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五章 再次救了仇人

时间:2017-10-04作者:风与自然

    一道闪电一下照亮了半个宫殿!

    紧接着的雷鸣声吓了宫以沫一跳,她看了看窗外不由想……那孩子被毒打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走,如果伤势很重,她走后晕倒了怎么办?那岂不是在院子里淋了半晚上的雨?

    至于冷宫那几个宫人她是完全不作想,她重生三天了,送饭的宫人只来了三回,难怪她这么瘦!

    宫以沫翻来覆去,越想越睡不着……一边觉得那个祸害不会死,他还能活着出去呢!一边又觉得一个小孩子如果真的淋了雨,又发烧,本就受了伤的喉咙又发炎了怎么办?那她不是白忙和了?

    想想怎么都不能给苏妙兰留下任何刷好感度的机会,于是宫以沫一个鲤鱼翻身,顶着暴雨就出去了!

    夜晚的冷宫在暴雨和雷鸣闪电下还是挺恐怖的。

    宫以沫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看着眼前宫抉住的地方,没想到一天两次来到这里,她心情十分的复杂……

    为毛她空间里连把伞都没?

    郁闷的上前,门一推就开了,她看了一眼院子里没人,于是就往屋子里面走。

    没想到,她一进门就被绊了一下,地上躺着一个小人儿,不是宫抉是谁?

    宫以沫吃了一惊,连忙伸手一摸,这孩子身上全湿了,体温却很烫手,看来今天被打的颇重,他肯定是动不了或者是晕过去了,下雨才醒过来,然后自己爬到了屋子里。

    一想到一个丁点大的孩子被毒打下药,又淋了雨,最后还要自己爬到屋子里,宫以沫到底还是不忍心,又一摸额头,果然发烧了。

    没时间思考,花了吃奶的力,宫以沫才将宫抉拖到了床上,没办法,她重生回来没几天,自己都身无二两肉在这里,能有什么力气。

    屋子里也没有灯,冰冷的水汽弥漫,宫以沫打了个冷颤,摸了摸自己的手臂,还好空间里有手电筒,不然真的要摸瞎了。

    他身上烧的非常厉害,即使知道他不会死,宫以沫也不可能看着对方这样烧下去,她捏了捏宫抉滚烫了脸,长叹一声,“真是便宜你了!”

    宫抉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一道非常亮的光,明明是晚上,却将床底方寸之间,照的犹如白昼,紧接着,他感觉到身边有人!

    身体不可抑制的紧绷起来,他头疼欲裂,手却慢慢的伸到枕头底下,想去拿那被他磨得非常尖锐的石头!这时,他听到了对方颇为气闷的声音。

    “真是讨厌,为什么我需要的没有,你需要的就有呢!”

    一听这是他那位皇姐的声音,他的身子一下放松下来,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轻易的相信一个才见过一次的人。

    很快,他感觉到有苦涩的药液灌入嘴里,他本不想下咽,但一想到这药在冷宫来的指不定多艰难,他便逼着自己咽下去,苦的他整张脸都皱在一块。

    宫以沫一看乐了,她将药片溶在水里给对方喝,也知道有多苦,但是看到宫抉不爽,她就爽了!

    紧接着,宫抉感觉到对方在脱他的衣服,即便迷迷糊糊的,他也觉得不好意思,母妃说过,男女七岁不同堂,何况是坦诚相见,但是他现在烧得没有一丝力气,只有装睡,免得对方尴尬。

    衣服一脱,宫以沫倒抽了一口冷气。

    原来除了露在外面的手脚以外,小男孩身上布满了伤痕,除了一些陈年旧伤和淤青外,大多都是不明显的暗伤,但是受过这些伤的宫以沫明白,那些小小的伤口有多痛。

    ……这宫里多得是杀人不见血的手法,没想到在这冷宫,对着一个孩子也能下得去这样的毒手。

    她抿着唇,心里十分恼火。

    一方面觉得眼前的孩子十分可怜,一方面又想到他将他受过的这些伤,日后都一一实施到自己的身上,就觉得他可恨!

    但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宫以沫再次长叹一声,摸向了空间。

    她带的药很多,因为常年行走在外,这都是必需品,如今倒是都派上了用场,用在他这里也好,上一世,因为这些药,倒是给她招了不少祸事,今生倒是要小心点了。

    宫抉正觉得冷痛难受,突然感觉到身上的伤口处一阵清凉,他曾经也是尊贵的皇子,如何不知道这样见效奇快的药有多贵重?

    他心里一阵撼动,不明白这位素未谋面的皇姐为什么对他这般,难道是希望他复宠,然后离开冷宫吗?那可能要她失望了,小宫抉黯然地想。

    花了十几分钟才将对方小身子涂遍了药,又将空间的浴袍拿了出来将他裹上,她空间那几件衣服,还真只有浴袍合适。

    感受到对方轻柔的包裹,和身上柔软的衣物淡淡的熏香,他头昏脑涨,没精力想这些东西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但是在这样风雨交加的晚上,这样明亮的灯光和温暖,足以他铭记一生了……这两年来,从没有人对他这样好,从来没有,让他想起自己的母妃,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

    感觉对方在收拾东西了,他连忙假装刚刚醒来睁开眼睛,但一看到对方的模样后,再也忍不住,小鼻子兀的一酸。

    原来宫以沫光顾着摆弄他了,竟忘了自己也淋得像落汤鸡一样,加上她如今本来就瘦弱,脸色发黄,衣服也淡薄,这样被雨一淋,惨兮兮的像丑小鸭一样。

    “你怎么……”

    宫抉瘪瘪嘴,刚想说话,但因为喉咙受伤,说一半就说不出来了,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就这样无声的瞅着她,眼里满是难以置信和不安,他没想到,自己这个样子,还会有人对他这样好,又怕,这样的好也是假的。

    见他醒了,宫以沫又想到他日后的所作所为了,但看人家现在小小的一团,也不忍心,强压的怒气好没气道,“你醒就好,我走了!”

    “等……”小宫抉急了,身子一动,差点翻下床来!幸好宫以沫眼疾手快的扶住了,眼里满是怒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