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729章 我就喜欢你这白菜

时间:2018-05-14作者:小月半

    “要不……你今晚就在这睡吧……你睡床,我睡沙发就好。”沈言蹊低垂着脑袋,小心翼翼的开口。

    先不说宋慕远家就在隔壁,你让男人睡床,自己睡沙发,宋慕远岂不是个禽兽?

    宋慕远心头蓦然一颤,半晌后,他才开口,“不必,我就在旁边,有什么事随时可打给我。”

    沈言蹊手指稍紧了紧,“好。”

    宋慕远深吸了几口气,这才伸手拉开大门,脚下如同是生了根似的,他好不容易才迈开步子,走了出去。

    “啪——”

    大门合上的瞬间,宋慕远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背脊贴着门板,整个人仿佛是脱力一般,刚才沈言蹊主动开口让他留下来,他不是不想,只不过,现在的他,又有什么资格留在这?

    他害怕自己再铸成大错,所以不敢。

    男人抬手,修长手指深深插入发间,在大门外站了半天,这才离开。

    大门后,宋慕远刚走,沈言蹊就接到了云未央打来的电话。

    沈言蹊习惯性的瑟缩在沙发上,一支手环着膝盖,神色呆呆的开口,“未央,有事吗?”

    手机那头,云未央一边撸着八万,一边笑眯眯的开口,“有的有的,那个最近公司事情挺多的哈,你也辛苦了,周末跟我们一起去露营嘛,小九和清澜都答应要过去了,去吧去吧~”

    露营?

    刚才宋慕远提到了去露营,不过沈言蹊已经拒绝了他,虽然她知道自己还喜欢宋慕远,可是,她现在真的不敢再去轻易相信任何人。

    这段时间,她也接触了不少客户,也有人主动追求她的,但她真的没有勇气再去尝试一次,何况,她心里还有宋慕远,又怎么能去答应别人。

    沈言蹊的目光呆呆的落在一旁电脑屏幕上,脑海中顿时回忆起刚才宋慕远回复客户的话,她脸色蓦然一僵,神色变得隐忍而痛苦,仿佛压抑着无数委屈与苦衷。

    沈言蹊垂下眸子,眸底一片死寂,“我就不去了,这段时间公司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周末应该会加班。”

    云未央小脸一垮,一副天都要塌下来的小表情,无比哀怨的开口,“工作工作,到底是工作重要,还是你家老板我重要?”

    沈言蹊一怔,肩膀轻颤了颤,她自小便跟着奶奶一起长大,一老一小相依为命,所以被人欺负了也不敢说,只能自己默默承受,时间长了,就养成了她这个害怕拒绝人的性格。

    “未央,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沈言蹊耸拉着脑袋,“我去。”

    云未央捏了捏八万毛茸茸的耳朵,“我刚才话是不是说得太重了,我也没别的意思,只是我们公司成立了这么久,之前清澜又一直忙着她家荣岩的病情,大家一直都没怎么聚过,所以才想趁着这次露营一起玩玩嘛,你放心,那个宋渣男要是敢来撩你,我当场就废了他!”

    沈言蹊瞳孔微微一缩,心脏如同是被一支冰冷的大手狠狠揪着,她勉强挤出一抹笑容,开口,“好。”

    云未央立即道:“那就这么说定了哈,到时候我来接你。”

    沈言蹊:“好。”

    云未央叮嘱了几句,这才挂断电话,然后某人一脸得意的晃了晃手机,眉头微挑,“告诉宋渣男,小爷替他搞定了,不过,他这次要是敢欺负我们家言蹊,让他去死吧。”

    霍庭骁淡淡瞥了她一眼,“你确定沈言蹊还喜欢慕远?”

    云未央砸了下嘴,“放心吧,喜不喜欢一个人,眼神的骗不了人的,要不是看在言蹊已经患有轻度抑郁症的情况下,你以为我会帮那个渣男,哼,说起这个真的是气死为了,那个渣男到底哪里好,没你好看没你有钱,小言蹊真是瞎得彻底啊。”

    霍庭骁:“萝卜白菜,给有所爱。”

    云未央立马飞扑过去,脑袋贴在男人心口,一脸狗腿,“嗯嗯,我就喜欢你这白菜,我宁愿瞎。”

    霍庭骁:“……”

    他真的有那么差么?

    “诶,对了,我的企划书你啥时候教我写啊,魏澜说了,给我3天时间,那什么……要不我约一下魏澜也一起去露营?”云未央暗搓搓的开口。

    随手传播正能量,人人有责。

    霍庭骁:“好。”

    云未央嘴角微抽,她本来以为霍庭骁会拒绝,毕竟安若兮可能会带上她的两个备胎,到时候魏澜再去……

    唔,4个人,刚好凑成一桌麻将啊~

    云未央顿时一脸兴奋:“那我明天跟魏澜说一下,去不去她自己决定,嘿嘿,我倒是很期待周末的露营啊。”

    一边是沈言蹊和宋慕远,一边是安若兮的她的后宫团,那画面简直不要太美!

    霍庭骁看着某人一脸搞事情的小表情,眉宇间泛起一丝无奈,还好他喊了安家几兄弟一起过去,到时候场面也不会太尬了,不过,安家那几爷们儿会不会动手,他就不知道了。

    ……

    第二天早上。

    霍庭骁一早就去了公司,云未央将小宝送去医院之后,捣鼓了一阵,也跟着出门了。

    帝都,韩氏集团总部大楼。

    总裁会议室。

    会议室内一阵骇人的死寂,所有人都低垂着脑袋,不敢去看首席上的韩景礼。

    韩景礼面无表情的坐在首席的位置上,韩恒则坐在他左侧,面上带着一丝温和笑意,注视着韩景礼。

    韩景礼面上如同笼罩着一层寒霜,他冷笑了一声,开口:“所以,韩副总现在的意思是,不但要启动重新选举新任执行总裁的提议,还要……废黜我在公司的一切职务吗?”

    短短几天时间,韩氏集团内部大部分有实权的股东,都倒向了韩恒,那个曾被所有人抛弃的韩氏集团太子爷,如今再次归来,大权在握。

    韩恒唇角一勾,眸底划过一抹寒芒,淡淡的开口,“既然要重新选举新任执行总裁,那么,如果韩总落选,那么你之前的职务自然应该腾出来,这也是按照公司章程办事,不是吗?”

    韩景礼脸色陡然一沉,“若是你败了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