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603章 一如最初

时间:2018-03-01作者:小月半

    “抱歉,我不是那种人。”霍庭骁双眸一眯,声音瞬间冷了下去。

    很显然,萧山的意思,只要云未央不跟萧玥争霍家主母的位置,那么,他就能够容忍云未央的成为霍庭骁的女人,亦或是情人小三之类的。

    萧山要的,只不过是霍家主母的位置而已。

    萧山眸底划过一抹阴森森的戾气,如鹰隼一般的眸子,逐渐眯成一条直线,杀气大盛,他冷笑一声,“庭骁,我已经让到这个地步了,你也不要太过分了,我萧家也不是软柿子,你想捏就捏的。”

    霍庭骁声寒似铁:“那伯父以为,我霍家就是软柿子了么?”

    萧玥一再对云未央出手,若不是顾忌两家交情,萧家怎么可能还安然无事?

    萧家虽强大,但在霍庭骁眼中,也没什么动不得惹不得的,想要彻底除掉萧家,也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今夜萧玥已然触及到他的底线,只不过萧玥非但没能阴谋得逞,自己反倒受了重伤,即便将这两两相抵,霍庭骁这心中,也仍旧卡着一根刺。

    萧山面上一阵青白,咬牙切齿,“庭骁,为了一个根本上不得台面的女人,你真的想要跟伯父作对吗?你父亲那里,你要怎么交代?”

    霍庭骁冷冷一笑,“你是在威胁我?”

    萧山冷哼一声,“我不是在威胁你,只不过,那样的女人,根本不可能成为霍家的主母,庭骁,你如此鬼迷心窍的,那个女人到底哪里好?不论是出身还是其他,她都比不上玥儿,她根本就配不上你……”

    “你错了。”霍庭骁骤然截断萧山的话头。

    萧山一愣,脱口而出,“你说什么?什么错了?”

    霍庭骁眼角余光扫了一眼身旁的女孩,一字一顿的开口:“不是她配不上我,是我配不上她。”

    啥?

    他听到了什么?

    霍庭骁竟然说他配不上云未央?

    萧山脸色黑如锅底,“够了!我不听你这些狡辩,今天晚上的事情,这笔账还没完,要是玥儿有个什么好歹,我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霍庭骁脸色陡沉,面上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了一层寒霜,声音冷得结冰,“我只说一次,谁敢动她,我绝不会再心慈手软。”

    霍庭骁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只是面上仍旧残留着一抹深深的戾气,此刻,他整个人看上去宛如午夜归来的嗜血修罗一般,没有一丝属于人类的生机。

    下一秒,云未央伸手扯了扯他手腕,“诶,霍庭骁,你干什么跟他们一般见识啊,多大点事嘛,我自己会解决好的哈,别生气了,么么哒~”

    那一瞬间,云未央自他体内感受到一股极其惊悚的煞气!

    虽说她不知道萧山在电话里说了什么,但从霍庭骁的反应,不难猜测到内容,萧玥这次重伤,本来也是她咎由自取,就算重来一次,她仍旧会做这个选择。

    她与萧玥,迟早会有一战。

    霍庭骁面上残留的戾气,瞬间如潮水般褪去,他握住女孩的手掌,沉声道:“不要胡闹。”

    云未央撇了撇嘴,“人家哪有胡闹啊,明明是很正经的好不好,再说了,我要是打不过,不还有你给我撑腰嘛~”

    霍庭骁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生怕眼前的人下一秒便会消失不见,片刻后,他才开口:“下次不许再答应这种危险的事情,否则,你休想再单独出门。”

    云未央吐了吐舌头,“好啦!我保证下次不会了好不好,你能不能别这么啰嗦啊。”

    真是的,一个大男人,特么都啰嗦了一个晚上了,不累么?

    霍庭骁幽幽瞥了某人一眼,你要是老老实实的在家待着,我至于跟看小学僧一样把你看着么?

    ……

    帝都,某小区。

    安若兮将沈言蹊送到小区之后,便立即开车走了。

    沈言蹊下车之后,却并未回家,她在小区里漫无目的的转悠着,不知不觉间,竟走到小区内修建的儿童游乐区域。

    这个小区的硬件设施很不错,儿童游乐区域的设备也相当齐全,当初沈言蹊选择这个小区,也有这一层原因。

    即便她终生无法再拥有子嗣,可她却怎么都无法忘记,她曾经也有为人母的资格。

    微凉的手指缓缓滑向腹部,那个位置,似是有些隐痛,脑海中,再次浮出拿掉那个孩子的场景……

    漫天的血,冰冷锋利的手术刀……

    她为什么活了下来?

    她为什么没在那一场大出血里,与那个逝去的孩子一起死去?

    为什么……

    沈言蹊面色苍白如纸,浑身轻轻颤抖着,额头上冷汗涔涔。

    “言蹊……”身后骤然响起一道低沉熟悉的声音。

    沈言蹊背脊猛地一僵,旋即不可置信的猝然转身,视线内,闯入一抹熟悉入骨的身影。

    又是她的幻觉么?

    她已经记不起多少次,恍惚在梦境之中见到那人,可他总是忽远忽近,有时候温柔如水,有时候又残忍无比。

    她想要彻底的将他遗忘,可那些回忆,却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紧紧缠绕着她,令她生不如死。

    她以为她可以骗过所有人,包括她自己。

    可她却是瞒着全世界,偷偷的喜欢他。

    心脏不可抑制的痛了起来,她一只手紧紧攥着心脏的位置,额头上冷汗直落,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言蹊,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男人看她面色苍白,声音焦急的开口。

    下一秒,男人伸手,一把扼住她手腕。

    她骤然瞪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盯着她的手腕,旋即伸手甩开,“你……怎么会在这?”

    那一瞬间,她心跳仿佛停止跳动,却又很快响如擂鼓。

    她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表现出半分失态,可在见到他的那一瞬间,她就已经彻底失态。

    原来,即使经历得再多,即使沧海桑田,她仍旧未能忘却他分毫。

    我喜欢你,一如最初。

    那人虐她千百遍,她却仍旧待他如初恋。

    那一刻,她终于明白,原来爱,即永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