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六章 强大自己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你干嘛!你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把你弄上床吗?!”

    被宫以沫凶得缩了缩脖子,小宫抉竟没觉得屈辱和害怕,小孩子对情绪是最敏锐的,他似乎感觉到这位皇姐对他有敌意,但是却是一个善良的人,让他并没有那么防备。

    “多谢……”

    他揪着宫以沫湿漉漉的衣服,墨玉般的大眼睛如小兔子般红红的,有小小的不安和愧疚,他声音还没恢复,用一种十分软糯的童声缓缓道,“多谢……皇……姐。”

    一句皇姐,没来由的让宫以沫画风一变,她竟然奇异的感到一阵神清气爽!

    她终于板不住脸嘚瑟起来,内心的小人仰天长啸!

    谁能想到,日后弑父弑兄,血洗后宫,杀人如麻的摄政王,如今可怜兮兮的叫她皇姐呢?谁能想到?!

    见她神情缓和,宫抉明显感觉到对方的愉悦点在哪,虽然怪异,又连忙又巴巴的叫了一声皇姐,像小鹿一样惴惴的,可怜又可爱。

    这声皇姐叫的宫以沫十分的受用,看着眼前的小男孩也不觉得多碍眼了,小时候还是挺乖的嘛!

    “算你机灵!”宫以沫冷冷一笑,便准备走,突然一声腹鸣声响起,小宫抉一下整张脸变得通红,捂着自己的肚子羞怯的望着她。

    她留下的那些食物还在院子里,如今只怕也不能吃了……

    因为在冷宫食物十分难得,所以即便一直都很饿,小宫抉也懂事的没有开口,但是偏偏身体不听使唤,让他十分羞愧。

    宫以沫自然也听到了,她脸色微微柔和了些,虽然还是面无表情,却再一次从袖子里摸出一个馒头来。

    虽然冷了,但这样干净的大馒头,宫抉很久没吃过了。

    宫以沫认命般叹了口气坐在他床边,手里又摸出一瓶水来,她馒头撕开,一点点的投喂到小孩的嘴里,其动作十分僵硬又小心,显然不知道怎么照顾孩子。

    于是塞一口,就灌一口水。

    小宫抉真是饿极了,在这样寂静的冷宫,只能听到他不住吞咽的声音,那双大眼微眯着,似乎在怀疑这是不是做梦。

    对方的指尖微凉,明明神情极不耐烦,动作却很温柔,而宫以沫的手指每每投喂都会碰触到宫抉那温热的嘴唇,那小嘴干而柔软,让她每一次接触,心里都微微颤动。

    这是真实的,眼前的宫抉真的还只是一个孩子。

    但那又如何?

    温情并没有持续很久,宫抉拍了拍干净的手,见小宫抉还想说话,连忙制止了他。

    刻意忽略对方那双墨玉般的双眼,宫以沫颇不是滋味的扭头错开目光,板着脸冷淡的开口。

    “行了,你别说话……这冷宫危机四伏,我也没什么可帮你的,日后……你好自为之吧!”

    内心撼动和同情是一回事,但是宫以沫自己心里清楚,她不可能圣母的去帮一个上辈子虐杀了自己的人,而且宫抉有属于他自己,注定孤独的强者之路,与她并不是一路人。

    说完,看着小孩的神情一下惶恐起来,也不管对方是不是还有话说,狠心一转身跑了!

    小宫抉抬起的手微微凝滞,小嘴张了张,最后还是没说什么,按下心底的失落,大眼中受伤的神情一闪而过,他这位皇姐……只怕也不想沾染自己这个麻烦吧……可惜,他竟还不知对方的名字。

    清晨,宫以沫运行内功两个时辰,才徐徐醒来,每次练完内功后都觉得神清气爽,昨晚淋雨发热,也立马就好了。

    她这一世练功开始的有些晚,但是毕竟是练过一次的,再一次修炼各个关节都得心应手,照这样下去,不要几年,她的内功便能都捡回来。

    这时,她冷宫的门被人毫不客气的推开,一个宫女满脸怒气的走了进来,将食盒啪的往桌上一放,好没气道,“小病痨鬼,你怎么还没死呢!”

    她进来的瞬间,宫以沫就已经躺好了,她记得这个宫女,这是分来照顾她的第三任宫人,上两任都花了大代价换了岗位,也是,谁愿意守着一个病痨公主呢,不受宠就算了,居然缠绵病榻四年都没死,堪当奇迹了。

    宫以沫假装才醒,看了她一眼,这宫女每次受了气都会来找以前的宫以沫发泄,有时候又几天不见,她练功需要安静,又想到同住在冷宫的小宫抉,心里一动,倒不如一劳永逸的好。

    眼珠子一转,她拿着不知道从哪摸来的帕子开始拼命咳嗽,那宫女怕过了病气,厌恶的离得远了一点,却听到宫以沫虚弱的声音。

    “啊……血!”

    那举着的帕子上,是明晃晃的血迹!

    这下可吓了那宫人一跳,不等她说什么,宫以沫就可怜兮兮断断续续的说,“不会……是肺痨吧……”那可是会传染的!

    当下!吓得那宫人连忙跑了出去,待走远了,宫以沫才放松一笑。

    这下,用不了多久,她住的这所冷宫就会被隔离,没有人会过来认真确认她一个不受宠的公主是不是真的得了肺痨,所以让她自生自灭,是最好的方法。

    日后想必除了送饭,再也不会有什么不长眼的人跑进来找她麻烦,她就可以安心练功了,否则要是被人发现了她的异常,还真是麻烦!

    如她所想,没过多久就来了一些行色匆匆的宫人,见她一副病歪歪的模样,手里还拿着染血的帕子,哪里还敢靠近,连忙将这里隔离了起来,下了几层宫锁,只留了一扇小窗,做送饭之用,还真是让她自生自灭了。对一个七岁小孩来说,不可谓不残忍。

    宫以沫微微一笑,如此正中她下怀。待所有人都走远,她终于放下心来,跳下床,在院子里深吸一口气后,活动一下拳脚。

    雨后的阳光挥金般洒了下来,照亮她瘦弱的小脸上点点汗珠,她练的这套外功,和内功乃是一套,外功颇有几分类似她穿越前所知道的太极,内功也讲究绵长不绝,厚积薄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