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238章 想要弥补而已

时间:2018-01-22作者:小月半

    韩景礼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眸子里一片漆黑,面无表情的盯着苏破:“你说什么?当初不是叫你处理干净了么?!怎么还会出现这种纰漏!”

    苏破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当初的确是没有留下蛛丝马迹,即便是警方,也没查到丝毫线索,韩恒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查到的线索。”

    韩景礼怒道:“我养你是干什么吃的?!这么重要的线索,怎么能落到他手里?难怪那废物突然想要讨好韩振江那老东西,还搬回老宅去……该死!早知道他打得是这个主意,当初就不该松口!”

    苏破摇了摇头:“若是你阻止他回老宅,才是正中他的下怀,他现在这样,无非就是想激起韩振江的怜悯之心,你越是阻拦,就越是令韩振江不喜,但反过来,不论是哪一个结果,对他来说都是有利无害的……我怎么觉得,这主意不像是韩恒能想得出来的?”

    韩景礼目光灼灼的盯着苏破:“你什么意思?!”

    “我现在也只是猜测,目前正在查证,或许……韩恒的背后有人在帮他也未必,否则,以韩恒的心性,即便是7年过去了,他也未必有这个脑子。”苏破道。

    韩景礼面上神色来回变换了几个来回,良久,才沉声道:“这事你亲自去查,务必给我查实,我倒想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兴风作浪!”

    为得今天,他已经失去了太多东西,不论怎样,他都不会放手!

    “是,韩总。”

    韩景礼一连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开口:“云澜创投那边,查得怎样了?”

    苏破道:“目前能查到的,只有云澜近半年在国内的记录,他的过去,一丝消息都查不到,不过这倒也并不奇怪,许多根基深厚的大家族,都不太喜欢抛头露面,云澜既然有这个实力搅动帝都的风云,他的身份,应该也不会有问题。”

    韩景礼眉峰紧蹙,“那个沈越呢?”

    苏破立即道:“这个沈越,身份跟云澜一样神秘,资料也是仅有这半年内的,因为云澜鲜少露面,这位沈越,便是云澜对外的代言人,据说这人性情沉闷,对云澜忠心不二,不论是金钱还是女色,都无法将其打动,所以,恐怕的无法收买的。”

    韩景礼闻言,眉头紧紧皱着,虽说这次是云澜创投主动抛出橄榄枝,但做投资的,一向都是以利益为先,若是他的策划案无法打动云澜,那么云澜自然不会答应投资。

    “我知道了,继续跟进,尤其是韩恒那边,派人给我把他盯死了,我要知道他全部的动向。”韩景礼沉声道。

    苏破点了点头:“是,韩总。”

    韩景礼疲惫的捏了捏眉心,“还有事吗?”

    苏破:“没其他什么事了。”

    韩景礼摆了摆手,“你先回去吧。”

    “是,韩总。”

    苏破走后,韩景礼一个人在大厅坐了片刻,这才拿着策划案上楼。

    ……

    帝都医院。

    住院楼楼下。

    一辆黑色奔驰s级轿车停在楼下停车场。

    车内一阵烟雾缭绕,弥漫着一股浓烈的烟草味道,欧阳青坐在车内,直到抽完最后一支烟,他仍旧静静的坐在那。

    以他的人脉,想要打听到安若兮的情况并不难,可就这咫尺距离,他却无法踏出那一步,毕竟他心里也很清楚,他对安若兮只有愧疚,并无欢喜。

    与其给她虚假的希望,不如一开始,就斩断一切。

    这时,空荡的停车场里,一个身形佝偻的老者,步履维艰的从停车场走过,老者在卖糖葫芦,在这空荡的停车里,那身形看上去特别的孤寂萧索。

    欧阳青推开车门,快步走到那名老者跟前,声音沙哑的开口:“老人家,你这糖葫芦甜么?”

    老者见有主顾,立即张开嘴露出一排不整齐的黄牙,“呵呵,甜的,年轻人,我的糖葫芦都是自己做的,很好吃呢。”

    欧阳青仰头看了一眼住院楼,然后掏出钱夹,从里面取出一叠钱,“老人家,这些钱都给你,能不能……麻烦你帮我送一支糖葫芦上去给一位姑娘,你不必告诉她是谁送的,可以吗?”

    老者卖了这么多年糖葫芦,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提出这样的要求。

    “年轻人,你一定是遇到什么事了吧?是不是跟女朋友吵架了,不敢去见她啊?”老者试探着问道。

    欧阳青沉默了几秒钟,“她不是我女朋友,我只是觉得有些亏欠她,想要弥补而已,麻烦你了。”

    老者呵呵一笑:“不麻烦的,只是我这些全部加起来也不值这么多钱,你们年轻人赚钱也不容易的,我不能要你这么多钱。”

    欧阳青闻言,将那一叠钱塞到老者手里,“在我眼里,值得的。”

    老者也不好再推辞,想也没想,随手取了一串糖葫芦下来,塞到欧阳青手中:“年轻人,我这糖葫芦真的挺甜的,吃了就不苦了。”

    欧阳青看着手里的那一串糖葫芦,苦笑了一声,若真是一支糖葫芦就能不苦,那这世间,又何来这样多的悲欢离合?

    欧阳青:“多谢。”

    老者摇了摇头,在欧阳青的注视下,一步一步的朝着住院楼走了过去。

    欧阳青回到车上,定定看着那糖葫芦,良久,才将糖葫芦拆开咬了一口,老者的确没骗他,这糖葫芦的确很甜,可是,他却突然很想哭。

    原来,他也没他想象中的那样坚强。

    ……

    住院楼上。

    vip病房门口,一个卖糖葫芦的老者轻轻的敲了敲病房大门。

    安洵走过去打开门,见老者年迈,神色不由得缓和了几分,“老人家,有什么事么?”

    那老者将糖葫芦一起递给安洵,“刚才楼下有个年轻人,拖我帮他将这个送给一位姑娘,我应该是没弄错的,我家的糖葫芦,真的挺甜的,小姑娘吃了心情一定会好。”

    安洵一脸懵逼,却还是将糖葫芦接了过来,“他有没有说他叫什么名字?”

    老者摇了摇头,“他不愿意说,但他一定是个好人。”

    安洵道了谢,那老者才颤颤巍巍的离开了。

    安洵将那一插杆的糖葫芦拿了进来,安若兮躺在床上,眼珠子都快粘在那糖葫芦上。

    “七哥,这哪来的啊?我想吃!”安若兮一脸讨好的表情,开口道。

    她从小就喜欢吃糖葫芦,只是长大了,反倒没再怎么吃过,没想到她家七哥这么贴心,给她买了这么多糖葫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