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881章 想得骨头都疼

时间:2018-06-28作者:小月半

    “出气了?”霍庭骁看向云未央,眼神宠溺温柔,仿佛只是在问一句再稀松平常的事情而已。

    云未央淡淡扫了那光头一眼,这里毕竟是学校,她刚才也已经揍过人了,事情闹大了,小宝怕是不能继续在这上学。

    云未央眉头微挑了挑,“嗯,这次就算了吧,剩下的交给你处理,我带小宝去车上等你。”

    嗯,这种血腥残暴限制级的画面,今后要少让他们家儿砸看,少儿不宜。

    霍庭骁略微颔首:“嗯。”

    云未央牵着小宝,走到赵院长和林老师跟前,很有礼貌的跟老师道了再见,这才离开。

    一旁吃瓜群众表示,这莫名的反差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刚才还一脸戾气大杀四方的感觉,这特么……瞬间秒变小白兔的节奏?

    这妹纸到底是哪里来的小仙女啊喂!

    云未央牵着小宝从幼儿园出来,然后径直上了车,小宝乖巧的守在云未央身旁,小脸上写满了担心。

    云未央也没想到,刚才她竟会失控。

    自从回国之后,她就很少再有这样暴戾的一面,除了之前小宝被绑那一次之外,她几乎都是一副小白兔的模样示人,刚才看到小宝被欺负,她瞬间就暴走了。

    云未央捏了捏眉心,看来这定力还是差了些啊……

    几分钟之后。

    霍庭骁和秦夜他们从幼儿园出来,那光头带着一帮子人不远不近的跟着,也不敢走得太近,样子看上去十分搞笑。

    霍庭骁上车之后,云未央立即凑上来,“怎么这么久?我和小宝都饿了。”

    霍庭骁身上冷意散尽,眸子里满是宠溺温柔:“想吃什么?”

    云未央低垂下脑袋,“宝贝儿你说想吃什么?粑粑带我们去吃哦。”

    小宝也是很乖巧了,赶忙道:“麻麻喜欢什么,小宝就喜欢。”

    云未央闻言,笑眯眯的揉了揉小宝脑袋,“霍庭骁啊,你这生了个什么乖巧懂事的好儿子啊,今后不知道要撩多少小妹妹。”

    霍庭骁面色无奈:“小宝还小。”

    这丫头,总是不按常理出牌。

    云未央撇了撇嘴:“小宝这么小就会撩妹了,双商简直逆天,你再看看你,怎么就我们家小宝一半情商啊。”

    诶,不过没办法,某人虽然情商不够,但智商逆天啊!

    霍庭骁捏了捏眉心,“那又怎样?你也只能是小宝的妈妈。”

    潜台词:你只能是我老婆。

    云未央眉头微挑了挑,“谁说我只能是小宝的妈妈了?我可以等小宝长大嘛~”

    霍庭骁笑了笑:“是么?”

    嗯,他不生气……

    云未央也察觉到苗子不对,赶忙道:“呵呵,我也只是开个玩笑嘛,小宝还这么小,而且在我眼里你才是最好看的,我当然是只喜欢你啊!”

    小宝闻言,小脸一下就垮了下来,麻麻不喜欢小宝了,麻麻又要抛弃小宝了嘤嘤嘤~

    霍庭骁低头,在女孩额头轻轻亲了一口,宣誓主权一般:“你是我的。”

    云未央忽然抬起一支手,捂住小宝脸颊,几乎是毫无征兆的仰头,薄唇贴上男人菲薄的唇瓣,如蜻蜓点水一般亲了一口,然后又猝不及防的撤离。

    旁边小宝终于忍不住,眼泪啪嗒落了下来,云未央一怔,赶忙将小宝抱紧怀中柔声安抚,哄了半天,这才将小宝哄好。

    ……

    帝都,郊区一座废弃厂房内。

    这座厂房已经被废弃多年,因为年久失修,早已经没人管理了,厂房内四处散发着一股腐败变质的刺鼻味道,等闲无人靠近。

    一辆黑色奔驰g级越野车停在厂房的入口处,车门打开,一名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从车上下来,男人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神色冷淡,他在入口处站了片刻,这才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黑色皮鞋踩踏在黑褐色地面上的残枝,发出细微的声响,在这空荡死寂的空气中,听上去格外刺耳。

    男人穿过一片残垣断壁,走到厂房后方一个院落,院落内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一颗枯败的大树之下,摆放着一张新的褐色沙发,沙发上,一名穿着灰色睡袍的男人,手里正轻轻晃动着一杯红酒,面上挂着一抹吊儿郎当的笑容。

    云尘身上睡袍并未系带子,里面也是不着寸缕,宽松的睡袍就这么随意搭在身上,空气中,残留着一抹刚沐浴后的清香。

    “啧……老婆,这么久不见……我真的好想你啊,想得骨头都疼……”沙发上,云尘抿了一口红酒,修长手指微微支着脑袋,声音沙哑性感。

    水珠自他发间滴落,黑色柔软的发质看上去显得有些凌乱,也同样十分的诱惑。

    不远处,男人立在原地,脚下如同是生了根一般,视线一直落在云尘身上,垂在身侧的手指不由得捏紧。

    为了找到云尘,他费尽心思。

    如今看到这男人完全无损的出现在他面前,他终于心安。

    “跟我回去。”宋十安微微低垂下眉眼,声音极冷。

    沙发上,云尘终于缓缓放下酒杯,抬起眸子注视着宋十安,唇角勾勒出一抹玩味笑意,“跟你回去干什么?要么被你锁起来,我自杀,要么被七爷打死……老婆,我虽然很想死在你手上,但不是现在。”

    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他还不能跟宋十安回去。

    宋十安沉默了几秒钟,“为什么?”

    他是问他,为什么要背叛组织,背叛慕深。

    云尘自小在组织长大,慕家对他也可谓仁至义尽,慕天亲自教他练功,而他对慕家也情深义重,这么多年,他从未想过要离开组织,可是为什么,他突然就叛了。

    这种背叛,远比杀了云尘,还令人难消心底怒火。

    云尘看向宋十安,有一刹那的失神,只是很快,他便掩去所有情绪,面上依旧是一贯吊儿郎当的纨绔笑容,他仰头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声音平静无波:“如果你今天是来问这个的,抱歉……我不能告诉你,你只需要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从来都没变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