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261章 永远都是最好看的

时间:2018-01-22作者:小月半

    帝都,清徽园别墅区。

    萧家别墅。

    大门前,一辆黑色宾利轿车正停在那里,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穿着一身铁灰色西服,一身霁月清风的站在门口。

    这时,一辆黑色迈巴赫缓缓驶了过来,车子停下来之后,云未央先下了车,她看向那名铁灰色西服的男人,几乎是刹那间,她十分很想问萧清澜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你他妈是不是瞎啊!!!

    放着这么大一帅哥不要,偏偏去喜欢霍皓宸那个浪荡子?!

    霍皓宸那个傻逼还抵不过这男人一根脚趾头好么!!

    这时,萧清澜也已经从车上下来了,男人朝萧清澜走了过去,伸手一把扶住萧清澜,“难受么?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萧清澜摇了摇头,立即道:“没事,不用去了。”

    男人点了点头,视线落在云未央身上,“你好,我是荣岩,你是澜儿的朋友吧,谢谢你送澜儿回来。”

    这委婉的逐客令……

    云未央干咳了一声,“呵呵,不客气,我叫云未央,是清澜的同事,她今晚喝得有点多,你受累,帮忙照顾一下。”

    荣岩眸底掠过一抹心疼,“嗯,我知道,谢谢。”

    云未央摆了摆手,“那……清澜我就交给你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走了哈。”

    萧清澜突然一把伸手拉住云未央的手腕,声音有些不确定的开口:“未央……你还会讨厌我么?”

    云未央嘴角一抽,妹纸,你特么这是在给我拉仇恨好么!!

    云未央干笑:“呵呵,当然不会,以前我也没讨厌你,再说了,都过去的事情了,不用老挂在心上,我先走了哈。”

    云未央说完,眼角余光小心翼翼瞄了一眼那位荣岩的脸,还好,荣岩神色没什么变化,这仇恨拉得还不算狠。

    直到车灯消失在夜色之中,萧清澜还呆呆的看着那一抹红色车灯。

    “澜儿,我们进去吧。”荣岩满目温柔宠溺之色道。

    萧清澜这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嗯。”

    ……

    别墅,二楼卧室。

    荣岩将萧清澜安置在床上,也没打算离去,只是安静的坐在床前看着萧清澜。

    萧清澜喝多了酒,本以为可以很快睡去,却发现根本无法成眠。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荣岩突然问道。

    萧清澜摇了摇头,干脆从被窝里爬起来,靠在床头坐着,小声道:“我这样看着,是不是很狼狈?”

    荣岩笑了笑,“傻瓜,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是最好看的,伯父的事情,你也别太担心,我会帮你处理好的。”

    萧清澜面色顿时一白,她沉默了片刻,这才缓慢开口:“我查过,爸爸他……的确是做了那些事情,我一直都以为,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爸爸通过正当手段得来的,可是,我到现在才知道,原来这背后还有那么多丑陋肮脏的手段啊……”

    “澜儿,这些都不是你的错,你不用这么自责,明白吗?”荣岩拉起萧清澜的手,柔声安抚道。

    萧清澜满嘴苦涩,良久,她才看向荣岩:“不说这个了,你不是一直在国外休养么?身体好些了没有?贸然回国,会不会……”

    荣岩突然伸手摩挲着她脸颊,笑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澜儿,我答应你,从今以后,我会一直守在你身边的,不论发生任何事,我都不会再离开你,也不会再让你受苦了。”

    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她知道还有人肯留在她身边,是她莫大的幸运。

    “好,你答应了我,就再也不要抛下我了,好吗?”萧清澜喃喃道。

    荣岩点了点头,“嗯,我答应你。”

    萧清澜拽着荣岩的手,仿佛是抓着最后一丝希望,荣岩便转移开了话题,“对了,刚才那个女孩,是你同事?”

    “嗯,她叫云未央,是跟我一起进公司的设计师。”

    荣岩眉峰微扬,“听你刚才这意思,好像很喜欢她?”

    萧清澜闻言,面色微微涨红,却是点了点头:“其实,最初的时候我很讨厌她的……”

    最初的时候,她还是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萧家大小姐,以为世间一切尽在掌握,因此她一直把云未央当成她的情敌,当成那根眼中钉,可到头来,却也只有云未央肯站出来帮她。

    世事如棋,不走最后,谁又知道是什么结局?

    萧清澜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荣岩替她捏好被角,仍旧安静的坐在那里,他已经错过了太多时间,所以,现在每一分每一秒他都不想浪费。

    他不计一切为她归来,从此后,再也不会离开她身边。

    ……

    第二天一早,云未央就接到安若兮疯狂打来的电话。

    云未央掐了几次,终于忍无可忍,从床上爬起来,一手捏着眉心,一边强忍着砍死她的冲动,一边咬牙切齿:“小九,一大早的你又作什么妖?!”

    手机那头,安若兮站在偌大的火车站候车室里,四周是来来往往的人群,整个人却像是一根孤单的浮萍一般,可怜兮兮的开口:“师虎虎,月笙姐姐……她走了。”

    云未央一怔,脑海里突然掠过月笙那张宠辱不惊的脸颊,良久,才轻声道:“小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既然该做的都做了,那就别再执着了,毕竟强扭的瓜不甜。”

    安若兮看着检票口闪烁的几行字,苦笑了一声:“师虎虎,我突然很想装个逼。”

    云未央:“……”

    我徒弟脑子真的有坑!

    这他妈都什么时候了,她还记得装逼!!

    “你装。”云未央深吸了口气,我刀呢!我今天亲手砍死这玩意儿,为民除害了。

    安若兮叹了口气,“妈的,一下给忘了,刚才我本来想到一首诗要给你淫一下,结果被你打乱了装逼的思绪,我好心痛。”

    云未央额头顿时挂满黑线,“我也好心痛,当初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收了你当徒弟,前世造孽啊。”

    安若兮深吸了几口气,然后缓缓转身,朝着火车站大门外走,“师虎虎,你说人生是不是总要经历这些离别的?七哥他真的就一点都不难受么?”

    云未央捏了捏眉心:“你七哥难不难受我不知道,反正我现在挺难受的,我砍人的心都有了我跟你说。”

    安若兮沉默了几秒钟,语气幽幽:“我就喜欢师虎虎你这么幽默。”

    云未央一脸日了狗的表情,不生气不生气,徒弟是自己挑的,忍了忍了……

    几秒钟之后,马蛋,忍不下去了!

    “师虎虎,你还在吗?我看路边有卖好吃的,给你带点啊,有这么暖心的小徒弟你是不是很感动?”手机那头,安若兮贱兮兮的开口道。

    云未央长叹了口气,都是自己作的孽,跪着也要认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