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809章 没兴趣当别人的备胎

时间:2018-05-24作者:小月半

    “我倒是觉得老三这话有几分道理……”

    “其实我也这么觉得,男人不都这样么?得到了就不会珍惜了,要不……咱们想个办法,把那死丫头给绑来?”

    “呵呵哒,你们是不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老大有多宠那死丫头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特么碰她根头发丝都没命的,你们还敢绑?你们要作死,别往老子身上扎刀!”

    “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一直坐视不理吧?”

    ……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却拿不出一个合理的办法,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宋十安。

    宋十安修长身躯斜靠在门框,泛着白光的镜片下,那双如黑夜一般冷戾的眸子里,掠过一抹前所未有的凝重。

    半晌后,宋十安抬手轻轻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沉声开口,“我觉得老八的话,有几分道理。”

    众人:“……”

    夜枭嘴角一阵抽搐,一脸懵逼的盯着宋十安,一直以来,宋十安都是他们几个当中最靠谱的,这么不靠谱的话居然从宋十安口中说出来,实在是太可怕了。

    夜枭摸了摸下巴,“二哥,你是认真的么?老大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死丫头可是老大的禁忌,你看,今天为了他,老大连跟景家的婚约都不当回事……你确定要按照老八的意思做?”

    宋十安抬眼,“你们还有更好的办法?”

    众人纷纷垂下脑袋,要是找得到更好的办法,他们就不会想到这个下策了,说实话,他们该做的都做了,要不是他们家老大情商实在太低,哪还有霍庭骁啥事?

    他们也没办法,他们也很绝望啊喂!

    “既然没办法,那就死马当活马医吧,我带头去绑人。”叶归南全程黑着脸,冷冰冰的开口。

    夜枭朝着叶归南看了一眼,呵呵哒,这货被绿了,连脑子也进水了,居然带头去绑人?

    老八一脸暗搓搓的表情,“五哥,走,我跟你一起去!”

    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的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一咬牙,都嚷着要一起去,唯独夜枭死活不肯松口。

    开什么玩笑,这些傻逼要去送人头,他才不会去,活着不好吗?

    叶归南他们去外面商量怎么绑人去了,夜枭觉得和这帮子愚蠢的人类在一起,会拉低自己的智商,也自己滚走了。

    宋十安在大门前站了片刻,这才伸手握住门把,一把拉开了大门。

    房间内一片漆黑,大门打开的瞬间,屋内骤然传来一股浓烈的烟酒味道,下一秒,黑暗中响起一道阴沉至极的声音:“滚!”

    紧接着,一个酒瓶朝着门口的方向飞射而来,宋十安身形微微一闪,轻松避开那个酒瓶,“咔哒”一声,房间内的灯顿时亮了起来。

    宋十安这才看清楚,地面上摆放着数量可观的空酒瓶,而慕深神色冷戾的斜靠在沙发上,一支手掌上是一片刺目的鲜红血迹。

    偌大的空间,仿佛瞬间冻结成冰。

    慕深幽冷的目光射向宋十安,眸底是一片铺天盖地的阴霾之色,尤其在这充满血腥味的黑夜中,显得格外瘆人。

    宋十安去拿了药箱过来,半跪在沙发前,一边替慕深清理伤口,一边低沉着声音开口,“当初阿尘离开组织的时候,我也跟你的心情一样,可这也并不能改变什么,我依旧喜欢他,也愿意陪他去死,即便……”

    宋十安微微垂下眸子,面上一片死寂,“即便我现在找不到他,可对我来说,他永远都在我心里,从未离开。”

    慕深冷笑一声,“本尊没兴趣当别人的备胎。”

    宋十安:“……”

    宋十安突然觉得,他一定是脑子有坑,才会跑来跟慕深讲大道理,他们家老大要是那种会听人讲大道理的人,就不会有今天了。

    宋十安小心替他处理好伤口,又涂抹了药膏,缠好纱布,开口,“如果,你有机会得到她呢?”

    慕深视线如同冰刃一般射向宋十安,“本尊说过,不准动她。”

    宋十安沉默了几秒,“都说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念念不忘,无非是因为得不到,如果你得到了她,会不会就不会再有执念?”

    慕深满脸阴鸷之色,声音冷得结冰,“你们不怕死就去。”

    宋十安将药箱收拾好,视线落在宋十安身上,“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不学会放手?”

    慕深目光一片漆黑,阴森森的盯着宋十安,“你他妈到底替谁说话?”

    放手?

    他如果能够放手,怎么会把自己逼到今天这个地步?

    “我没替谁说话,只是想你放过你自己。”宋十安面色平静的开口。

    慕深手指稍紧了紧,片刻后,他忽然低低笑了一声,“老二啊,你要是能放得下你家男人,你再来跟本尊说这个。”

    宋十安微微抬起眸子,眸光微微闪动了一瞬,却又很快恢复平静,“抱歉,我做不到。”

    慕深挑眉,“那不就结了。”

    宋十安还想再说什么,却是识趣的住了口,转移开了话题,“景家那边现在实力大伤,景染一直在外面等候,你打算怎么处理?”

    景家这一次虽然元气大伤,但毕竟底子摆在那里的,何况,慕家与景家早有婚约,这一次慕深彻底与景家翻脸,景染却仍旧亲自登门道歉,于情于理,慕深都应该见她。

    慕深冷睨了宋十安一眼,“本尊已经说过了,慕家与景家再无半点干系,当年的婚约作废,景家的人敢动她,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宋十安轻轻叹了口气,“我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慕深颔首,“通知老四,切断所有与景家业务上的来往,你记住了,是所有。”

    宋十安:“是,老大。”

    慕深一支手端起桌子上的酒杯,修长双腿随意架在茶几上,一副伤情的样子,一个人坐在那继续喝酒。

    宋十安想劝他几句,毕竟慕深现在这身体根本禁不起折腾,然而,宋十安并未开口,便沉默的离开了慕深的房间。

    “等等……”慕深忽然开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