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901章 不是兄弟朋友那种

时间:2018-07-08作者:小月半

    “别别别,我觉得这样就挺好的,这么多年……我也习惯了,真要去告诉他,我也会不自在。”贺腾平复下心绪,轻轻笑了一声。

    守了这么多年,他早就习惯了,偶尔悄摸摸的去看他一眼,又或者打开监控视奸一眼,咳……贱人就是贱人,就算视奸,也觉得很爽。

    当然,他更多的是害怕,怕这些事一说穿,就再也没有转圜余地,他跟那人,从此只能天涯两端。

    霍庭骁沉默了几秒钟,声音抑制不住的有些颤抖:“如果有一天,他有女朋友了呢?”

    贺腾闻言,先是瞳孔骤然一缩,面上表情瞬间禁锢在了脸上,几秒钟之后,他忽然抬手,有些艰难的将脸颊埋进掌心,低低笑了一声:“那样也好。”

    那样也好……

    要有多喜欢,才能说得出来这几个字,要有多喜欢,才舍得放手去成全。

    他从来都没奢望过会跟那个人有什么开端结局,只想就这样,以朋友之名,守在他身旁,别人欺负那人,他就去替那人报仇,别人喜欢那人,他……他还能怎么样呢?

    霍庭骁眸色微沉,竟然主动给贺腾倒了一大碗酒,贺腾放开手,笑眯眯的盯着霍庭骁:“你别这样,我反正都已经被伤惯了,你……你不必为我不值。”

    霍庭骁低垂下眉眼,声音极其嘶哑:“值得吗?倾尽全力去守护一个人,连一句喜欢都不能告诉他,你却要耗尽自己悲欢喜乐……值得吗?”

    贺腾这次开口没有丝毫迟疑:“值得,如果可以,只要他能够开心活下去,我愿意拿我的命去换。”

    霍庭骁朝着贺腾看了一眼,半晌后,他忽然拔高了声音:“进来吧。”

    贺腾瞬间懵逼了,什么进来?院子外头有人?怎么可能?这房子四周他都做了示警警报,一旦有外人闯入,警报就会响起……

    除非这人是自己设置过权限可以自由进出的……

    除了霍庭骁……

    妈得!他居然霍庭骁这个渣男给卖了!!

    贺腾眸底刷的一下升腾起怒火,他怒瞪着霍庭骁,还来不及发火,只见秦夜一身黑色正装,神色有些苍白的走了进来。

    贺腾眸底怒火瞬间熄灭,只一眼,他便觉得自己完了。

    贺腾心口微微起伏着,漆黑眸子一瞬不瞬盯着秦夜,秦夜这人一贯没脸没皮不要脸到了极致的人,此刻被贺腾盯着,他居然觉得……难为情!

    霍庭骁自椅子上站起来,不声不响的离开了院子。

    秦夜嘴唇翕动了几下,想留下霍庭骁,却又不知道留下他干什么,难道留着他见证奇迹的时刻么?

    院子里,只剩下秦夜和贺腾两人,空气凝滞,尴尬得能拧出水来。

    “那个……”秦夜像尊雕塑似的立在一旁,半晌后,终于忍不住先开了口。

    椅子上,贺腾低垂着脑袋,闻言背脊绷直,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摆了摆手,声音沙哑的大胆了他的话:“我不知道你就在外面,否则,这些话打死我也不会说……我知道,你一时之间很难接受,可我是真的喜欢你,不是兄弟朋友那种,是我……想亲你,想上你那种……你明白吗?”

    秦夜刚才在外面听得清清楚楚,但此刻亲耳听到贺腾这一番话,他忽然间有些恍惚,好像眼前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13岁那年,我被两个不良少年欺负,被人打断3根肋骨,你这个傻逼去帮我报仇,替我把那两个不良少年打得一个月下不了床,你自己浑身是伤,满身是血,连走路都走不稳,却冲着我笑,跟我说你替我报仇了……你知不知道,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喜欢你了,从来都没一个人这样护着我,对我好,替我去报仇,哪怕自己弱不禁风,被人打成重伤。”

    “16岁那年,你以为我喜欢隔壁班花,于是替我写情书追求,但你不知道,是那个班花喜欢我,被我拒绝了,你写的情书后来那个班花还给了我,她当时说很羡慕我有你这么好的朋友,那封情书现在还在我抽屉,我看了至少也有一万遍……那个时候,少年青涩懵懂又心酸的心情,你怕是从来不懂。”

    “17岁那年,我又跟人打架,将那人打得休克住院,险些丧命,是霍庭骁护着我没让学校开除,后来将我送去国外学习,你这个傻逼玩意儿骂我脑残,怎么跟人动手下手那么狠,又红着眼睛送我走,在机场那天,你抱了我,就是靠着那一个拥抱,支撑着我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活下去……可你从来不知道,我为什么跟人打架,因为那个人他说你像个娘炮,我放在心尖尖上喜欢的人,就算娘炮,也轮不到他来说啊。”

    “18岁那年,我终于成年,你不远万里过来替我庆生,压抑隐忍了这么多年,我终于扛不住,于是趁喝酒亲了你一口,当时你嫌弃得不行,用了大半瓶消毒液洗自己的脸……你知不知道……”他说到这,终于有些说不下去,面上的浅笑终于消失,眸底一片荒芜的盯着他,喉头哽咽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但他还是继续:“你知不知道,当时我有多难过,我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他从来只把我当兄弟,他不可能喜欢我……”

    “够了……”秦夜死死攥着手指,眼眶泛红,眼睛布满血色,眸底划过一抹仓惶之色,哑声开口:“别说了……”

    贺腾微微低垂下眸子,面上一片死寂,声音极轻:“我本来也没打算告诉你……这一辈子,我都没打算告诉你,我还等着……等着看你结婚生子,等着看你……看你……”

    他说到这,终于再也说不下去,猩红目光一片荒芜,胸腔里像是硬生生被揉进一把碎碴子,连骨头都疼。

    秦夜立在原地,身体微微有些摇晃,片刻后,他突然一手拎起桌子上的酒坛子,猛灌了几大口酒,这才将酒坛子扔在一边,直勾勾的盯着贺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