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七章 不忍心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这并不是适合女子练的功法,但是当时她一眼相中,只为师傅在演练时,那份行云流水,韵律天然。

    而它也有一个平和的名字——风与自然

    上一世,她练此功,却怎么都不得奥义,那时候她太浮躁,只觉得空间在手,天大地大,哪里都去得。

    但是最后却落得一世苍碌,英年惨死的下场,这不是她最开始想要的生活……

    她想要高山纵歌,停舟垂钓,行侠仗义,快意江湖的生活,这一世……这一世,她一定要苦练武功,做一个随心所欲的人!

    她以后要打得宫抉满地找牙!

    日子一天天过去,宫以沫白天争分夺秒的练功,晚上就去找食物,只是每一次都下意识的绕过小宫抉所在的地方,之前所做的已经仁至义尽,不报仇已经是她仁义,她不会在插手了。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

    最近因为吃好喝好,内功又有所成,宫以沫的脸上总算有肉了,褪去病黄,露出属于这个年纪的莹白色,不知道是不是遗传了那位雪妃,她的皮肤非常的好,白皙清透,宛如冰肌玉骨,让人见之难忘。

    这是上一世所没有的,原来她所修炼的这门功法,乃是一位化境强者勘破自然律动得来,若是能得其奥义,每上一个台阶就有易经伐髓的功效,上一世她一生浮躁,未能勘破,没想到这一世年纪轻轻就有所得,也算因祸得福了。

    拍了拍自己水嫩嫩的脸,宫以沫美滋滋的想!

    她所在的冷秋苑送饭越来越敷衍了,八成以为她已经死了,又没有人敢进来看,送饭也就听之任之了,却没想到,这两天,那个小窗口倒是又有人送吃的来了。

    她日前练完功后扒开一看,竟然还是白嫩的包子,还真是不可思议,冷宫的人善心大发了?

    这天,那个送饭的人很久都没有来,正当宫以沫以为他不会来,准备自己去找吃的的时候,那扇小窗突然被打开了,宫以沫有点意外,连着三天都来送饭,也不知道是谁这么良善。

    却见一只瘦弱的爪子,抓着一个油纸包,小心翼翼的放在的窗口,他似乎颇有几分恋恋不舍,却还是狠心放下就走了,走之前还轻轻的关好了小窗。

    宫以沫心里诧异,跑去打开一看,倒是吃了一惊,没想到竟然是一只完好的大鸡腿!还是热的,可见并不是放在食盒,而是被来人放在了怀里。

    宫以沫一时间颇为感动,看着倒是个不大的孩子,许是新进宫太监吧,她倒是想看看是谁,就为了他这份善心,以后能报答一二。

    想着,翻墙就出去了。

    如今她翻墙不可谓不轻松,与两个月之前简直是天壤之别,她一出去就看到一个小身影一瘸一拐的离开,她连忙追了过去,却不想他就住在自己隔壁的院子,荒芜了好多年的寒春苑。

    宫以沫蹲在宫墙的角落,被一颗大树的树冠遮挡着往下看去……越看越觉得熟悉。

    只见那个男孩进入院子后,用一个破盆里的水清理自己,他满身的赃污,而且脸上还有新添的淤青,但是他擦得那么认真,显然是一个爱干净的孩子。

    宫以沫细看一眼,微微心惊!

    是他,他怎么住到自己隔壁来了?她患了痨病的事传得沸沸扬扬,他不怕么?

    不过两个月不见,小宫抉比之前更瘦了,简直就是皮包骨,衬得那双墨玉般的大眼睛更加大,乍一看上去十分吓人,他也不知道去哪里滚了一圈,身上脏兮兮的,和当初那个一看就很自律的孩子比起来简直不是一个人。

    他的手和脚好像都受了伤,小手十分费力的脱下了外衣,露出了袖子短了大半截的中衣,和瘦的惊人却满是伤痕的两条细嫩手臂。

    他摸出了一件洁白的衣服来套上,宫以沫一看就知道是那件浴袍,被他剪去了一截,正好可以当外袍来穿。

    换好了衣服,他才拿出一个小小的纸包来,小大人般皱着眉头,想必里面是些食物。

    看到这些,宫以沫心里颇不是滋味,一个小男孩要在这样的冷宫生存太不容易了,也不知道方才是不是他给自己送的吃的。

    正当宫以沫想下去一问究竟的时候,有几个人由远而近,宫以沫再一次藏起身形,静静看了起来。

    来人直接一脚踹开了院门,不等小宫抉有所反应,对方已经一把将他拎了起来,那大太监年纪不小,常年下力颇有些力气,一手就勒得小宫抉喘不过气来,小胳膊小腿在空中虚蹬,他咬牙道。

    “……放肆!”

    他的话让来的四个太监哈哈大笑,其中一人尖着嗓子道,“你们听听,他还当自己是皇子呢,说咱们放肆!”

    这时另一个小太监也捡起了掉在地上的油纸包,怪声怪气的笑道,“当时我就觉得奇怪,咱们怎么打他都护着胸口,回去一看发现果不其然少了一只鸡腿,想必之前的包子也是你偷的了,没想到啊,皇子皇孙也会偷东西!”

    说着,将纸包撕扯开来,却是一些剩饭剩菜撒了一地!

    几个人看了面面相觑,怎么可能呢?他们分明见他偷了鸡腿!八成是已经吃了!所以他们依旧凶狠恶煞,还将地上的油纸包踩了又踩!

    “人家说龙生龙,凤生凤,这好好的龙崽子竟做这等老鼠行径,你们说怎么办?”掐着宫抉的大太监不怀好意的说。

    立马就有人附和,“嘻嘻,要么把鸡腿交出来!要么……殿下是不是很饿?不若将这地上的饭菜都吃了!咱们就不追究了!”

    小宫抉像一块破布一样被丢在地上,不住的咳,看着步步紧逼的几个宫人,他眼中满是倔强而惊恐,他不明白,明明来的时候已经被痛打了一顿,为什么还要找上门来?

    而这时,宫以沫如何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没想到这几日竟是他在给自己送饭……宫以沫顿时觉得很不是滋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