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550章 自欺欺人

时间:2018-02-05作者:小月半

    “晚晚,你别这样……你可以帮我当成你的垃圾桶,你想要说什么,你的委屈,你的不安……通通都可以跟我说,别这么为难自己。”云未央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忍不住开口道。

    她身边许多朋友,嚣张跋扈的小九,改过自新的萧清澜,连当初的沈言蹊,都不似陈晚晚这般令人心疼。

    陈晚晚握着筷子,背脊微微一僵,她低垂着脑袋,一头青丝遮住了她大半张脸,让看不清楚她到底什么表情。

    半晌后,她才抬起头,清澈的眸子里,此刻布满了痛苦之色,她看着云未央,很认真的问:“云小姐,你真的想要听吗?”

    或许是这些年的委屈痛苦憋得太久了,又或者,是最近她一连受了太多的苦,又或者是人在生病的时候,本身就比较脆弱……

    她想要讲述,将这么多年压抑的苦衷悲痛,讲给另一个人听。

    她本以为,那个人会是寒辰,她将自己郑重的交给他,将自己的全部人生,毫不保留的都交给他……

    云未央几乎是没有任何迟疑的点头,“嗯,你放心,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这属于你我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陈晚晚沉默了一阵,这才开口:“我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妈妈一个人很辛苦,起早贪黑的工作,后来在回家的路上突然猝死了,从那之后,我就是一个人了,爸爸另外组成了家庭,他也不管我,只是给了我一笔赡养费,让我不要去找他,其实,我偷偷去找过他很多次,我只是躲在很远的地方远远看着,看着他带着弟弟,脸上写满了笑容……”

    “我的父亲,这个世界上本来该护着我平安喜乐的父亲,将他所有的爱,都分给了另一个人,我知道,我的父亲不会回来了,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开始惧怕跟人接触,我总是一个人,读书,吃饭,睡觉,渐渐的,我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有人来问我,我也只是很冷淡的拒绝,我不想要花费时间去跟他们接触,也不想,到最后,还是要自己一个人。人在没有拥有的时候,只会觉得孤独,可一旦拥有了再失去……是会疼的。”

    “我19岁的时候,我父亲来找过我,我记忆里年轻的父亲,突然间像是老了几十岁一样,连头发都白了,他那天抽了很多烟,我才知道,他来找我,不是因为想我了,也不是觉得这么多年没有理我而愧疚,是因为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得了病,需要移植一部分的骨髓,他几乎是跪下来求我的,可那个时候,我突然觉得心死了。”

    “他没能护佑过我一天,却要我回报给他,我对他没有爱也没有恨,只是觉得,心死了,我还是答应了移植骨髓,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想起妈妈那个时候,一个人躺在冷冰冰的病床上,她那个时候一个人是不是很孤独也很痛,所以我是讨厌医院的……手术结束之后,我离开了医院,换了电话卡,换了住处,从此之后,跟他再也没有联络。”

    “就这样,我平静的生活着,一直以画漫画为生,我不必去上班,不必去与人接触,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好,如果不是那天那么巧,碰到歹徒抢劫的话,我可能会就这样度过余生,无悲无喜无嗔无怒,可惜偏偏,让我遇见了他。”

    陈晚晚说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从头到尾,她的语气都很平静,平静到像是在描述别人的生活一般。

    片刻后,她才继续开口:“那是一个很漫长的夜晚,我画完稿子,去附近的便利店购买食材,在巷子里碰到了几个小混混,我本来以为在劫难逃,若真是那样,或许我已经死在了那个长夜里……可有时候我也会想,我为什么没有死在那个长夜里,我为什么活了下来……”

    “那几个小混混围了上来,这时候,他忽然出现了,他就像所有电视剧里的英雄一样出场,他救了我,我也救了他,在那个小混混的刀砍下去之后,我伸手挡住了那把刀……喏,就是这里,这条伤疤,大概永远都好不了了。”

    陈晚晚说着,拉开衣袖,露出一条狰狞丑陋的伤疤,伤疤很长,还泛着一些红色,应该是才长出来的新鲜皮肉。

    云未央看着那条伤疤,想着她当时是抱着怎样的心情,义无反顾的替那个男人挡下了那一刀。

    这条伤疤,或许就跟那个人一样,永远的烙印在了她身上。

    “我被砍伤之后,再醒过来时,已经在他家了,他替我处理了伤口,看我疼,也说要送我去医院,可那个时候,我就是那么傻,觉得只要待在他身边就好了,再深的伤口,它也不会痛了,他没有赶我走,他说我可以住下来,那时候,我以为他也是对我感觉的,我甚至觉得,他或许也会有一点点的喜欢我……”

    “我不习惯住在别人家,我认床,整夜整夜的失眠,我知道,我应该离开那里的,可我就是没办法离开,他不说,我也不会主动提起,我们就这样,在一个屋檐下相处着,他很忙,白天几乎不在家,晚上也会很晚回来,有时候甚至不会回来,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只是守在家里,小心翼翼的询问他什么时候回来,那时候,我傻到觉得,我像是他的新婚妻子,照顾他的生活,照顾他……一生一世。”

    “如果不是那一晚他喝醉了,如果不是他在拥有着我的时候,喊出了另一个人的名字,我或许……还在自欺欺人,那个时候我才知道,那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那种感觉,比死了还要难受……”

    “后来,那个女人找过我,她问我,做她的替身什么滋味,她拿钱,让我离开他,可是她不知道,没了自欺欺人的欢喜,我又有什么资格留在他身边呢?他从来都不属于我,我之所以有资格留在他家,只不过是因为,我长着一张与他心上人有几分相似的脸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