土的!但……有什么关系呢?

    宫以沫得意的想,如此出色的小孩还不是什么都听她的?那她还那么勤奋做什么,手有大腿,心里不慌!

    于是趁宫抉一个愣神,她把被子一抽,当做没听到,继续翻身睡大觉!

    宫抉看着空空如也的手,再次无奈的叹了口气,冷清的眉眼闪过一丝逗趣,“既然如此,别怪我心狠手辣!”

    十分霸气的说完,宫抉踢掉鞋子一下钻进被窝,属于宫以沫的味道扑面而来,让他微微眯眼,但手却已经十分不老实的放到宫以沫腰间,宫以沫如触电般缩成一团,又笑又骂!

    “宫小抉!反了你了!竟然敢咯我,你死定了!”

    要说宫以沫怕什么,那就是极其怕痒了,脚丫子,咯吱窝,脖子,腰,大腿,甚至膝盖窝都是致命的地方!偏偏宫抉不怕痒,或者说十分能忍,所以每一次都是以宫以沫求饶而告终。

    但这一次可不一样,前天,她的内功刚刚突破风与自然第三重,压制宫抉这个才第二重的小子,可谓举手之劳,不一会,她就用绝对的内力压制将宫抉扑倒!整个人跨坐在他身上,笑得十分嘚瑟!

    “哈哈哈,宫小抉,你也有今天!”

    宫抉两只手都被宫以沫压着,动弹不得,玉脸一下涨得通红,太慢了,他还要更加努力才行!他不要被皇姐压倒!

    宫以沫双手十分迅速的将宫抉两只手,用泄力的方式绑在头顶,笑得十分欠揍。

    她眯着眼,脸上是运动后未散的微红,水嫩嫩的,看上去十分可人,宫抉就是被这模样迷住了,直到脸上的痛意传来,他才清醒对方又在捏他的脸!该死的,他迟早要把这婴儿肥练下去!

    “皇姐……”他语气十分无奈,“都快午时了,你先把早膳用了。”

    说着,他用眼神示意带来的盘子,但宫以沫才醒,肚子根本不饿,反而不知从哪摸出一根羽毛,笑嘻嘻道,“少转移话题,我今天非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不怕痒!”

    说着,用羽毛在宫抉的脖子上飞快的滑动!虽有点痒,但是宫抉完全能忍,更加无奈。

    “皇姐……别这样。”

    见脖子不行,宫以沫皱了皱眉,又一把抓起对方的脚,一只漂亮的小脚丫如白玉一般,还真不似男人的脚。

    其实宫抉要反抗的话,如今并不是挣脱不了,但是之前宫以沫被他挠得恨了,现在想报复也就由她了,还想着要不要挣扎一下满足她的恶趣味。

    见脚丫子都不怕痒,宫以沫气馁了,嘟着嘴戳着他的胸口,“哼,不怕痒的人不疼媳妇,你以后一定是个渣男!”

    这控诉就太无理取闹了吧,宫抉无以辩驳,眉头微皱着,却见宫以沫转颜坏笑!

    “那就试试这里吧!”

    说着,宫以沫竟然一下扯开了他的衣服!胸前一凉,让宫抉立马板起脸,“皇姐!别闹了……”

    “闹?”

    宫以沫才不怕事大呢,她看着宫抉的小身板,啧啧有声,“不错嘛,小小年纪肌肉还挺漂亮的!”只是他身上还有一些旧伤留下的疤痕,可以看出当年曾受到怎样的对待。

    在对方赤裸裸的眼神下,宫抉脸再次变红,却瞥见宫以沫眼中一闪而过的不忍,心知是胸前的疤痕刺了她的眼,心里一动,连忙温声哄道,“都过去,已经不痛了。”

    他这幅小大人的模样叫宫以沫噗嗤一笑,哎呦,真是个懂事的小东西,快让姐姐好好疼爱一番吧!

    她眼珠子溜溜的转,手一下伸到对方衣服里面,在他腰间故意挠痒起来!

    肌肤相亲让宫抉如触电一般缩了下身子,见对方怕痒,宫以沫更加肆无忌惮,而危险的神情在宫抉眼中一闪而过,只见他一下挣开了绑在手上的腰带,在宫以沫猝不及防之下翻身做主,反压在了她身上,但看到宫以沫根本不怕,反而咯咯直笑的模样,宫抉眼里是深深的无奈和纵容。

    他伸手去勾对方的发,叹息道,“皇姐,你真是太不听话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