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789章 不必再见

时间:2018-05-17作者:小月半

    帝都,兰山别墅区。

    后院。

    韩景礼一个人坐在后院的一颗大树下,桌子上,摆放着两个酒杯,还有一瓶质地上乘的红酒。

    略微昏黄的光线之下,红酒的颜色看上去格外的刺目。

    “嗒……嗒……”

    空荡荡的院子里,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韩景礼端起手边的红酒杯,轻轻晃动着,视线内,骤然出现一抹修长的人影。

    紧接着,那人影缓步走近,站在他对面,居高临下的盯着韩景礼。

    “来了,坐吧。”韩景礼喝了一口酒,声音略微有些嘶哑的开口。

    来人迟疑了两秒,这才在他对面坐下来,声音有些低沉:“景……不,韩总今天特地叫我过来,有什么事吗?”

    那人声音异常平静,甚至连一丝起伏都没有。

    韩景礼抬眸,幽深的目光落在对面那人身上,他忽然低低笑了一声,“依依,你恨我吗?”

    云依依面色微怔,似乎是没料到韩景礼会问她这个问题,往事一幕一幕,如同过眼云烟,当年她以为韩景礼是真心喜欢她,所以她不计一切都想要跟这个男人在一起,可是,到最后她才明白,自己从头到尾,都只不过是他手里一枚棋子罢了。

    恨吗?

    恨过……

    若不是韩景礼,她怎么会身败名裂家破人亡,连云山都死于非命……

    为了报复,她不惜委身于人,可是到最后,被人如同蝼蚁一般踩在脚下……

    云依依抬起眸子,面上一片死寂,一字一字的开口,“恨过,但是现在,我真的不恨了,我现在只想跟姐姐一起,将云氏国际重新经营好,以前的事情,我真的不想再提。”

    经历了一场生死,谁对谁错,是非黑白,现在对她来说,都已经不再重要。

    韩景礼点头:“好,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

    云依依面色平静的摇了摇头,“多谢韩总好意,我想,不必了,对我来说,过去的一切既然都已经结束,从此以后,我与韩总就再也没有一丝瓜葛,你我之间,不必再见,从此相忘于江湖,可好?”

    你我之间,不必再见。

    从此相忘于江湖,可好?

    不论怎样,她曾经都那样浓烈爱过他,可是他们之间隔着千山万壑,本来以为已经得到这个男人,却没想到,他从头到尾都只有欺骗利用。

    时过境迁,她现在只想撇清楚与他的关系,与他再无瓜葛纠缠。

    余生,不必相扰。

    韩景礼看向云依依,他已经记不起多久没见到过云依依了,只是觉得,眼前的女孩子消瘦了不少,身上少了几分胭脂气,却多了几分人间烟火。

    韩景礼忽然有些失神,良久,才喝了一口酒,笑着开口,“好,既然是最后一次见面,这杯酒,就当是为你践行……好吗?”

    云依依看了他一眼,“好。”

    云依依说完,端起桌子上的酒一饮而尽,手术之后,她就没有再喝过酒,分明是很平和的酒,可是此刻却格外灼热,像是要将她整个人都燃烧起来。

    杯酒尽,缘分也尽。

    云依依将酒杯放下,然后动作没有丝毫迟滞的转身,一步一步离开了后院。

    韩景礼轻轻晃动着酒杯,半晌后,他才仰头,将酒一饮而尽,喝完那一杯酒,他这才沉声开口,“苏破……”

    黑暗中,一道修长人影走了出来。

    “韩总,有什么吩咐?”

    韩景礼沉默了两秒钟,“将之前所有以韩氏集团发出去的合同,全部收回来。”

    “韩总的意思是……”

    韩景礼轻笑了一声,旋即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哑声开口,“就当是还欠她的吧,你不必多问。”

    “是,韩总。”

    韩景礼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眼神骤然一凛,“我那个亲爱的大哥,现在怎么了?”

    “大少爷目前没什么异常行动,只不过……韩先生那边,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韩景礼闻言,眸底忽然划过一抹仓惶之色,他笑了笑,“看来我这个大哥,不会等太久了,苏破,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你说,我是不是真的罪大恶极十恶不赦?”

    男人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不是。”

    韩景礼哈哈一笑:“真的不是吗?我曾经将他们所有人都推上绝路,我曾经也逼你放弃自己最爱的人……苏破,我不是什么好人。”

    苏破看着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取舍和选择,没有绝对的对错之分,不是吗?”

    韩景礼摆了摆手,“算了,今天不说这个,来,陪我喝几杯,我已经很久都没喝醉过了,来,喝酒。”

    苏破迟疑了几秒,便在韩景礼对面坐了下来,陪着他喝酒。

    不论外界一切如何,今朝有酒今朝醉。

    “你还喜欢他吗?”韩景礼朝着苏破看了一眼,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苏破捏着酒杯,抬起眸子看着漆黑夜空,半晌后,才微微垂下眸子,“不是喜欢,是爱。”

    韩景礼背脊猛地一僵,却又突然失笑,“抱歉,是我多嘴了。”

    苏破喝了一口酒,“喝酒吧。”

    那一瞬间,韩景礼忽然觉得,眼前的男人看上去似乎格外孤寂。

    他忽然明白一件事,原来就算你得到了全天下,可是如果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人,那也是一无所有。

    他曾经以为,只要他夺回韩家,再回到云未央的身边,云未央就一直会在原地等他,可事实上,等他得到一切的时候,就彻底的失去了云未央。

    所谓取舍,不过如此。

    “你想听歌吗?”苏破忽然扭头看向韩景礼,亮晶晶的眸子,盯着韩景礼。

    韩景礼点头,“嗯,你唱。”

    苏破手指微动,轻轻敲击着桌面,哼着歌词:“……我真的好想你,在每一个雨季,你选择遗忘的,是我最不舍的,纸短情长啊,道不尽太多涟漪……”

    耳边是熟悉的旋律声,韩景礼的视线一直落在苏破身上,耳边回荡着苏破低沉沙哑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那歌声忽然戛然而止,苏破眼角边,竟有水滴滑落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