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萌宝当道:妈咪要逆袭 第199章 你喜欢过一个人么?

时间:2018-01-22作者:小月半

    帝都,丰山别墅区。

    陆家别墅。

    别墅内灯火通明,陆行深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正盘腿坐在地板上打游戏,地面上,散落着一地烟灰,以及各种酒瓶子。

    已经7天了,他不上通告不拍戏不见人,就这么一直把自己关在这7天了,除了烟酒之外,就是游戏。

    苏破神色憔悴的坐在沙发扶手之上,伸手扯开领带,解开领口的纽扣,一脸疲惫的看着陆行深,“行深,你到底要这样多久?”

    贺鸣已经下了最后通牒,若是陆行深再不去公司,公司就要直接上门绑人了,毕竟陆行深现在是风行娱乐的头牌,停一天工对公司就是莫大的损失,何况还是七天。

    陆行深一言不发,仿佛根本就没听见苏破的问话,眸子没有聚焦的盯着游戏画面,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苏破看他不回答,满脸疲惫的捏了捏眉心,“你忘了,你当初想要站到最高那个位置的梦想了么?行深,你到底碰见什么事了?告诉我,好么?我或许可以帮你想想办法。”

    陆行深手指微顿,屏幕上陡然出现一片血红色,紧接着,便是系统提示已经阵亡。

    陆行深“啪”得一下扔了手里的游戏手柄,然后轰地一声倒在地板上,刺目的白光透射下来,他抬起一支手随意搭在额头,没有聚焦的眸子,呆呆的盯着头顶的吊灯。

    曾经他想要站在娱乐圈最顶点的位置,那并不是他的梦想,他只不过是想站在那个位置,那样的话,不论她在哪里,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他。

    他就是这样,偏执无可救药的喜欢着她。

    有些感情如酒,越酿越深。

    本以为重逢之后,他至少还有机会去追逐,可当他看到云未央在n·s庆典上的视频上,听到她亲口承认有男朋友时,他突然间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追逐,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并非什么圣人,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有多么伟大的情怀,他喜欢一个人,就是要得到她,哪怕不折手段,哪怕要遭万人唾弃,那又怎样?祝福什么的话,他从来都只觉得是虚伪。

    “行深……你到底怎么了?”苏破眉峰紧蹙,满脸担忧之色。

    大厅内死一样的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地板上的人,才终于沙哑着缓缓吐出几个字,“我……长得好看么?”

    苏破一怔,“好看,你是娱乐圈第一小鲜肉,当然好看了。”

    陆行深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唇角勾起一抹苦涩,是啊,他也长得好看,可是她为什么就是不喜欢呢?

    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都在追逐着她,可是,这一切似乎都失去了意义啊。

    “苏破,你喜欢过一个人么?”陆行深突然道 。

    苏破愣了几秒钟,然后掏出一支烟点上,修长手指夹着那支烟,他看着飘散的烟雾,良久,指尖插入发际,他声音微沉:“喜欢过啊,我把她看得比我的性命还要重要。”

    “那……她喜欢你么?你们在一起过么?”陆行深又问。

    苏破缓缓摇了摇头,夹着烟的手指抖得厉害,“喜欢,可我们没有在一起,这世间不是所有有情人都能走到最后的,这世间也不是所有事都会圆满,我只需要知道她过得好就行了。”

    陆行深沉默了几秒钟,开口:“不是这样的,若是真正喜欢一个人,你又怎么甘心只是远远的看着,就算这世间不是所有事都圆满,我就算是不折手段,也要硬求一个圆满。”

    苏破眸子里一片漆黑,直到指间的烟燃到尽头,他一手掐灭了烟头,才问道:“你……把自己关起来谁都不见,就是为了这个?为情所困?”

    他还以为陆行深是碰到什么大事了,还真得从来都没想过,陆行深这路子跑得这么野……

    陆行深:“是啊,不然我这么优秀的人,还能被什么所困?”

    苏破:“……”

    这逼装得好,给大佬递茶。

    半晌后,苏破才抚了抚额头,“那你还不努力,不然,以后别人壁咚的墙都是你砌的。”

    陆行深闻言,感觉像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小爷长得这么好看,怎么能和那些搬砖的比!”

    苏破嘴角一抽,“我错了。”

    陆行深冷哼了一声,“给贺鸣那个傻逼说,小爷明天开始要开工,之前那个谁的那部戏小爷接了。”

    苏破一脸状况外的表情,陆行深到底的受什么刺激了?刚才还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这就要开工了?

    不过,不论怎样,陆行深肯开工,那就真得是万事大吉,否则,贺鸣搞不好明天真得会派人来绑人。

    “好好好,现在还早,你先洗漱一下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再来接你。”苏破立即道。

    陆行深挥了挥手,“行了,我知道了,你先走吧。”

    苏破再三叮嘱了一番,这才离开。

    从陆行深家出来,苏破坐在车内,良久,他才启动车子,黑色轿车驶入一片黑暗之中,大概半个小时后,在一座公寓楼前停了下来。

    苏破坐在车内,微微抬起眸子,注视着公寓楼的某一层,那里还亮着灯,如此深夜,也不知道那人休息了没有。

    苏破在车内坐了许久,这才启动车子悄无声息的离去,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

    ……

    第二天。

    因为云崇山生辰马上就要到了,所以云未央第二天下午早早就从公司出来了,从司机那接了车之后,便直接驱车去了帝都最为著名的古玩街琉璃场。

    到了琉璃场之后,云未央便直接把车停在了外面的露天停车场,琉璃场这地方鱼龙混杂,要是看你开一辆豪车过来买东西,那还不得坑死你。

    云未央在琉璃场逛了一圈,最后在一家大店面看中了一款不错的砚台,这砚台不论是从成色还是做工来说,都是十分的精致,再加上这店家又是连锁的,所以云未央倒也不担心质量问题。

    “呵呵,这位小姐是看上这方砚台了么?这可是好东西,听说是大宋某位大家手笔,姑娘真是好眼光啊。”店里的负责人见云未央对这砚台感兴趣,立即上来解说道。

    云未央扫了一眼那负责人,笑眯眯的开口:“这倒不见得吧,这砚台虽说看上去润滑,但砚面不够细腻,想必发墨也不会太快吧,这也称得上是好东西?”

    负责人闻言一愣,知道是碰到了行家,眼珠子骨碌一转,立即拍马屁道:“呵呵,姑娘的眼光果真是毒啊,不瞒姑娘,这东西的确是有些瑕疵,但却是真的古物,我们水云斋的东西,绝对保证正品,您要是诚心要,我给您打个折您看怎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