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489章 为谁风露立中宵

时间:2018-01-22作者:小月半

    眼前的场景,和记忆中那条破败不堪的走廊逐渐重叠,在她决定不要那个孩子之时,她就是这样,孤立无援的一人坐在冰冷刺骨的椅子上。

    在宋慕远的世界里,她一直都是孑然一身,孤立无援,即便到最后,也只能默默离开。

    那个漫长的寒夜,彻骨心寒。

    可她终究还是熬了过来……

    有些刺却一直横亘在那里,以为时间长了就不会再疼,却还是经不起一点触碰。

    他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沈言蹊静静的站在手术室前,脚下仿佛是生了根,如同一尊风化的雕塑一般,静静的立在那里。

    “沈小姐?真的是你?!”一道惊喜的声音打破走廊的寂静,一名路过的护士满脸惊喜的盯着沈言蹊。

    这医院,是宋氏旗下的产业,之前宋慕远因为胃病需要长期吃药,都是沈言蹊过来给他拿药的,因此医院不少护士都认识沈言蹊。

    不过最近,沈言蹊很少再来。

    沈言蹊回过神来,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失去的声音,她轻笑了笑,“嗯,宋总身体有些不适,我过来看看。”

    “怎么,宋总又来了么?前两天才因为胃出血送过来,本来陈院长的意思是要他在这住院观察,他偏不听,执意要出院……”

    沈言蹊眉头紧蹙,宋慕远前两天就因为胃出血住院了?

    那他今天在拍卖会上还喝酒……

    云未央打他也没还手,难怪他那时会吐血,想必是身体已经被掏空……

    “沈小姐,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白?我看你似乎瘦了好多,和宋总吵架了吗?”护士关切的询问道。

    沈言蹊身形微晃了晃,随即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最近有点没休息好,无碍的。”

    “真的?要不我去找侯医生来给你看看,他今天正好当班。”

    沈言蹊勉强挤出一抹笑容,“不用,那个……宋总的药在吗?”

    “在的,都在前台给他单独放着的,不过,自从你这段时间不在,宋总也几乎不怎么吃药,在这边不是昏睡就是发呆,神情恍惚……”

    沈言蹊听得脑子里一阵嗡嗡作响,原本她以为自己离开了宋慕远,宋慕远会很高兴的,因为终于摆脱了她的纠缠,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

    对了,今天听安若兮说,萧玥要与霍庭骁订婚了,自己心心念念了二十余年的女神,终究还是要成为别人的妻子,想必他心里很难受吧。

    呵……

    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她已经彻底的离开了他的世界,与他再无纠葛,可为什么听他胃出血昏迷……她心底还是会有担忧,还是会赶来呢?

    “我知道了,谢谢。”沈言蹊强撑着道,眸底一片黯然。

    那护士还想再说什么,却是被人叫走了,走廊内,再次剩下沈言蹊一人,她僵立在原地,落寞的垂下眸子,面上一片死寂。

    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灯才熄灭。

    沈言蹊背脊一僵,她仓惶抬起头,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快步走了出来,那医生意见沈言蹊,面上划过一抹怔然,随即摘下口罩,“沈小姐,你来了,你放心,宋总暂时没什么大碍,不过,他这身体几近透支,可再也经不起折腾了,你一向细心,好好照顾一下,别年纪轻轻的,到时候落下一身病根,尤其是烟酒,最近这几个月都不要沾了。”

    医生交代了一堆,沈言蹊静静的听着,最后道了谢,那医生幽幽叹了口气,“沈小姐,不是我多嘴,你和宋总最近……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宋总一向自律,最近似乎极其反常……这胃出血可不是小事。”

    沈言蹊抿了抿唇,哑声道:“没什么,宋总最近大概是太忙了吧。”

    医生点了点头,一脸倦色,跟沈言蹊说了几句,便打着哈欠离开了。

    这时,护士推着移动病床出来,纯白色的床单,罩在男人瘦削的身体上,那一刻,她才突然觉得,宋慕远最近瘦了许多,说是形销骨立都不为过。

    ……

    “沈小姐,这边请。”护士也认得沈言蹊,立即道。

    沈言蹊急忙收拾好情绪,跟着护士一起去了病房,宋慕远尚在昏睡当中,护士知道沈言蹊一直照顾宋慕远的,简单交代了几句便匆忙走了。

    病房内一片静谧,沈言蹊静静的坐在病床前,神色恍惚的盯着床上的男人。

    男人面色苍白如纸,唇角还有没修净的青色胡茬,眼眶深陷,眼底更是一片青痕,若不是此刻近看,她还没发现男人竟如此憔悴不堪。

    脑海中,再次响起医生刚才说的话,宋慕远身体几近透支……

    呵……

    若非对萧玥执着无法放手,他又怎会堕落到如此地步?

    萧玥……这世间唯有情爱最是不公,就算她将一颗心掏出来捧在他面前,恐怕他也不会多看一眼……

    沈言蹊唇角勾起一抹苦涩,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宋慕远,大概,今生这是最后一次,这样近距离的看着他。

    她到底还是贪心的,想要贪恋这最后一眼。

    不知过了多久,床上的男人似乎有些不舒服,眉头紧蹙,口中破碎的呻吟出声,沈言蹊脸色大变,迅速站起身,声音无比紧张的询问:“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我……这就去叫医生过来!”

    她说完转身便要走,手腕却被一支手死死的扼住,宋慕远最近瘦了不少,白皙修长手指如同枯骨一般,死死扼住她手腕,声音痛苦又沙哑的喃喃:“别走……言蹊……别走……”

    轰——

    犹如平地响起一声惊雷……

    沈言蹊整个人呆立当场,内心顿时掀起一场天翻地覆的海啸,瞳孔一点一点收缩,神色呆滞的盯着宋慕远。

    她……听见了什么?

    宋慕远是在叫她么……

    言蹊……别走……

    男人嘶哑的声音仍在持续,仿佛是担心她要走一般,他眉头紧蹙,眉宇间一片痛色,心口起伏不定,连一旁的医疗器械上的数据都是跟着波动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