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九章 他的懂事与隐忍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小宫抉一双大眼直直盯着隐约散发着肉香的纸包,小嘴还在逞强,“我……已经吃过了……啊!皇姐!”

    吃过了还捡地上的东西吃?当她傻?

    宫以沫果断给了他一个爆栗,看着他再一次抱着头稚嫩的叫着皇姐,心里十分受用,“小孩子要诚实一点,他们是不是打你了?痛不痛?”

    小宫抉本来想说不痛,但是却见对面的小女孩瞪着眼睛严厉的看着他,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闷闷的说了一句,“……痛。”

    怎么会不痛?只是挨打的次数太多,他已经变得很能忍了。

    宫以沫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他如今是那样的小,却隐忍而懂事,这样的孩子还真的是让人无法讨厌……

    想着,她三两下将油纸包打开,油纸剥落,那股香味更加清晰了,小宫抉不觉吸了好几次鼻子。

    他那么瘦,完全看不出一点可爱,更看不出日后的风采,甚至当那双大的可怕的眼睛看过来时,还有几分吓人。

    也不知这两个月又经历了什么,一下瘦了那么多,却还担心她没有吃的。

    宫以沫越看越是不忍,强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咧着一口白牙道,“我们一起吃!你要是说一个不字,我可就走了!”言语间的威胁将小宫抉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

    宫以沫满意他的乖巧,点点头。

    好在这鸡腿还挺大的,宫以沫撕了一块,已经凉了,直接塞到了小宫抉嘴里,“吃!”

    “唔……”

    小宫抉拿眼睛看她,吃也不是,吐也不是,皇姐身体刚好,正是需要吃肉的时候……正想着,宫以沫又撕了一块塞在他嘴里,打断了他的思绪。

    “吃饭的时候不许想东想西!”

    小宫抉下意识的点头,见一只鸡腿一下没了一半,忙含糊不清道,“你…也吃。”

    宫以沫露齿一笑,“好!我也吃!”

    说着,小小的撕了一点含在嘴里……这鸡腿盐油放的太重,看着漂亮吃着却十分腻人,若是平日,她根本不看在眼里。

    但看到一边的小宫抉眯着眼似一脸满足的鼓动着腮帮子,她心里一酸,发狠般一口将剩下的肉全咬进嘴里,口齿不清神情凶狠道,“走!姐带你下馆子去!”

    夜黑风高……

    宫以沫和宫抉两个小小的身影趴在屋顶,看着眼前一溜宫女端着食盒走进一间灯火通明的屋子,两小只纷纷咽了咽口水。

    这里据说住着一位周嫔,年纪有点大了,如今并不受宠,但是如今是太平盛世,后宫的待遇相当不错,就说这餐食,嫔的位分每日光肉就有六斤,想想她一个要保持身材的女人哪里吃得下?

    此时,餐盒一一摆在了铜鎏金的八仙桌上,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而女主人正在揽镜自照,捧着脸,本来还好好的,却突然一下摔了铜镜!

    看着周嫔发怒,屋子里的人纷纷跪了下来,这位主子脾气不好,她们也不敢触其逆鳞。

    “都是一帮废物!说了我要的是闻香阁的胭脂,这买来的却是什么东西!见我不受宠,你们就这样敷衍我?!”

    一个年约双十的女子张着猩红的唇在那发怒,不过骂着骂着,最后却自己扑在梳妆台上哭了起来。

    入宫五年,她已经是无人问津的旧人了,别说那盛宠不衰的龙贵妃,柳贤妃,就连去年新入宫的丽嫔地位都在她之上,这后宫三万,帝王那点宠爱是怎么分都不够的。

    趴在屋顶上的宫以沫看了唏嘘不已,她觉得这周嫔已经非常漂亮了,没想到也是个守活寡的,也不知该怎样的天仙,才能得到宫晟也就是煜晟帝的宠爱了。

    她小声对宫抉道,“看到没有,宫晟祸害了多少女人,你我的母妃也是其中之一,你长大了,可不能这样!”

    她可是知道后来的大摄政王宫抉,后宫也不可小觑,虽然他对苏妙兰痴心不二,但是其后宫的女人各个天姿国色,也没空着。

    看着眼前小小的人儿,此时他趴在屋顶上,因为身上痛一动都不敢动,明明十分乖巧又可怜,本着能教就教的原则,宫以沫严肃的说道。

    听到宫以沫这么说,才六岁的小宫抉羞红了脸,嘟囔道,“我以后才不会如此呢!”

    当年母妃受宠时,一个月也才两三日侍寝的光景,他才不要像父皇一样有那么多女人呢!

    想到父皇,小宫抉的眼睛暗淡了一瞬,不仅女人多,父皇更是有二十几位皇子,怕是早就不记得他了。

    如今身边的人都离他远远的,只当他是个祸害,小宫抉暗暗用眼睛去瞟身边“深不可测”的皇姐,心里微微失落,如今他唯一的念想,只是希望皇姐能留下,不要再让他一个人。

    小宫抉的回答宫以沫还是不满意,正色道,“好男人这一辈子是只会娶一个女人的,别说什么侧妃妾室,应当一生一世一双人!”

    小宫抉瞪着眼睛十分不解,“闲农商户亦能娶妻纳妾……为何要只娶一个女人?”

    宫以沫翻了个白眼,“你看看她。”

    小宫抉乖乖下看,那个周嫔发了一会脾气正在那哭,哭声婉转,旁人却无法劝阻,在这样寂静的宫廷,颇有几分凄凉。

    “你再想想你母妃!”

    小宫抉不由想到当初母妃挑灯夜读时那一声声长叹,傍晚时,她总是会若有若无的看向殿外,却时常等不到同传太监的身影,隐有失落。

    见他想的认真,墨玉般的大眼睛里多了几分悲哀,宫以沫叹了口气,摸着他的头缓缓开口,“为了一时的欢愉,日后你的身边会出现多少如你母妃一样不开心的女人呢?她们不开心,你与她们相处也不会快活。”

    见小男孩若有所思,宫以沫坏笑着再下一剂猛药,“你想想,若是父皇就你母妃一人,你母妃该有多幸福,而你……也不会落到如此下场。”

    她轻声的一句话,让小宫抉的眼中登时充满冷意!他捏着小拳头,稚嫩的童声坚定的一字一句道,“好,我以后会只娶一人,再也不要有人像母妃那般了!”

    宫以沫笑眯了眼睛,“孺子可教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