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797章 想太多了

时间:2018-05-21作者:小月半

    裴湛抽了几口烟,抬眼看向陆行深,“我这个朋友不喜欢见生人,所以,抱歉,陆总,我不能带你去见他。”

    不能带他去,还是不敢?

    这熟悉的味道……

    陆行深脸色刷的一下冷了下来,声音微冷,“为什么不能?”

    裴湛微微垂下眸子,修长手指夹着那支燃了一半的烟,面色微凝,声音低沉的开口,“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他不喜欢见生人,陆总若是觉得不喜欢这粥,今后我不再给你带来就是了。”

    陆行深心头蓦然一颤,半晌后,他才朝着裴湛看了一眼,“帮我谢谢你的朋友,就说我很喜欢他的手艺,麻烦他了。”

    裴湛闻言,手指微僵,一口烟忽然就呛如肺腑,他连着咳嗽了几声,这才平复下来,伸手掐灭了烟蒂,哑声开口,“陆总不必这么客气。”

    陆行深没有再说话,只是垂头一勺一勺的吃着粥,不觉间,一壶粥就见底了。

    裴湛一直坐在旁边,接连抽了好几支烟,不知在想些什么。

    陆行深放下手里的食盒,不知为何,突然鬼使神差的开口,“我以前认识一个人,他也会煮粥,这味道……真的和他煮出来的味道很像,所以,我刚才才想要知道这粥是谁煮的,大概是我太敏感了,天底下手艺相似的人太多,这粥……怎么可能是他做的。”

    陆行深说着,语气不自觉的多了几分嘲弄。

    裴湛深吸了一口烟,声音异常嘶哑:“陆总认识的朋友,我自然没这个福气认识,这粥只不过是一个朋友做的,陆总不必多心。”

    陆行深轻笑了一声,“是啊,大概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吧,替我谢谢你这个朋友,我有点累了,先回去了。”

    裴湛颔首,“我送你。”

    陆行深摇了摇头,“我还没这么弱,早上你把公文整理一下给我送来,公事不能耽搁。”

    裴湛目光沉沉的注视着他,旋即点头,“是,陆总。”

    陆行深看了他一眼,“以后私下不必叫我陆总这么客气,叫我行深或者阿深都好。”

    裴湛:“好。”

    陆行深自椅子上站起来,“谢谢你的粥,晚安。”

    裴湛没有说话,只是看在陆行深走远,指间的烟燃到了尽头,他抬手掐灭烟蒂,这才收回视线,目光落在那个空食盒上。

    这食盒是苏破亲自送来的,粥自然也是苏破亲自熬的,陆行深对食物异常敏感,不符合口味的食物连动都不会动,这也是他刚才为什么会追问熬粥人名字的原因。

    这种默契,深刻到令他突然间很嫉妒。

    裴湛连着又抽了几支烟,直到烟盒里的最后一支烟被抽掉,他这才取出手机,给苏破发送了一条微信过去。

    裴湛:陆总已经将粥吃完。

    他的微信刚发送过去,苏破几乎是秒回:好,谢谢。

    裴湛唇角泛起一丝苦涩笑意,这么多年,他很少秒回他的消息,刚才他只是试探着发送了这条微信过去,没想到,苏破竟真的秒回了,也就是说,为了等他的回话,苏破一直守着手机。

    那一瞬间,他终于明白,就算他拼尽力气,也比不过那个人一个轻微的举动。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裴湛掐掉手机,无力的将手机放回西服口袋,满脸疲惫之色的靠在椅背上,不知过了多久,他才从椅子上站起来,步履匆忙的离开。

    ……

    废城,城主府。

    书房。

    “到底怎么回事?”爵爷脸色无比阴沉的坐在椅子上,冷声开口。

    “大小姐自从回来之后,就把自己关起来,任何人去敲门都不开,我担心大小姐出事……爵爷,要不您亲自过去看一下?”老管家满脸担忧的开口道。

    希弗不顾一切的闯出去,又突然飙车回来,之后把自己关在房中,谁去都不理,事出反常必有妖,但谁都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爵爷眉头紧蹙,“我知道了,你先下去。”

    老管家不放心的重复了几句,这才满脸担心的退了下去。

    爵爷立即招人过来问了话,弄清楚了希弗之前去了一趟霍宅,回来人就这样了,但在霍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没人知道。

    难道霍庭骁的人对她做了什么,还是说,她看上的那个毛头小子欺负了她?

    爵爷在书房来回踱步,片刻后,他才走到希弗的卧室大门前,敲了敲门,“是我,你再不开门,我就要找人砸门了。”

    大门内依旧没有丝毫反应,若不是确定希弗就在房中,爵爷甚至怀疑,希弗根本没有回来。

    爵爷脸色阴沉的喝道:“来人,给我把门砸开!”

    他虽然从小对希弗管教严苛,但不论怎么说,希弗都是他唯一的女儿,如果希弗真的出了什么事,他如今一把年纪,是绝对无法接受这个现实的。

    两名穿着制服的男人快步走了过来,其中一名正准备砸门,大门却忽然吱呀一声从里面拉开,希弗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爸,你之前说的洛家那个男人,我嫁,明天就结婚。”

    爵爷脸色陡然一沉,挥了挥手,那两名男人立即退了下去。

    爵爷语气带着几分恼怒,“你在胡说什么?”

    希弗抬眸,眸子里一片空茫,声音冷淡:“我死心了。”

    爵爷紧皱着眉头,“什么死心了?是不是那个毛头小子欺负你了?你告诉爸爸,就算他是霍庭骁的人,我也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希弗摇了摇头,“没人欺负我,我只是想通了而已。”

    爵爷板着脸,“你这叫想通了?你这分明是赌气!我再怎么差,也是亲生父亲,不会让你白白受欺负的。”

    希弗抿了抿唇,然后摇了摇头,“真的没有人欺负我,只是……突然明白了很多事情,我死心了,本来这份感情从一开始就是错的,现在醒悟,还不算迟。”

    直到今天,她才突然发现自己坚持了这么久的喜欢,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一开始她就错了,所以,这个结果,她也应该承受,无有怨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