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273章 说这种话你自己信么?

时间:2018-01-22作者:小月半

    云未央无奈的捏了捏眉心,“道理我都懂,但是你男神不是欧阳青么?这么快又换人了?我不得不善意的提醒你一下,贺呈他右手废了,我怕他满足不了你。”

    安若兮气得跳脚,漂亮的眸子里火焰一窜三尺高,“他右手废了,又不是人废了!我动不行吗!!”

    云未央暗搓搓的瞥了她一眼,笑眯眯的开口:“可以的,你攻你上。”

    安若兮一愣,旋即脸色一下就黑了下来,“师虎虎你故意的!我是个有节操的人!”

    云未央一脸“呵呵哒”的表情,“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小九啊,去吧,彻底的放飞自我,我觉得贺呈挺好的,比欧阳青好看多了,简直就是一活生生的妖孽啊,要不是我已经有了你美人师娘,你美人师娘又比他好看那么一点,不然我就下手了,好可惜啊。”

    说到最后,云未央面上一脸惋惜,说实话,单凭贺呈的长相,就足够秒杀现在娱乐圈的一大波小鲜肉,最重要的是,他那一身内敛却又无法忽略的高贵气质,直接甩那些包装出来的小鲜肉几十条街好么!

    这么妖孽的男人啊,就算是每天看着他啥都不干,都是一件极其赏心悦目的事情好么。

    “师虎虎你完了!我要去跟美人师娘告状,你个辣鸡你还想背着美人师娘爬墙!”安若兮顿时来了兴致,眼睛亮晶晶的盯着云未央。

    云未央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嗯,你继续吹,信不信我现在打给欧阳青?”

    安若兮一拍桌子,“算你狠!”

    云未央挑了挑眉,“好了,我不跟你贫了,你刚说秦子安去法院立案,起诉贺呈侵权了?”

    安若兮满脸怒色,冷哼了一声,“对,而且秦子安还对外公开,说是手里掌握了贺呈涉嫌抄袭的有力证据,他会清除设计界这个害群之马,还公众一个真相,这么爱演,不去演戏真得是可惜了。”

    云未央双眸一眯,“正愁不知道怎么给贺呈洗刷冤屈呢,他倒真是选择了一条不错的终结之路,你能不能让你七哥去查一下,秦子安手里掌握的到底是什么证据?”

    安若兮:“师虎虎,你也太小看我了,这件事我们既然插手了,我就肯定不会袖手旁观啊,不为别的,就为了贺呈那张脸……咳,我是说,为了正义!我也一定会把事情搞清楚,还他一个清白嘛。”

    说实话,你说这种话你自己信么?

    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心里没点数?

    云未央也懒得揭穿她,开口:“这么说,你手里已经有线索了?”

    安若兮随意架着两条大长腿荡着,“师虎虎,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要我侮辱我七哥,他出马的事情,就没有搞不定的,七哥已经查到秦子安手上,所谓的证据了。”

    云未央:“他手上到底有什么依凭?”

    安若兮:“也没什么依凭,但有一份很重要的文书,是当初承诺放弃对那副作品追究责任的申明,现在秦子安手里最大的筹码,就是那份文书。”

    云未央闻言,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任何言语上是指责,只要没有留下实质性的证据,便不能作为证据,可一旦有了这份文书,那秦子安自然就可以颠倒黑白是非,随意污蔑,毕竟正常人的逻辑思维里,若不是心虚,若不是贺呈真的抄袭,那么,为什么要放弃追究责任?

    即便当初是出于对贺呈的保护,可这事放到现在,就完全成了的问题。

    “这份文书,现在是在秦子安手里?”云未央突然问道。

    安若兮挠了挠头:“是啊,七哥已经在想办法了,不过,这事牵连太大,那份文书现在就是秦子安的保命符,他肯定不会乱放,想要拿到那份文书,不好办啊,毕竟入室盗窃和抢劫,都是重罪,我们现在又没正当理由搜查他家。”

    云未央:“文书的事情交给我,我有办法。”

    安若兮一愣,立即道:“师虎虎你也太牛逼了吧,连这都有办法?!你打算怎么做?”

    云未央白了她一眼,“我怎么做你就别管了,总之,文书我一定拿到手,这段时间,你多留意秦子安那边的动静,别让贺呈再出事。”

    安若兮撇了撇嘴,“你就知道使唤我跑腿,重要的事情都不跟我说,宝宝心里苦。”

    云未央:“也不是不想跟你说,就是怕说了你也听不懂。”

    安若兮再次炸毛:“一点面子都不留,师虎虎你太过分了!”

    我不生气,生气使我丑陋!我要做个美丽的小仙女!

    云未央笑眯眯的看着她,“你都敢说你36e的胸,我还有什么不敢说的?”

    安若兮一脸“嘤嘤嘤”的表情,委屈巴巴的开口:“诶,没人疼,没人爱,我是一颗小白菜嗷,小白菜呦,地里黄呦……”

    “别唱了,我求你了,我从来都没听过唱得这么难听的歌,小九,师父错了,师父不该怼你的,都是师父的错,别唱了成吗?”云未央脸都绿了。

    别人唱歌是要钱,这货唱歌就简直是要命!

    你自己唱得多难听,心里真的没点b数么?!

    安若兮哼了一声,“我唱得这么好听,是你不懂欣赏。”

    云未央立即毫不犹豫的点头,“是是,是我不懂欣赏,都是我的错,您高兴就好。”

    每天都在夹缝中求生存,我容易吗我?

    安若兮总算是消停了下来,手一挥,“看在你这么诚恳认错的份上,我原谅你了,那么现在,我有一个问题问你,回答了我就走。”

    云未央:“啥问题?”

    为什么她心里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安若兮:“如果我和美人师娘同时掉进河里,你先救谁?”

    云未央嘴角猛地一抽,这报应……来得真他妈快!

    云未央干笑:“呵呵,当然是,先救你啊。”

    安若兮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答案还行吧,那我就先走了,师虎虎,不要太想我哦。”

    呵呵,想你?

    我一定会把大门锁死,不让你进来的!

    安若兮走后,云未央才彻底松了口气,无奈的捏了捏眉心,一旁始终沉默着的萧清澜,这时终于开口:“未央,贺呈的事情,你真的打算管到底?”

    云未央抬起眸子,“嗯,我也知道你想什么,清澜,这件事你不用插手,我会处理好的。”

    眼见心思被云未央拆穿,萧清澜沉默了几秒钟之后,缓缓摇了摇头,“既然我跟你站在同一条船上,自然不会袖手旁观,虽然我现在也没多大的能力,但多少也是能帮得上一些忙的。”

    云未央眸色有些复杂:“你不要太勉强自己。”

    萧清澜笑了笑:“没有,做出这个决定,我心里反而轻松了,我也明白了一些事情,谢谢你,教会我知道,这世上其实不是只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谋算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