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379章 我亲手废了你!

时间:2018-01-22作者:小月半

    轰……

    犹如轰然响起一声惊雷,云未央背脊猛地一僵,瞳孔急剧收缩,“在哪个医院?我马上过来!”

    “帝都医院,住院楼,17层手术室!”陈叔立即道。

    帝都医院……17成手术室……心血管内科……

    云未央脸色陡然沉了下来,云崇山的身体一向硬朗,不过却有既往心脏病史,但平常都有按时服用药物,陈叔也照顾得十分周全,怎么会突然出事?

    然而此刻,云未央已经来不及去想这么多了,她挂断电话,一边跑一边拨通了凌天的电话,帝都医院是凌天的地盘,她现在必须确保云崇山的生命不会终止,否则,她就算是死也不会瞑目的!

    “嫂子,你那个妹纸一切正常,没毛病,别再烦我了行不行啊?我只想当个安静的美男纸!”手机那头,凌天一脸哀怨的道。

    要不是怕被霍庭骁虐,他连云未央电话都不会接的,没点脾气的下属,不是好下属。

    “老子他妈没问那个妹纸,心血管内科手术室……我爷爷云崇山,我要你确定他还活着!!他要是有个闪失,我亲手废了你!”云未央抹了把冷汗,怒道。

    她自小被收养到云家,云家的人,从来都没把她当成是云家人,只有云崇山一直在护着她,如今她与云山彻底决裂,自然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常去探望云崇山,除了之前云崇山的生辰去见过一次之外,她这大半年,都没去看过云崇山。

    一想到这,云未央心底便如同被撕裂开一条口子一般,疼得慌。

    “你说什么?刚送来那个老爷子是你爷爷?!嫂子你别急啊,我这就过去亲自主刀,你放心,不会有事的。”凌天嗖得一下从沙发上弹坐起来,立即安抚道。

    特么最近到底是鬼运气!为毛这一个接着一个的关系户送进来,还都是他家嫂子的关系户,拼死也要保住的那种。

    宝宝心里苦……

    他觉得,今天这一波之后,他有了正当理由给他家老板要求加工资……

    云未央交代了几句,然后便挂断了电话,她跑到车库之后,立即驱车赶去了医院。

    ……

    帝都医院,住院楼,17层。

    手术室外。

    云山和冯秀珍问询也赶了过来,连云依依都是放下了风行娱乐的事情,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云崇山突然病危,这对云家来说,可不是一件小事。

    这几年,云山虽然陆续从云崇山手中接掌了不少实权,也稳住了自己在公司的地位,但公司仍旧有不少云崇山的旧部,没有云崇山的首肯,他们是不会改变立场的,何况,公司大部分股份都在云崇山手中,云崇山若真是想要做什么,也不是没可能。

    所以,云山一听说云崇山病危,便立即放下手上的事情赶了过来。

    “陈叔,我爸现在什么情况?人还清醒吗?”云山赶到之后,立即问道。

    陈叔眉头一皱,面色有些不悦的看着云山,“老爷刚送进手术室,具体情况还不明朗,不过进去的时候,人还很清醒。”

    云山闻言,干笑了一声,道:“我这也是担心老爷子身体,陈叔别往心里去。”

    “是啊,陈叔,爷爷身子骨一向硬朗,怎么会突然就病危了?”云依依说着,眼眶一下就红了,手指捂着嘴唇,倒像是十分悲恸的样子。

    陈叔越听眉头皱得越深,“依依小姐,老爷今天是看了新闻才病发的,一会儿手术结束之后,请你暂时不要进去见老爷,我担心老爷再受刺激。”

    云依依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哼,那个老不死的,最好这次心脏病发就一命呜呼了,这样整个云氏国际就是他们父女的了!

    不过,此时她面上却是装出一副委屈至极的表情,眼泪啪嗒一下就掉落了下来。

    “陈叔,新闻发布会的事情,依依也是受害者,你这样说依依,是不是有点太过了?一会儿老爷子清醒了,我自然会跟老爷子解释清楚的!”云山见状,不悦的道。

    虽说陈叔深得老爷子信任,但云依依再怎么说也是云家的大小姐,岂能任由一个下人随意指责?

    云山平常不动陈叔,只不过是忌惮云崇山而已,如今云崇山病危,极有可能过不了这一关,今后这个云家,还不是由他一人做主!

    “可不是,再怎么说,依依也是我云家大小姐,就算是要教训,也轮不到你一个下人来教训吧!云山不敢得罪你,我可不怕得罪你!”冯秀珍扶着云依依,阴测测的开口道。

    陈叔眸色深沉的瞥了冯秀珍一眼,然后摇了摇头,不再多言。

    若是平时,冯秀珍也不敢这么跟陈叔说话,云山随意呵斥了几句,这事也就这么过了。

    片刻后,一名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从电梯走了出来,那男人一见陈叔,立即朝陈叔走了过去,陈叔见到那名男人,也是立即松了口气,“邢律师,你来了。”

    邢律师?!

    云山脸色顿时刷得一下就黑了下来,这个老东西,什么时候竟背着他找律师写了遗嘱?!而且,还用的不是公司的御用律师!

    该死!

    是他太大意了!

    云山面上神色变换了几个来回,皮笑肉不笑的开口道:“呵呵,陈叔,不知这位是……”

    陈叔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淡淡的道:“这位是老爷的遗嘱律师,邢律师,老爷进手术室之前,嘱咐我将邢律师请来,辛苦邢律师了。”

    那名叫邢律师的男人微微颔首,“陈叔言重,身为云老的遗嘱律师,这是我应该做的,不知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陈叔点了点头,“老爷还在手术,而且,还有一个人没到,邢律师先坐。”

    邢律师也不客气,在一旁椅子上坐了下来,云山的目光一直落在那名邢律师的公文包上,若是云崇山早有准备,这邢律师手中恐怕早就有了云崇山的遗嘱!

    还有一个人没到……云家的人都在场了,还有一个没到……难道是云未央?!

    不知为何,他心底总是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这老糊涂不会是在遗嘱当中,给他挖了什么坑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