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645章 你终究是萧家人

时间:2018-03-19作者:小月半

    “呵……晚晚,现在是白天,你想要做梦还早……”寒辰有些无奈的开口。

    他看着眼前的女孩,经历了生死,经历了这么多,还能再回到她身边,他忽然觉得前所未有的满足。

    他其实从来不怕吃苦,只是尝到过甜头,便再也不想吃苦了。

    他这一生,沾染了太多血腥杀戮,或许,他应该死在昨夜那一场激战之中,可他到底,还是不舍得。

    若是没有他,她一个人,会不会很难过。

    从前他总是把权势地位看得很重,为了踏上那个巅峰位置,为了得到寒家,他不折手段,为了稳固自己的位置,他杀人如麻,从不心慈手软。

    可是如今,这一切都比不上眼前这个女孩,一个最简单的微笑。

    “你……你还在流血……我怎么……你教我……”眼见寒辰的伤口还在渗血,陈晚晚一脸焦急的开口。

    寒辰伸手揉了揉她脑袋,语气无比宠溺的开口,“好,我教你,从今以后,你想学什么我都亲手教你。”

    陈晚晚闻言,先是一怔,接着耳根子烧得通红,她恼怒的瞪了他一眼,“别闹了,你这伤……”

    寒辰轻笑,“一点小伤,不碍事的,我教你。”

    陈晚晚眉头紧蹙,他这一身严重的伤,看上去都痛,可这个男人,却是半点都不觉得痛的样子。

    她忍不住鼻子一酸,在没遇见她的这些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她从来都不想知道他是谁,身上背负着什么,她只想要他好好活着,像个寻常人那样,痛的时候会哭,开心的时候会笑,难过的时候会闷着……

    那才是正常人应该有的情绪啊。

    她很想抱抱他,给他安抚,却又怕碰到他身上的伤口,只好垂着脑袋,按照男人的话,一点一点替他清理身上的伤口。

    ……

    帝都,荣家。

    大厅。

    大厅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草香味,荣岩最近一直在养病,萧清澜几乎是寸步不离,这段时间养下来,荣岩的身体倒是大有起色。

    此刻,荣岩正坐在沙发上,修长双腿上,搭着一条深灰色的毛毯,他单手斜支着脑袋,双眸轻轻阖着,似是在思索什么。

    片刻后,萧清澜手里端着一个古朴的小碗过来,那小碗之中,盛着刚熬好的药汁。

    萧清澜走到男人跟前,男人缓缓睁开眼,望着萧清澜低低笑了一声,便伸手从她手里接过药碗,一仰头,便将那一碗黑漆漆的药汁喝了个干净,一滴不剩。

    萧清澜从他手里接过碗,放在一旁,然后动作娴熟的伸手去拿搁置在一旁的蜜饯,这药太苦,每次喝完,她都会给他准备蜜饯。

    荣岩看向萧清澜,开口:“澜澜……”

    萧清澜抬起眸子,“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叫医生?”

    荣岩摇了摇头,“我很好,只是,你该回去了。”

    萧清澜闻言一怔,眼神有些闪躲,她垂下眸子,手指摩挲着蜜饯盒子,声音有些低沉,“我曾经的确很想夺回萧家的一切,可是,到了现在,那些东西对我来说已经没那么重要……就算萧家真的彻底从帝都除名,也跟我没有半点干系。”

    荣岩目光微沉的注视着她,“澜澜,不论怎样,你终究是萧家人,何况现在的萧家,已经跟萧山他们没什么关系了,你若是想,我会帮你。”

    萧家……

    她曾经的确很想夺回萧家,哪怕是要跟萧玥斗个鱼死网破,她也在所不惜,可事到如今,那一切对她来说都不再重要。

    可是荣岩说得没错,她到底是萧家的人,她身上流着萧家的血,那是萧家祖辈积累下来的荣耀财富,她也不想,萧家最终沦落到那个地步。

    “如果我说,我不想要了呢?”萧清澜抬起脑袋,开口问道。

    荣岩轻笑了一声,“那样也好,只是,我不想你后悔。”

    萧清澜沉默了片刻,这才开口,“让我想一想,再给你答复,好吗?”

    荣岩颔首,“嗯,也别太为难自己,若你真的不想要,也不必强撑,澜澜,有我在,不会再让你半分委屈。”

    是啊,有这个男人在,她便觉得满足。

    可是萧家,她真的不想要吗?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对于萧家,她到底有着怎样的情绪。

    曾经被萧山和萧玥算计,父亲入狱,母亲对她也是不闻不问,一夕之间,她从萧家二小姐沦为整个帝都的笑柄,如今萧山父女一败涂地,可她也没有半分快意。

    萧家已是大厦将倾,想要挽回岂是一朝一夕之事,且不说霍庭骁是否会答应放萧家最后一马,单是荣岩的身体,她都怕他会撑不住。

    荣岩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命,这一生一世,她都不想他再为了她劳心劳力。

    萧清澜满脸疲惫的捏了捏眉心,转移开了话题,“你刚服了药,好好休息。”

    荣岩点了点头,“好。”

    等到荣岩安歇了之后,她这才轻手轻脚的从卧室出来,独自来到花园,在那坐了半天,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电话拨出去之后,却一直都无人接听,萧清澜眉头微蹙了蹙,难道出什么事了?

    萧清澜想了想,又拨通了安若兮的手机,几秒钟之后,手机那头传来安若兮一副身体被掏空的声音,“喂~小澜澜,你总算想起来你还有个朋友了吗……你这个重色轻友的程度,简直是令人发指啊有木有~”

    萧清澜这段时间一直在这边照顾荣岩,不但连公司那边没露过脸,甚至很少跟外界联络,这还是第一次主动跟安若兮联络。

    萧清澜轻咳了一声,“若兮,你在公司吗?”

    安若兮一听就炸毛了,“废话!我这么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人,当然在公司啊!”

    勤勤恳恳?

    兢兢业业?

    你确定你认真的吗?

    全公司上下,上班最会摸鱼的人,你说这种话你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萧清澜抚了抚额头,“未央在吗?我有点事情想找她商量一下,但她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