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850章 痴人说梦

时间:2018-06-15作者:小月半

    “二弟,现在事情已经闹到这个地步,我看……你还是让位吧,否则,这烂摊子撂在这,谁来替你收拾?”左侧首位上,韩恒面上带着一抹温和的笑容,语气冷淡的开口道。

    韩恒一开口,几乎大半的股东都应声附和,现在公司面临前所未有的低谷,韩景礼的身世又被彻底曝光,就算是有心想支持他的股东,也不敢拿自己的身价前程去赌。

    “是啊,韩总,大家都是为了公司好嘛……”

    “大少爷这话也不是没道理,我看韩总还是慎重考虑一下,退位让贤吧……”

    “其实大家也不想的,只不过,现在外界舆论压下来,再这么耗下去,公司实在是有些吃不消啊……”

    “韩总,我上有老下有小,真的没办法啊……”

    ……

    韩景礼面色平静的坐在首席上,周遭的嘈杂奇迹般自耳边褪尽,他面无表情的扫了韩恒一眼,声音极冷:“难道我让位了,大哥你就能收拾这个烂摊子?”

    韩恒:“这个就不必二弟你来操心了,距离新闻发布会还有10分钟,二弟如果还是舍不得放弃手中的权利倒也没什么,等新闻发布会开始,你觉得,你还能守得住这个位置吗?不如现在放手,我还会给你留一个席位,你仍然是韩氏集团的股东,怎样?”

    呵……

    一个股东席位就想让他心甘情愿让出这个位置?

    痴人说梦!

    韩景礼冷冷一笑,“不到最后一刻,大哥就怎么知道,我守不住这个位置?这几年,我为韩氏集团做了多少事,你们都忘了吗?现在就因为一道谣言,你们就如此迫不及待的逼我退位……呵呵,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们!”

    “韩总,话也不是这么说,我们也是为了公司着想啊!”

    “对对对,韩总也是个明事理的人,大家还不都是为了公司……”

    “大少爷不是说了会给你留个席位嘛,也不算亏待你吧,你再这么下去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这都是大家的意思,我看韩总你还是……”

    ……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局面,都不需要韩恒亲自出面,这些股东都巴不得韩景礼将这个位置让下来。

    韩景礼阴森森的环视了一遍整个会议室内股东,声音冷得结冰:“我要是不答应呢?”

    韩景礼的话音刚落,会议室内,骤然响起一道突兀的手机铃声,紧接着,韩恒慢条斯理的拿起桌子的一部黑色手机,在众人注视之下接起,将手机贴在耳边。

    几秒钟之后,韩恒放下手机,沉声开口:“诸位,虽然我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告诉大家,但我不得不说,我刚接到医院方面的消息,我爸他……去世了。”

    “什么!老韩总他……怎么可能!”

    “是啊,这怎么可能,不说说老韩总的情况已经好转了吗?”

    “怎么会这样?这消息要是传出去,公司股价岂不是会跌成狗屎!”

    “这他妈什么情况?”

    “怎么会这样?”

    ……

    “二弟,现在已经这个局面,你难道真的要为了一己之私,牺牲大家的利益吗?”韩恒抬眼,目光冷得如同一把冰刃一般朝着韩景礼射了过去。

    韩恒话音落下,其他股东立即附和,态度比刚才还要强硬几分,已经不是在跟韩景礼商量,而是带着几分逼迫的语气了。

    韩景礼眸底冷光一闪而逝,脸色阴沉得能拧出水来,他必须撑过这最后几分钟……

    “为一己之私?如果只是为一己之私,我早就放弃这个位置了,我只是不愿意大家受蒙骗而已!”韩景礼突然道。

    韩恒唇角勾起一抹温和的笑容,只是那笑容不达眼底,“不愿大家受蒙骗?二弟,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如此冥顽不灵吗?”

    韩景礼冷睨了他一眼,“冥顽不灵的人是你!你一手造成今天这个局面,不就是为了从我夺走这个位置吗?”

    韩恒垂在身侧的手指不经意捏紧,眸子里如同有寒冰炸裂,脸色阴鸷到近乎狰狞,声音冷得结冰:“我一手造成这个局面?当初到底是谁用尽手段,栽赃陷害,从我手中夺走这个位置的?”

    空气中,顿时一阵骇人的死寂。

    韩景礼双眸微微一眯,眸底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得逞之色,他现在就是要激怒韩恒,只有这样,韩恒才会出错……

    韩景礼冷笑,“用尽手段?栽赃陷害?当年那件事发生的时候,我还只不过是一个被放弃的未成年,我哪来什么能力栽赃陷害你?要不是大哥你生活不检点,包养女明星,最终导致那个结局,分明是你自己堕落,现在却要全都算在我头上吗?”

    当初那件事,一直都是韩恒的禁忌,谁都不能触碰,就算韩恒查到真相,但他都不可能公开那真相的内容,毕竟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可能接受自己被绿的事实。

    所以,韩景礼料定韩恒不会说,而这个痛处明白的摆在这里,就成了韩恒最大的软肋。

    韩恒脸色刷的一下冷了下来,几乎是咬牙切齿一般,一字一顿的道:“韩景礼,你以为这样就能洗清你身上的罪孽吗?当年你是怎么从我手中夺走这一切的,我现在……照样会从你手中全都夺回来!一个下贱妓·女所生的野种,凭什么成为韩氏集团的主宰?”

    韩景礼微微抬起眸子,眸色深沉的注视着韩恒,良久,他才沉声开口:“原来,这么多年,不论我怎么努力,我永远都洗不掉身上的血液,也洗不掉这个出生啊……”

    韩恒闻言一怔,他本来以为韩景礼会恼羞成怒,从而彻底失控,这样对他来说更为有利,可是,韩景礼似乎……并未上当!

    “吱呀——”

    会议室大门突然被人推开,一名穿着黑色正装的男人,一步一步走了进来。

    韩恒瞳孔骤然收缩,满脸无法置信的神色盯着那名男人,内心仿佛经历了一场海啸。

    怎么可能!

    怎么会是苏破!

    苏破不是早就离开了帝都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