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867章 单身狗

时间:2018-06-22作者:小月半

    “工作的事情我从来不插手,你又不是不知道。”云未央一脸我绝逼没有干政的表情,语气诚恳。

    安若兮一脸狐疑:“你确定?”

    云未央:“废话!我要是插手,为什么不早点插手,非得要等到现在?”

    安若兮摸了摸下巴,觉得云未央这话似乎有几分道理,而且,霍庭骁一向公私分明,就算是云未央,也未必能让打破原则吧,只不过,这事最近在帝都闹得沸沸扬扬,安若兮也从安洵他们那听到一些消息。

    原本萧氏国际资产严重缩水,又因为霍氏集团在上头压着,所以没人敢跟萧氏国际合作,霍氏集团突然与萧氏国际再次合作,几乎引起了整个帝都商界震动。

    霍氏集团对外并未做出任何回应,似乎这就只不过是一次再正常不过的商业合作,这倒是令外界摸不着头脑。

    “诶,我们先不说这个了,对了,小言蹊,我家师虎虎说她要辞职离开n·s来锦绣了,师虎虎都走了,我还留在那干啥,师虎虎走我也走,到时候咱们再在锦绣重聚,你的压力也小点,早点给我们生个宝宝来玩嘛,你看师虎虎她家儿砸多软萌可爱!”安若兮随口说道。

    云未央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好一脚踹了过去,安若兮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却见沈言蹊脸色一白,神色隐忍而痛苦。

    安若兮怔了怔,这才想起来,之前沈言蹊那个孩子没了之后,医生曾说,她很难再有身孕。

    云未央:“言蹊,你们现在都还年轻,以后还有机会的,之前幽岚不也说了,你这身体好好调理也不是没可能的,正好这段时间她在帝都,我尽快找她来继续给你调理身体的。”

    沈言蹊勉强笑了笑,“没事的,其实经历了这么多,孩子对我来说已经没那么重要了,很多事不能强求,只要慕远在我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

    云未央沉默了片刻,“话虽如此,不过,你身体还是太弱了些,我让幽岚来帮你调理身体,你今后就尽量少服用药物,尤其是那方面的。”

    沈言蹊点了点头,“你们不用担心,我的抑郁症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这段时间也已经停药了,只需要再复诊一段时间,就可以不用再去了。”

    云未央闻言,暗松了一口气,她一直担心沈言蹊沉溺于过去无法自拔,却没想到,这一次与宋慕远一起经历了生死,很多心结都打开了,也算是一件幸事。

    “言蹊,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叫未央他们一起过来吃饭。”宋慕远身上系着一条灰白相间的围裙,喊了一声。

    沈言蹊:“好。”

    沈言蹊话音落下,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云未央自沙发上站起来,“你们先过去坐,我去开门。”

    安若兮倒也不客气,拉着沈言蹊朝餐桌那边走了过去。

    云未央走到大门口,伸手拉开车门,只见大门口,霍庭骁一身矜贵如霁月清风般立在门口。

    霍庭骁手里拎着一瓶上好红酒,开口;“不请我进去么?”

    云未央这才回过神来,一脸懵逼:“你怎么来了?”

    霍庭骁:“慕远说你们过来做客,我就顺道过来了。”

    云未央赶忙拉着霍庭骁,“那你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好去接你啊!”

    霍庭骁笑了笑,“不必,我自己上来就好。”

    嗯,心疼老婆,不能让老婆累着了。

    云未央牵着霍庭骁朝餐桌那边走过去,安若兮突然捂着脸,嗷呜一声,“师虎虎你们太过分了啊!你们全都成双成对的,就我一个单身狗!”

    简直太欺负狗了!

    早知道她也把自己两个姘头一起喊来啊!输人不能输阵!

    稳住,我们能赢!

    云未央淡淡瞥了她一眼,“有本事,你也把你家姘头叫来啊~”

    安若兮嘴角一阵抽搐,小脸刷的一下就拉了下来,委屈巴巴的开口:“我一个单身狗,我哪来的姘头,你们实在是太过分了。”

    这饭还吃什么吃,特么狗粮都吃饱了!

    云未央懒得理他,牵着霍庭骁在一旁椅子上坐下来,将酒塞到沈言蹊手里,“难得今天大家聚在一起高兴,把这酒开了,大家随便喝两杯,怎么样?”

    安若兮:“一桌病秧子,喝什么喝,我一个人喝闷酒得了。”

    云未央这才反应过来,霍庭骁身上的伤也还没好,宋慕远估计也没好利索,沈言蹊这身体更是不能碰酒,难得大家聚在一起,却连个酒都不能喝。

    云未央叹气,“那……我们还是吃饭吧。”

    虽然没酒,不过气氛还算不错,全程被虐的安若兮,喝了一晚上的茶水,等吃完饭,宋慕远主动将碗筷收拾好,去厨房清洗,难得霍庭骁居然主动说要去帮忙。

    两个大男人在厨房,霍庭骁说是去帮忙,不过却是斜靠在一旁门框上,神色慵懒的盯着宋慕远。

    “慕远,你现在确定自己想要什么了吗?”霍庭骁忽然开口道。

    宋慕远身上系着围裙,修长手指正在清洗碗筷,他低垂下长长的睫毛,面色平静无波:“确定了,这一次,还要谢谢你。”

    宋慕远的话并未说破,毕竟,沈言蹊被绑,事后虽然他两都安然无恙,但对宋慕远来说,如果不查清楚背后动手的人,他绝不放心。

    这一查,虽然没有直接证据查到霍庭骁身上,但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霍庭骁挑眉:“你不怪我?”

    宋慕远摇了摇头,“为什么要怪你?如果不是你,我也不知道其实她这么喜欢我……那种将别人生命看得比自己还要重要的人,这一生,我应该都不会再遇见了,有时候想起来,都会觉得很害怕。”

    霍庭骁:“害怕什么?”

    宋慕远沉默了片刻,开口:“害怕失去她,我曾经以为玥儿是我一生追求的信仰,她就像是一道执念,早已经融入我的骨血,她开心,我就开心,她不开心,我便觉得全世界都黯淡无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