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900章 我帮你追

时间:2018-07-05作者:小月半

    晚饭做得很简单,就着菜园子新摘的蔬菜,炒了两个家常菜,霍庭骁亲自动手,直到菜都上桌子了,贺腾都还没回过神来。

    霍庭骁居然会做菜?

    这是什么神仙操作?霍庭骁是不是想毒死他……

    贺腾去拎了一坛子酒出来,酒还没开封,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酒香,贺腾将酒拆封,给霍庭骁倒了一大碗,整个院落里,顿时弥漫着一股浓烈酒香。

    贺腾这还没来得及给自己倒酒,霍庭骁就已经将一大碗酒喝了个干净,将碗重新摆在了桌子上。

    贺腾:“……”

    这什么骚操作?

    敢情霍庭骁根本不是来吃饭,是专程来喝酒的?

    贺腾咽了下唾沫,战战兢兢的看了霍庭骁一眼,“那什么……这酒不能这么喝,虽然这桃花醉是我自己酿的,但用的是都是高度酒……你这么喝,对胃不太好……”

    霍庭骁低垂下眉眼,“倒酒。”

    贺腾:“哦。”

    他还能怎么样呢?

    又不能拒绝啊!

    这酒一倒好,他赶忙给自己也倒了一碗,然后很豪烈的端起酒:“来来来,我们兄弟也好久没在一起喝酒了,这杯我敬你。”

    霍庭骁没说话,只是端起酒,一仰头就喝了个干净。

    贺腾眼皮子一跳,内心几乎在怒吼,大哥,你就算失恋你也别这么糟蹋我的酒啊!!

    能不能省着点喝!

    两人一来二去,半坛子酒就没了,贺腾脸颊通红,有些微醺的盯着霍庭骁,然后掏了一盒烟出来取出两支,递了一支给霍庭骁。

    霍庭骁平常很少碰这类酒,刚才连着喝了几大碗酒下去,这会儿胃部一阵灼烧,略微苍白的脸颊上,透着几分不正常的红晕,他伸手接过那支烟,贺腾凑过来给他点燃之后,这才点燃自己那支。

    “他们都不敢提,不过……不就是失个恋嘛,你这至于要死不活的样子么?你霍庭骁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只要你一开口,帝都哪个女人不是投怀送抱,上赶着爬上你床的?”贺腾慢悠悠的开口。

    霍庭骁沉默了几秒钟,声音极其嘶哑:“他们再好,都不是她。”

    贺腾抬眼,眸色深沉的盯着霍庭骁:“难得,你居然也有这么一天,我以前就一直觉得吧,你就像是那种天上的神仙,没有七情六欲,连人也不会爱……没想到,你爱起来,比所有人都要疯狂。”

    霍庭骁手指微抖了抖,眼眶不知什么时候泛红,眼睛布满鲜红血丝,他吸了一口烟,“那你呢?”

    贺腾闻言一怔,旋即笑嘻嘻的开口:“我?我这辈子看来是注孤生了,就这德行,也不能随便找个女人结婚,这样对人家太不公平,我啊……就在这种种地养养鱼,挺好的。”

    霍庭骁:“你是打算瞒他一辈子?”

    贺腾神色一呆,面上有些挂不住,慌忙吸了几口烟,掩去眸底异色,笑着开口道:“什么他?我怎么听不懂你说话,来来来,咱们继续喝酒。”

    酒倒了一半,霍庭骁突然道:“你明白我的意思,我说得是秦夜。”

    贺腾手猛地一抖,酒洒了一大半出来,他手忙脚乱的将酒坛子放好,一边扯了纸巾去搽桌面,一边道:“你真的是喝多了,都开始说醉话了。”

    霍庭骁:“你是喜欢喝酒,但酒品还好,任何时候喝醉都是乖乖睡觉,唯独对秦夜不同,秦夜以为你是喝醉了才会乱亲他,其实你是……”

    “够了!”贺腾突然出声打断霍庭骁的话,声音有些抑制不住的颤抖,他看着霍庭骁,满脸苦笑,连眼圈都红了:“别说了。”

    霍庭骁看着他,良久,才开口:“为什么不告诉他?”

    贺腾笑了笑,身体索性朝后靠了靠,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那双漆黑眸底,却满是隐忍苦衷。

    贺腾摊了摊手,沉声开口:“你让我怎么告诉他?告诉他我一个男人,喜欢了他十几年,还是告诉他,让他选择要不要和我在一起?他将来应该结婚生子,过正常人的生活,这些……我都给不了他,既然注定没结果,又何必让他徒增烦恼。”

    性别就像是一条横在他们两人之间最大障碍,如果他喜欢女人,如果秦夜是女人,哪怕他豁出去不要这脸皮,哪怕是死乞白赖的赖着,他也做得到。

    可他是男人。

    越是喜欢珍视一个人,就越是不想让他痛苦两难。

    只要还能远远看着那个人,知道他过得开不开心,就这样跟他斗斗嘴,他就已经满足,即便他心生贪恋,即便他想要靠近,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

    霍庭骁:“你看轻了秦夜,也看轻了自己,对他来说,只有喜不喜欢,没有男女之分。”

    贺腾背脊微僵,手指死死攥在一起,几秒钟之后,他伸手掐灭烟头,“就算是这样,我也不敢去冒这个险,如果余生注定孤苦无依,那么至少,他活得快乐,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

    霍庭骁抬起眸子,那双眼眸之中,满是鲜红血丝,哑声开口:“你真的甘心?将自己放在心尖尖上的人,拱手相送他人,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却不能碰,不能说一句话,甚至连远远看一眼都觉得是奢望……你舍得吗?”

    你舍得吗?

    这一句话,他是说给贺腾听的,更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他最害怕的就是失去她,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患得患失,现在那人终于走了,好像连他的命都一起带走了。

    “你……不能你失恋了,就往我身上扎刀啊,我……我就只是想默默的喜欢他,我做错了什么啊?”贺腾一支手扶着额头,委屈巴巴的开口。

    为什么他躺这么远都要中枪?

    给他个活下去的希望啊喂!

    霍庭骁闻言,目光灼灼的盯着贺腾,半晌后,才幽幽开口:“你不说,我帮你说,你不追,我帮你追。”

    贺腾差点一口陈年老血喷出来,这什么鬼?

    霍庭骁是彻底疯了吗?

    帮他追男人是什么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