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476章 说说也不行

时间:2018-01-22作者:小月半

    她听见了什么?

    本以为她开口请秋大师收小宝为徒,是为难了秋大师,却没想到,小宝早就拒绝了成为秋大师的徒弟……

    云未央感觉自己的三观经历了一场海啸……

    真是厉害了我的小宝!

    云未央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轻咳了一声,“呵呵,小宝性情随他爸,大概是太沉闷了……实在是不好意思,打扰秋大师了。”

    秋大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若是小宝能拜我为师,我秋征必将毕生所有传授于他……诶,看来老朽是没这个福气了,呵呵,不过,只要小宝能够秉持本心,即便是没师父指导,只怕将来也是会有不小的成就。”

    云未央没想到秋大师会给予小宝这么高的评价,“借大师吉言,那就不耽搁大师了,大师请。”

    秋大师微微颔首,秋子臣将车门关上,从怀中取出一张紫金色的名片递了过去,“云小姐,这是我的名片,若是有什么需要,请与我联系。”

    秋子臣是秋大师的孙子,在国画界也颇有名气,云未央倒是没有拒绝,将名片收下,道了谢。

    秋子臣也不再多言,上车之后,车子便绝尘而去了。

    云未央蹲下身,在小宝脸颊上亲了两口,“小宝啊,你怎么可以这么逆天啊!连秋大师都拒绝了!!”

    要知道,那可是华夏境内最有名气的国画大师啊,别人连面都是难得一见,更别提拜师了,小宝倒好,直接拒绝了人家。

    小宝被夸得小脸红彤彤的,奶声奶气的道:“小宝有粑粑教,不需要其他老师。”

    云未央顿时一愣,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立即扭头看向一直站在身旁的某个大魔头,“万能的霍庭骁,你还有啥不会的?!”

    霍庭骁淡淡瞥了她一眼:“你说呢?”

    云未央伸手勾住霍庭骁的脖子,仰起脑袋便在男人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怎么办,霍庭骁,我发现我真的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嗷,你简直就是行走的百科全书啊!”

    霍庭骁挑眉,“名片。”

    云未央:“名片?啥名片?!”

    霍庭骁:“嗯,你继续装。”

    云未央愣了两秒钟,满头黑线,“你说得是刚才秋子臣给我的那个?”

    她现在已经堕落到连收个名片的自由都没有了吗!!

    霍庭骁颔首:“是。”

    云未央额头青筋一跳,神色肃穆,“霍庭骁,你这是不是管得太严了,人家给我名片,也只是有什么不时之需,你……你这是独裁!”

    霍庭骁开口:“有我在,要他何用?既然无用,又留着它做什么?”

    云未央一噎,他说得好有道理,竟然无法反驳!

    可是我真的好想打死他有木有!!!

    这还没结婚呢就管得这么严,以后是不是连门都不让她出了!!

    云未央一脸理直气壮的盯着霍庭骁,“讲道理,霍庭骁,就算你是万能的,但我也不可能随时跟在你身边吧,万一我们两个将来分手了呢?你说是不是……唔!!!”

    不及云未央讲话说完,男人伸手一把将她按进怀中,菲薄的唇裹挟着狂风暴雨一般,狠狠吻了下去,唇舌撬开牙关,攻城略地……

    云未央瞪大狗眼,瞳孔收缩,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小宝的双眼……

    霍庭骁这个辣鸡!!

    竟然当着小宝的面撩她!!再撩翻车了好么!!

    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少,云未央整个人都快被吻断气了,霍庭骁这才将她放开,面色凝重的开口:“不许说分手。”

    云未央嘴角一抽,她刚才就是随口一说好么!至于紧张成这样啊!!!

    云未央:“我就随口说说……”

    霍庭骁沉着脸色,“说说也不行。”

    云未央撇了撇嘴,苦兮兮的垂头看着小宝,“小宝,你粑粑这个暴君,太独裁了对不对!”

    小宝这次坚定的站在粑粑这边,小脸十分严肃:“粑粑说得对。”

    云未央:“……”

    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爬起来……

    不远处,一颗参天大树之下,立着一道修长人影,人影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周身裹挟着森冷戾气,如同午夜地狱归来的修罗一般!

    在看到霍庭骁亲吻云未央时,人影死死捏着手指,周身戾气大盛,仿佛体内的困兽,下一秒便会冲破束缚……

    未央……是我的……

    谁都不可以夺走!!

    他花了7年时间夺回一切,如今,也不怕再花下一个7年……夺回他的女人!!

    这时,陈叔出来请云未央和霍庭骁回大厅,说是云崇山有事情要宣布,原本云崇山今天叫他们回来也是有事宣布,不过是因为秋大师的到来,而耽搁了而已。

    ……

    大厅。

    云崇山坐在首席之上,小宝乖巧的挨着他坐着,云未央和霍庭骁坐在左侧,韩景礼和云依依则是坐在右侧。

    云崇山神色肃穆,“今天叫你们过来,也是有事情交代,刚才闹了半天,现在先说正事吧,老陈,去请邢律师过来。”

    陈叔立即点了点头,快步去请人了。

    虽说云未央猜到云崇山今天叫他们过来的意思,此刻真到了这一步,她心里却是有些难过的情绪涌了上来。

    这几年,她本以为自己对许多事都能够做到心如止水,富贵荣华于她而言不过过眼烟云,如今她有自己喜欢的人,也有了小宝,其他事情对她来说都无关紧要。

    可云崇山却是她无法放下却又无力改变的一个心结……

    云崇山自幼疼爱她,这几年,她又一直躲着不见云崇山,如今时移世易,云崇山也是老迈,这身子骨也不知道能撑到何时,这世间,唯有生死不可逆转,她就算耗尽心力,也不能留住什么。

    这时,陈叔已经带着刑洺一起走了进来。

    云崇山摆了摆手:“邢律师请坐。”

    刑洺微微颔首,在一旁椅子上坐了下来。

    “这才我把你们都叫来,便是想趁着我还清醒,让你们听听我立下的遗嘱,我原本打算将族中人一起叫过来,不过这身子骨到底是老了,禁不起折腾,邢律师……你念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