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644章 最独一无二的

时间:2018-03-19作者:小月半

    偌大的休息室内,只剩下萧玥一人。

    她满脸无法置信的神色,枯坐在沙发上,眸底一片灰败之色,整个人如同暴雨之中无根的浮萍,她怎么都没想到,霍庭骁早就洞穿了一切……

    怎么可能!

    她才是这世间,唯一与他匹配的那个人,那个贱人,到底有什么好的,值得他如此付出!

    该死!

    萧玥面上逐渐浮出一抹无法压制的冷冽杀意,早知道是这个结果,当初她根本不该放任云未央纠缠霍庭骁,她早就该让寒辰动手。

    对了,寒辰!

    昨夜的事情之后,寒辰一直都没跟她联络,难道也出事了?

    可他是寒家的族长,就算是昨夜那种场面,他也应该有足够能力自保。

    对,她还有寒辰,她还有机会!

    萧玥自沙发上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满脸阴鸷狰狞,她拄着手杖,一步一步的离开了休息室。

    就算这一战萧家输得一败涂地,可她不甘心,从小到大,霍庭骁都是她的梦想,她绝不能就这样放弃。

    只要那个女人还活着,她就绝不会善罢甘休!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她总还机会东山再起!

    ……

    帝都,某别墅区。

    陈家。

    昨夜因为洛风的事情,陈晚晚一直失眠,天快亮时才睡了个囫囵觉,起床之后,正准备出去买些食材回来,她刚从大门出来,一眼便看到院子里横躺着一个浑身血污的男人。

    陈晚晚瞳孔猛地一缩,本能的想要后退,视线却触及到男人那张熟悉的脸,她陡然瞪大眼睛,几乎没有丝毫犹疑的朝着那男人跑了过去。

    每跑一步,她都觉得心脏漏跳半拍,直到跑到那人跟前,确认那张脸是寒辰,她的心脏,瞬间停止了跳动。

    “寒辰……寒辰你怎么了……寒……”

    她声音嘶哑至极,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一张口,便是恍然无措,地面上的男人却是没有丝毫反应。

    陈晚晚咬了咬牙,小心翼翼将他扶起来,她实在太瘦弱了些,将他扶起来已经十分吃力,却仍旧咬着牙,将他手臂搭在肩头,慢慢的扶着他回到大厅。

    好不容易将男人在沙发上安置好,她又手忙脚乱的去脱他身上的衣服,检查他身上的伤势。

    黑色衣服褪去的瞬间,映入言澜的是无数纵横交错的伤疤,以及染了半身刺目的鲜血,腹部的位置,还有一道长长的疤痕,正往外渗着血。

    陈晚晚面色瞬间一白,浑身哆嗦着,动作慌乱的去拿药来替她消毒,微凉的小手,触碰到男人身体的瞬间,头顶忽然落下一片阴影,安静的大厅之中,响起一道嘶哑至极的声音——

    “别乱动……”

    陈晚晚浑身猛地一僵,整个人如同被雷击中一般,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仰起脑袋,看着沙发上清醒过来的男人。

    男人浑身血污,却没有半分落拓,那张刀削斧凿的脸颊上,竟似带着几分温软笑意,没有半点冷冽森寒之气。

    下一秒,男人动作艰难的抬起手掌,满是血污的修长手指,轻轻摩挲着陈晚晚的脸颊,破漏的心脏,似乎终于是被填满,他面色苍白的轻咳了一声,“对不起……”

    话音落下的瞬间,女孩眼眶中,水滴啪嗒啪嗒坠落而下,似乎是要将这连日来的委屈,都哭出来。

    沙发上,男人眉峰紧蹙,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只是静静的看着女孩,心脏不可抑制的疼了起来。

    他自幼被弃,想要在这冷酷无情的世界里存活下来,他就要变得比任何人都冷血无情,于是这一路他抛却所有,踏着鲜血白骨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当初的软弱无能,早就百炼成钢坚不可摧。

    可到如今,他终于明白,也愿意承认,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女孩,早已成为他的软肋。

    生死一线之时,他拼死也要活下来的唯一执念……是她!

    “别哭了,傻丫头……”男人声音无比沙哑的开口,面上满是无奈之色,他满是血污的手指伸到一半,却又无力的垂下。

    陈晚晚哭了半天,这才好不容易止住眼泪,满脸惶然,“我……我送你去医院……你这伤……很重……”

    她不太会处理伤口,何况寒辰身上的伤如此严重,她不敢贸然乱动。

    寒辰摇了摇头,“不必,我教你。”

    陈晚晚一怔,“我,我不行……万一没处理好,这伤……”

    寒辰一把捉住她手掌,她慌乱的心,却奇迹般的平复了下来,眼前的男人近在咫尺,她能听见她的呼吸,感受到他的心跳……

    这一切,都不是梦。

    可就算是一场梦又怎样?

    “别怕……今后我这条命,便是你的……”寒辰开口。

    陈晚晚瞪大眼珠,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的男人,良久,她才找到自己失去的声音,“寒辰,我……不想做任何人的替代品……我……我很喜欢你,我把你看得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可是……”

    不及她把话说完,男人伸手捏住她下巴,她抬起眸子,漆黑瞳仁之中,映着男人那张绝世无双的脸颊,心脏没来由的加快了跳动。

    下一秒,男人那张脸无限放大,微凉的唇轻轻贴了上来……

    陈晚晚背脊僵直,整个人如同一张拉满的弓弦,呆立当场,她明知道自己应该拒绝,可不论经历多少,她仍旧无法避开。

    我爱你,如鲸向海,似鸟头林,避无可避,退无可退。

    “晚晚,你只是你,从来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你是这世间,最独一无二的……明白吗?”寒辰开口,声音似是透着几分令人琢磨不透的遥远。

    轰——

    一瞬之间,整个世界宛若消声,周遭的一切都仿佛自她耳边褪去,她定定注视着眼前的男人,疯狂跳动的心脏,终于逐渐平复下来。

    “寒辰,我是不是又在做梦?”半晌后,她终于忍不住一脸懊恼的开口。

    若不是做梦,这个男人怎么会出现在她面前,还跟她说了这么多情话……

    她大概,真的是在做梦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