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255章 七哥到底行不行

时间:2018-01-22作者:小月半

    “呐,月笙姐姐,这是七哥送你的生辰礼物!月笙姐姐生辰快乐嗷!”安若兮二话不说,直接将安洵手里的花塞到了月笙手中。

    月笙愣了一下,抬起眸子看向安洵,安洵面色有些尴尬,想要解释,月笙却已经被安若兮直接推着走进了大门。

    云未央同情的瞥了安洵一眼,讲真,有这么个不靠谱的妹妹,她估计早就崩溃了。

    “咳……那个,洵爷,我们也先进去吧。”云未央开口道。

    安洵点了点头,“嗯。”

    云未央便也没再多说,直接朝大厅走了过去,安洵站在她身后,直到她身影消失在门口,他这才举步,跟了上去。

    ……

    后院。

    餐桌上已经摆放好了一桌酒菜,几人落座之后,安若兮笑眯眯的给月笙和安洵倒了酒,然后才给云未央和自己倒上。

    “今天是月笙姐姐的生辰,祝月笙姐姐生辰快乐!干杯!”安若兮激动道。

    月笙面上总是带着一副温婉的笑容,闻言举起杯子,道了谢,便将那一杯酒一饮而尽。

    接下来的时间,安若兮变着法的敬酒,酒过三巡,她才随意找了个借口溜了出去,紧接着,云未央也起身离开了后院。

    桌子上,便只剩下安洵与月笙两人,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凝滞,月笙垂着脑袋,不知在想些什么。

    半晌后,月笙才缓缓抬起头,“明天,我就要走了,这里……你便可以收回去,我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这天下之大,不论到得哪里,她都是孑然一身。

    这些年,她行走在这世间,总是身边熙熙往往,却从来,也只是她一个人。

    安洵沉默了几秒钟,修长手指摩挲着杯沿,“好。”

    他不问她会去哪里,因为即使知道也是枉然,既然不能给她任何希望,又何必再牵绊着她?

    月笙满脸笑意,举起面前斟满的酒碗,薄唇轻启:“阿洵……你我今夜就此作别,愿你此生,再无忧虑,喜乐安康……你我今生,也再不相见。”

    安洵终于是抬起眸子,定定看着月笙,花前月下,美酒当前,可他从她口中听到的,却是无比沉重的诀别二字。

    良久,他才举起面前的酒杯,吐出一字:“好。”

    月笙含笑,将那一碗酒饮尽,连同着这么多年来的所有甘苦,一并吞入腹中,从今以后,这浩荡天地,便也只得她一人了。

    埋了3年的桃花醉,此时吞入腹中,却只剩下一片苦涩。

    安洵端着酒碗,也是将那一碗酒一饮而尽,从今以后,她与之间,恐怕再无生离,只有死别了。

    “砰——”

    天幕之上,骤然响起一阵巨响,紧接着,灿烂的烟火在天际绽放。

    月笙的目光定定看向那烟火绚烂的天际,唇角缓缓勾起一抹苦涩,大约这是她此生,看过最好看的烟火。

    可这烟火终究易冷,这人……也始终是要离去的。

    两人坐在桌前,没人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天幕,看着这一场盛放的烟火。

    而此时,别墅外草丛边,云未央和安若兮两个被蚊子咬得都快要崩溃了,耳边一阵嗡嗡声,安若兮一脸暴躁的怒道:“马蛋!真是千年英明一朝丧,我怎么都想不到,这地方竟然全都是蚊子!!”

    旁边也被咬得开始怀疑人生的云未央,满脸幽怨,“他们到底滚没滚床单啊?再不滚,我都要被蚊子咬死了!”

    安若兮跺了跺脚,一脸忧虑:“我也不知道啊,照道理,咱们都做到这份上了,酒也灌了,这烟火也放了,该制造的机会啥的都制造了……我家七哥到底行不行啊?实在不行,我也只能把他先打晕了,让月笙姐姐上了。”

    云未央嘴角猛地一抽,你他妈真得是土匪啊!!!

    动不动就先打晕!

    云未央咽了下唾沫,“小九啊,现在是法治社会,你就不能斯文点,非得要搞得这么血腥吗?”

    安若兮摇了摇头,“七哥从小就教育我,玉不琢不成器,如果讲道理不行,那就比谁的拳头大,打不赢也要咬两口,输人不能输阵。”

    云未央:“……”

    感觉自己似乎是给自己挖了深坑……

    那什么,还有人需要个徒弟啥的吗?吐血低价大甩卖!

    片刻后,云未央决定先逃回车上去,否则,她今晚肯定无颜回去见霍庭骁,话说,这一身都是苞,回去霍庭骁会不会嫌弃我啊?

    急问,在线等,挺急的!

    ……

    帝都,红馆。

    某个包厢内。

    萧玥静静的坐在主位上,手指轻轻摩挲着面前的茶杯杯沿,她微微垂着脑袋,让人看不清楚她面上的表情。

    片刻后,一个男人敲开包厢大门,缓步走进包厢,在萧玥对面坐了下来。

    萧玥抬起眸子,面上带着一丝浅笑:“韩总,我们终于见面了。”

    韩景礼笑了笑:“我也没想到,帝都第一名媛的萧大小姐,竟会主动邀请我,要知道,萧大小姐的一顿饭,在帝都可是要价百万的,还都有价无市啊。”

    萧玥淡淡瞥了他一眼,“韩总何必如此妄自菲薄?以韩总如今的地位,帝都之中,又有谁敢再将你这位炙手可热的商界新贵看轻?”

    韩景礼薄唇微勾,目光灼灼的看向萧玥,“所以,萧大小姐今天特地邀请我过来,总不至于是专程为了恭维我几句的吧?”

    萧玥沉默了两秒钟,这才缓缓开口:“既然韩总已经把话说开了,我也就不再藏着掖着了,不知韩总,可想再得到昔日所爱?”

    韩景礼闻言,脸色陡然一沉,幽暗的眸子里泛着一丝骇然的冷光,冷冷一笑:“萧大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萧玥一笑:“韩总是个聪明人,又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得到云未央……不是韩总现在,唯一的心愿么?而我,只不过是想帮你达尝所愿罢了。”

    韩景礼眸底一点一点染上猩红,幽邃的目光,冷冷盯着萧玥,“我不知道萧大小姐到底在说什么,我跟云未央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我的未婚妻是云依依,这一点,萧总只要不瞎就能看得到。”

    萧玥挑眉:“这种话,韩总说给别人听,别人或许会信。”

    韩景礼冷嗤了一声,“我不管你信不信,这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抱歉,我还有事需要处理,就不陪萧大小姐在这浪费时间了。”

    韩景礼说完,站起来便要走,他刚走到门口,手指触碰到包厢的门把手,身后却突然响起萧玥幽幽的声音:“难道你就真的甘心,看着她成为别的男人的玩物么?韩总……你骗得了天下人,又骗得了你自己的心意么?你心里……分明还爱着云未央不是么?”

    韩景礼背脊猛地一僵,手指僵在半空,却是无论如何,都推不开那扇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