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298章 你怎么可以这么污蔑我!

时间:2018-01-22作者:小月半

    整个发布会现场,顿时陷入一片坟墓般的死寂。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不可置信的落在秦子安身上,几秒钟的死寂之后,立即便响起一阵咔擦的声音。

    “秦总,请你仔细说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对对!秦总,猥亵性·侵是刑事犯罪,你为什么到现在才选择公开?!”

    “这跟你的原创作品被抄袭有什么关联?请你回答!”

    “秦总你公开指认贺呈是恋童癖,可有相关的证据?!你应该很清楚,如果你的指责不实,那么你将面临诽谤罪……”

    “秦总!请你回答!!”

    ……

    秦子安面色苍白的坐在椅子上,浑身轻轻颤抖着,泛红的眼眶之中,仿佛蕴藏着无尽的委屈与惧怕,似是不愿意想起那一段过往一般。

    而台下的呼声却并未因此而停止,恋童癖这3个字的分量实在是太重了,不论是谁被扯上,都是万劫不复,何况是现在被推到风口浪尖的贺呈,他根本禁不起这个打击。

    秦子安沉默了半晌,这才抬起头,手指死死捏着,满脸痛苦仓皇之色,一字一顿的开口:“我会对我刚才所说的每一个字,承担应有的法律后果,我手里也有足够的证据……这些都是我在被贺呈侵犯之时,偷偷拍摄下来的……我将会把他们一起移交给警察,请求警方秉公处理。”

    话音落下,大屏幕上,顿时显示出一组幻灯片,而幻灯片上的内容,则是贺呈站在浴缸前为他洗澡的一些照片,照片中,秦子安神色拘谨,一脸警惕的盯着贺呈,其中几组照片当中,秦子安身上还有一些明显的淤伤……

    儿童保护,本来是如今境内一个极为重视的点,秦子安在这个时候公开这组照片,又直接指责贺呈是恋童癖,甚至还有虐待的倾向,那么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大家基于对儿童的同情,以及虐待儿童的愤怒出发,便会自动忽略这件事原本的重点……

    秦子安,的确是打得一手好牌!

    “妈的!这贺呈简直就是个畜生!这么小就下得去手!”

    “这种人渣根本不配活在世上!我们应该diss他!”

    “对!绝对不能让这种人渣继续祸害其他人……”

    “我真他妈的日了狗了,竟然还会相信这种畜生是无辜的!该死!”

    ……

    听着四周群情激愤的议论声,云未央面上神色变换了几个来回,他没想到,秦子安竟会想到这个破釜沉舟的办法。

    但相对的,若是这次贺呈不能翻盘,那么他不但没什么损失,还会将之前的一切黑料洗白,成为最大赢家。

    主席台上,秦子安看着台下擅动的人群,眸底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精光,在这个圈子里混久了,他自然之道什么东西足够彻底毁灭掉一个人。

    3年前,贺呈尚且不是他对手,何况3年之后……

    贺呈,你就等着给我彻底的滚出设计界,声名狼藉的下地狱去吧!

    这时,就在所有人都情绪无比激动,恨不得替秦子安灭了贺呈之时,一个穿着浅灰色休闲西服的男人,不动声色的站了起来。

    “大家静一静……”这人突然开口道。

    紧接着,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这人,然后下一秒,全都噤声了,面上不由得浮出一抹诧异之色。

    “唔?这位不是……兰玄么!!那位多年不出现的大神……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人群中,不知是谁突然说了一句。

    兰玄,算得上是自媒体的鼻祖式人物了,旗下拥有多家自媒体公司,并且亲手培养了一大批微博红人,在圈子里极有影响力,但这位大佬级别的人物,据说早就赋闲去种庄家去了,他怎会出现在这里?

    主席台上,秦子安也认出来了兰玄,他眉头紧蹙,不知道这个许久不出现的兰玄,到底想要干什么。

    “兰先生,不知您这个时候站出来,是有什么话要说么?”兰玄身边,一名满脸涨得通红的小记者紧张的开口问道。

    能站在兰玄这样的大佬身边,简直就是他的荣幸!

    兰玄面色平静无波的看向秦子安,清冽的声音缓缓响起:“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秦总,还请秦总解答。”

    秦子安眸底闪过一丝慌乱,面上尽力保持着镇定,“兰先生请问。”

    兰玄:“请问秦先生是否是贺先生合法收养的孤儿?”

    “是。”

    “请问秦先生拍摄这些照片的时候,大约几岁?”

    “6岁多。”

    “6岁多,也就是你刚被贺先生收养那段时间,对么?”

    “是。”

    “若是贺先生一直都对你进行猥亵性·侵,你为什么拍摄下这组照片,却一直都没报警?直到此时才选择公开?”

    秦子安怔忪了两秒钟,满脸愤怒之色,情绪无比激动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怀疑我故意用这些照片冤枉贺呈吗! 谁会拿这些事来抹黑自己!”

    话音落下,整个发布会现场顿时响起一阵议论声。

    虽说兰玄在圈子里颇有地位,但这也不能代表,他能够将在公众眼皮底下,将白的强行扭曲成黑的。

    兰玄面色却依旧没有丝毫变化,一脸平静的看向秦子安,“秦先生,我只是就事论事的询问,并非是要污蔑你什么,我的目的,是还原大众一个最原始的真相,秦先生不必如此激动。”

    秦子安的脸色白了几分,继而怒道:“什么叫最原始的真相!最原始的真相就是我一直被贺呈侮辱虐待!!”

    兰玄的面上没有任何表情,一字一顿的道:“是么?”

    秦子安咽了下唾沫,被兰玄这简单两个字,惊得此刻浑身都汗湿了,手指死死捏成了拳头,“当然是!我说的这些都是真相!难道你还想仗着自己的权势,包庇那个罪犯吗!”

    兰玄抬起眸子,声音冷冽道:“你想要真相是么?我现在就公开全部的真相,你是一名孤儿,从孤儿院逃离出来,被贺呈捡回,是贺呈照顾你,将你养大,因为你刚被捡回去时,浑身是伤,所以贺呈才会带你去医院医治,我这里,有当年医院医治的一系列记录,你想要看么?”

    秦子安瞳孔急剧收缩,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怎么可能!他今天临时公开的这些新闻,绝对不会有人事先有所准备……兰玄怎么会查到医院的治疗记录!!

    不,不可能!!

    秦子安面上的血色已经全部褪去,满头冷汗,“不,你不可能有治疗记录,一定是你造的假来冤枉我,这绝对不可能是真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