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283章 不当讲的就别讲了

时间:2018-01-22作者:小月半

    萧清澜替他仔细清洗好了伤口之后,又做好了包扎,却仍旧有些不放心,他手上的伤口极深,再加上第二次受伤,极有可能感染。

    但她也知道,他从小就不喜欢去医院,尤其是在他母亲去世之后,就更是不想踏足那种地方。

    萧清澜放下药箱,“你手上伤口很深,明天记得去打破伤风针。”

    金发青年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仰靠在沙发上,呼吸均匀绵长,看样子是睡着了。

    萧清澜便坐在一旁看着他,她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未曾这样亲近的看过他了,眼前这个男人,是她这一生的梦想,是她想要成为与他并肩而立的男人。

    可是,如今她一无所有,又拿什么去与他站在一起?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就有多害怕失去你……”良久,萧清澜满嘴苦涩的喃喃道。

    夜,终究归于一片死寂。

    不论今夜成遭遇过怎样的惊心动魄与绝望,明天早晨,太阳依旧会照常升起,生活仍旧还要继续,她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她不能停在这里。

    萧清澜缓缓起身,在金发青年额头印下轻轻一吻。

    你永远都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也永远都不知道,为了你,我甘愿放弃整个世界。

    ……

    第二天。

    帝都,云澜创投总部大楼。

    助理办公室。

    云未央手里拎着一大盒补品,一脸谄媚笑容的将补品往沈越跟前推了推,心虚的开口:“那个,不好意思啊,沈先生,这两天的确是有点私事要处理,所以,没能赴约,云总没生气吧?”

    沈越看了一眼面前的补品,说实话,他跟在云澜身边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送礼送补品的,还是那种……壮阳一类的补品。

    这丫头到底是怎么觉得,云澜需要用这种东西?!

    沈越笑了笑:“没关系,云小姐之前已经在电话里解释过了,云总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云小姐也不用这么客气,亲自过来致歉的。”

    云未央一本正经:“要的要的,这是我的诚意嘛。”

    沈越挑眉:“既然如此,这厚礼,我就替云总谢过了,云总今天还有一个会议要开,晚上没有行程安排,到时候,我再派人过来接云小姐,可以么?”

    云未央顿时眼睛一亮,本来以为她之前双月会惹怒云澜,没想到,对方似乎并没在意这个问题。

    云未央立即道:“嗯嗯,那就太感谢云总和沈先生了。”

    沈越微微颔首,“云小姐不必客气,我还有个会议要开,就不留云小姐了。”

    云未央:“嗯,沈先生先忙,我也还有事先走了,晚上见。”

    沈越:“晚上见。”

    从云澜创投出来,云未央顿时松了一大口气,立即驱车赶回了公司。

    n·s设计部。

    云未央刚一进办公室大门,安若兮便立马奔了过来。

    “师虎虎,你知不知道霍皓宸那死小子手受伤了?”安若兮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来,开口道。

    云未央一怔,莫名有点心虚的摇了摇头:“不知道啊,他咋了?”

    安若兮砸了下嘴,“我也不清楚,早上来的时候,右手就缠着一层一层纱布,好像还伤得不轻,我听说他昨晚好像在酒吧差点把酒吧给掀了。”

    云未央摸了摸下巴,“差点把酒吧给掀了?”

    安若兮点头,“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他那个浪荡子在帝都是出了名的纨绔,不过这次好像闹得比较大,圈子里都传遍了,最近都不敢去招惹他,也不知道那死小子发什么神经啊,师虎虎,你说他是不是失恋了?”

    云未央嘴角抽了抽,“你这么八卦真的好么?!”

    安若兮瞥了她一眼,“还好。”

    云未央额头挂满黑线,你到底有多八卦,你心里没点数吗?!

    云未央无语的抚了抚额头:“你要是真的这么闲,就给我把秦子安给盯紧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贺呈的清白,我绝对不会允许他那种人渣再次毁掉贺呈的。”

    安若兮双手托着下巴,一副不耻下问的表情:“师虎虎,说实话,我有个问题不知当讲不当讲。”

    云未央:“不当讲的就别讲了。”

    安若兮一噎,她到底是碰到一个什么样不要脸的师父啊!

    从来不按套路出牌!

    这天真是聊不下去了!

    几秒钟之后,安若兮坚强的开口:“你为什么要这么帮贺呈?说起来,这次金鼎奖,他是你最大的竞争对手,你不趁机踩他几脚,还帮他洗刷冤屈……干得出来这种事的,不是傻逼就是缺心眼啊。”

    云未央捏了捏眉心,“我喜欢,行不行?”

    安若兮闻言,立即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我就知道,师虎虎你是不是准备背着我美人师娘爬墙!师虎虎你是不是瞎啊!我美人师娘连个背影都能把他秒杀成渣渣,而且像贺呈那样阴柔的男人,搞不好是个同性恋啊,师虎虎你不能走上这条不归路啊!”

    云未央白了她一眼,“你能不能不要给自己加这么多戏?!我只是喜欢贺呈的为人与设计,是单纯的欣赏,懂么?”

    安若兮沉默了两秒钟,“通常要出轨的人,都会给自己找个正当理由的,你还是想爬墙。”

    云未央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我真的好想打死她怎么办?

    这时,萧清澜推开门走了进来。

    云未央抬起头,便见萧清澜脸色有些苍白,神色异常憔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云未央眉头微蹙,“清澜,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萧清澜勉强打起精神,笑了笑:“没事,只是昨晚上没休息好,刚才银河集团那边公开了他们当年与的签署的那份文书,你们看了没?”

    云未央闻言,脸色陡然一沉,她刚从云澜创投回来,又跟安若兮八卦,连手机都没打开过,自然不知道银河集团会率先发布那份文书。

    而且,那份文书的发布人是银河集团,并非秦子安,也就是说,这其中,或许还有其他隐情。

    “秦子安呢?”云未央一边掏出手机,一边沉声问道。

    萧清澜:“秦子安目前下落不明,只是听说,他好像被人所伤,被送去了医院,这份文书,是银河集团官博发出来的,目前网络上,已经掀起一片抵制贺呈的高潮,如果不及时扭转这个局面的话……贺呈,恐怕再无翻身之日!”

    云未央一边飞快的查看着微博,一边开口:“看来,银河集团那边已经开始内斗了,否则,这份文书不会通过官博发出来,这戏,真是越来越好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