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380章 只是运气好而已

时间:2018-01-22作者:小月半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整个走廊内的气氛逐渐凝滞,云山一家的视线一直落在电梯的出口,不知道陈叔口中的另一个人是谁。

    不知过了多久,17层的电梯才终于缓缓打开,紧接着,一条修长的大腿率先映入众人视线之中,下一秒,一张如同妖孽一般颠倒众生的脸颊骤然浮现。

    怎……怎么可能!!

    云未央怎么会来!

    云山在见到云未央的刹那,脸色陡然阴沉了下来,该死的,他千防万防,却没防到自己这个养女!

    也不知道云崇山那个老东西到底怎么想的,分明云依依才是云家的亲生女儿,偏偏那个老东西却胳膊肘往外拐,从小就更加疼爱云未央,若是这老东西背后策划了什么手脚,那他现在恐怕想阻止都来不及了。

    可恶!!

    此时,同样有着震惊的云依依,面上也是划过一抹错愕之色,只不过那抹错愕之色瞬间便消散,旋即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上前,无比激动的拉着云未央的手腕,“姐姐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放着爷爷不管的……爷爷一定不会有事的!”

    云未央抬起头,那双澄澈漆黑的眸子里,此刻一片漠然,一种轻蔑和冷漠到了极致的漠视,然后一字一顿的开口:“放,开,我。”

    云依依神色有些怔然,呆呆的看着云未央,那是她第一次看到这样冷漠的云未央,下一秒,她心底不由得冷笑一声,呵呵,终于是藏不住自己的真面目了吗?

    呸!你这个贱人!!看本小姐怎么玩死你!

    云依依面上顿时浮现出一抹巨大的委屈之色,眼泪啪嗒啪嗒的掉落下来,唇瓣轻轻颤抖着,“姐姐,你别生气,我只是……只是担心爷爷才会这样的……姐姐对不起,我……”

    云依依说着,单手捂着嘴唇,哭得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云未央!你到底想干什么?依依只是担心老爷子的身体,你这么对她是不是太过分了!”云山阴沉着脸,怒道。

    呵……

    过分?

    从来都只有他云家人沆瀣一气对她过分的,她只不过今天稍微反抗了一下,不是吗?

    云未央冷笑了一声,视线对上云山那张老脸,不知为何,连一向见惯了大场面的云山,都被那眼神震慑住了,那眼神……太冷了,犹如一尊没有感情的机器!

    “云总,未央小姐是老爷亲自吩咐叫来的,老爷要见的人,是未央小姐。”陈叔适时的开口道。

    从前他只觉得云家人对未央小姐不算太好,但如今看来,恐怕不只是不太好。

    云山冰冷刺骨的视线顿时射向陈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云崇山到底在搞什么?

    为什么他会点名要见云未央,难道……

    “我没什么意思,只不过是替老爷守护他想要护着的人而已,未央小姐,请你过来先坐,一切……等手术结束。”陈叔看向云未央,面上带着一抹温和的笑意,与之前应对云山等人截然不同。

    云未央本来也没心思跟云山和云依依撕逼,于是直接无视掉了云山,目光微暗的扫了一眼手术室,旋即开口道:“爷爷怎么样了?我已经让凌院长亲自主刀了……爷爷应该不会有事的。”

    陈叔一怔,面上顿时浮出一抹欣喜之色,“什么?之前凌院长亲自主刀,是未央小姐你请的?难怪,凌院长号称帝都第一刀,寻常人等根本请不动他,原本我们也想请凌院长主刀,但怎么都联系不到人……未央小姐,真是太好了!”

    云未央被陈叔夸得有点心虚,平常见霍庭骁随便召唤凌天那个逗比,倒真没觉得,凌天竟然是这么难请的名医。

    云未央轻咳了一声,“没什么,只是运气好而已,陈叔……这位是?”

    陈叔立即道:“这位是邢律师,老爷的遗嘱律师,老爷进手术室之前吩咐,请邢律师过来一趟。”

    云未央闻言,眉头皱了皱,看来这次云崇山的情况十分凶险,否则,恐怕也不会亲自吩咐惊动律师了。

    那名邢律师也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递了一张紫金色名片给云未央,“未央小姐,我是云老的私人律师,刑洺。”

    云未央从刑洺手中接过那张名片,看也没看便丢进了兜里,颔首,“辛苦邢律师了。”

    刑洺轻笑,“未央小姐太客气了。”

    云未央也懒得跟刑洺客套,视线不由得转向手术室,心中祈祷着云崇山可千万不能有事。

    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的大门终于缓缓打开,云未央眉头紧蹙,连呼吸都有几分急促,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手术室大门,云山等人也是迅速站了起来,走到手术室大门口。

    凌天一从手术室大门出来,便见到满脸紧张的云未央,他摘下口罩,一边走向云未央,“嫂……咳,云小姐,你爷爷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还需要仔细观察,我们会先把他转到重症监护室。”

    云未央闻言,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回去,“嗯,那……爷爷现在什么情况?”

    凌天脸色凝重的摇了摇头,“这个还不好说,老爷子患有心脏疾病,再加上受了极大的刺激才会突然病发,除非有什么东西能再激起他求生的欲望,否则,我真的不好说。”

    再激起他求生的欲望……

    这句话,无异于宣判了云崇山的死刑。

    云未央微薄的唇紧绷成一条直线,她知道,生死这东西无法左右,即便是凌天,也做不到起死回生。

    “没其他办法了吗?手术呢?”云未央沉声道。

    凌天虽然不忍,但仍旧是摇头,“以他现在的状况,即便强行手术,恐怕连手术台都下不了。”

    云未央脑中紧绷的那一根弦,陡然折断,面色苍白如纸,怎么会……突然就到了这个地步!

    她还能做什么?她还可以……做什么?

    云未央抹了把脸,一连深吸了几口气,这才哑声开口:“嗯,我知道了,那……我现在可以去见爷爷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