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838章 小爷都不在怕的

时间:2018-06-08作者:小月半

    帝都,某别墅区。

    一辆黑色宾利轿车缓缓停在一栋独立式别墅前,车子停下来之后,贺天伸手推开车门下了车。

    他走了两步,忽然听到身后有什么细碎的声音响起,他本能的扭头看向身后,只见一名穿着浅蓝色病号服的男人,一支手臂上还缠着绷带,神色异常苍白憔悴的盯着他。

    男人一脸憔悴,眼底一片青痕,下巴上也是一片青色胡茬,他那么臭美的一个人,此刻居然以如此形象出现在贺天跟前。

    贺天心脏猛地一抽,心口剧烈起伏着,他本来以为安洵说他受伤,只是骗他心软的,却没想到,这男人真的是受伤了。

    贺天背脊绷得很直,强迫自己挪开停留在对方手臂上的视线,目光冷冽的盯着那人。

    安泽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男人身上,在看到男人的那一瞬间,他突然发现自己所有的骄傲尊严统统都没了,他的世界里,只剩下眼前这个男人。

    下一秒,安泽迈开大长腿,步子似乎很沉重的朝着贺天走了过去。

    理智告诉贺天,他不应该心软,他现在应该转身离开,可是,他身体却像是完全失去控制,一动不动的僵立在原地。

    安泽每走近一步,他的心脏就跟着颤动一分。

    直到安泽走到他身旁,伸手将他小心翼翼抱进怀中,鼻息间萦绕着男人身上熟悉的味道,贺天低垂下眉眼,狂躁不已的心绪,竟奇迹般的平复了下来。

    安泽脑袋搭在男人肩头,声音异常嘶哑的开口,“老婆我错了,不要抛下我好不好?”

    这几天,他简直是度日如年,也是到现在他才明白,原来这世上有一个人,值得他用一切去珍视疼爱,他甚至可以放下自己一切骄傲尊严,只为走到那个人身边。

    贺天心头蓦然一颤,心底所有防线在顷刻间崩塌,他微微叹了口气,语气有些无奈,“只是一句错了?”

    安泽声音略沉,“当然不是,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天是怎么过来的,我满脑子都想的是你,我看谁都像你……老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喜欢你啊。”

    安泽说着,抱着贺天的手臂不由得紧了紧。

    似乎是感受到男人情绪的变化,贺天的声音终于是软了下来,“算了,都过去了,你这一身伤的跑过来,也不怕出事?”

    安泽:“不怕的,我只想见你……不,我现在只想睡你。”

    贺天顿时满头黑线,这货脑子里就不能想点正经事么?想睡他是什么鬼?

    然而,不及贺天反应,安泽微凉的唇已经贴了上去,轻轻覆在男人唇间,贪婪的吻着。

    贺天无奈:“你手还伤着,别胡闹。”

    安泽放开贺天,眼眸一亮,“我一支手也可以的。”

    贺天额角一抽,见安泽一脸憔悴不堪,责备的话到了嘴边也被硬生生的收了回去,幽幽叹了口气,“先进去再说吧。”

    安泽双眼放光,连忙道:“嗯嗯!我就知道老婆你最好了!”

    贺天一手解开大门的指纹锁,一边开口:“只是让你进去休息,不准胡思乱想。”

    安泽顿时小脸一垮,可怜兮兮的道:“老婆,人家这几天对你是日思夜想,想得都睡不着,你要不要这么残忍?”

    贺天:“你身上有伤。”

    安泽拍了拍左手,“这点小伤算什么,小爷都不在怕的!”

    贺天见状,脸色微黑,“不许胡闹。”

    安泽;“哦。”

    走了两步,他不死心的盯着贺天,“小别胜新婚,老婆之前都是我的错,我觉得,我必须在床上证明一下我的过错。”

    贺天额头青筋暴跳,这货到底有不有点自己是个病人的自觉?

    贺天黑着脸,“再闹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安泽总算是消停下来,进门之后,贺天立即给他检查了一下伤势,确定没什么大碍,这才松了口气。

    “困不困?”贺天问道。

    安泽立即点头如捣蒜,“困的!”

    一见到老婆就想困,他有啥办法?

    贺天反应过来,安泽是误解了他意思,闻言无语的捏了捏眉心,“过来。”

    安泽立即从沙发上站起来,乖巧的跟在贺天身后,咦,老婆这是要带他去洗澡澡吗?

    几秒钟之后……

    浴室。

    不等贺天动手,安泽已经动作利索的脱掉了身上的病号服,贱嗖嗖的盯着贺天,“老婆你看我这速度还可以吧?”

    贺天无奈扶额,要不是看他手不方便,身上又穿得病号服,他才不会动手给安泽洗澡,要知道,这货……随时都可能勾引他。

    不过,话说回来,安泽这身材的确是好得没话说。

    贺天抽回视线,声音略微有些沙哑,“还不过来。”

    安泽赶忙上前,一脸乖巧的进了宽大的白色浴缸,一支手趴在浴缸沿边,色·眯眯的盯着贺天,“老婆你也进来啊,这样方便洗澡嘛。”

    呵呵哒,你特么这么浪真的是为了洗澡么?

    贺天瞥了他一眼,“不必,我在外面就好。”

    安泽想了想,“也好,我在医院待得都快发霉了,老婆你快帮我搓搓背。”

    贺天:“……”

    贺天无奈,只好上前去替安泽洗澡,手指触碰到男人身体,他耳根子莫名烧得通红,也不是第一次碰安泽的身体了,怎么还会有这种青涩的反应?

    该死!

    不等贺天继续,安泽突然一下从浴缸里站起来,他身上本来不着寸缕,此刻与安泽坦诚相见,身体某物已然发生了变化。

    贺天脸色刷的一下烧红,本能的想要退开,耳边却突然响起安泽低沉沙哑至极的声音,“老婆,我想你……”

    贺天背脊陡然一僵,身体如同被人定住穴道般一动不动,安泽忽然一笑,抬手一把扣住男人后脑勺,深深吻了下去。

    理智告诉贺天,他现在应该一把推开安泽,安泽那支受伤的手,此刻已经被温水打湿,手臂处更是传来一阵细碎的疼痛,然而此刻,他却已经没丝毫感觉。

    那只手一路向下,安泽唇角一勾,温热的唇贴在男人耳边,声音嘶哑的开口:“老婆,你的身体比你诚实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