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情暖如风似锦 第1748章 你的好日子,结束了(2)

时间:2018-09-21作者:唐玉

    观察室。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康瑞城是故意的。

    十五年前那场车祸,在场的人都有所耳闻。

    据说,陆薄言父亲的车子几乎被撞得粉碎。如果不是父亲以命相护,陆薄言根本无法幸存下来。

    但正是因为活了下来,陆薄言才更痛苦。

    这十五年,总有仇恨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父亲倒在血泊中的画面,也时不时跃上他的脑海。

    这一切,织成一张痛苦的网,牢牢困住他和唐玉兰。

    只有将康瑞城绳之以法,他和唐玉兰才能从痛苦中解脱。

    这一刻,康瑞城就在他面前,堂而皇之的问,十五年前那场车祸具体是怎么发生的。

    康瑞城是车祸的制造者,没人比他更清楚车祸是怎么发生的。

    他只是知道陆薄言在这边,想隔着单向透|视玻璃,狠狠撕开陆薄言伤口上的创可贴。

    康瑞城成功了——

    那种心脏被狠狠震碎的疼痛,又一次击中陆薄言。

    陆薄言闭上眼睛,垂在身侧的双手几乎僵硬。

    他和康瑞城,紧紧一墙之隔。但是他们之间的仇恨,已经拉到十五年之长。

    他大可以冲过去,揪着康瑞城的衣领把他教训一顿。

    但是,那样的话,他和康瑞城还有什么区别?

    康瑞城这种人,只能用法律来惩罚。

    他会亲手把康瑞城送到法官面前!

    高寒发现陆薄言的异样,拍了拍陆薄言的肩膀,说:“康瑞城是存心的。他越是这样,你越要冷静。”

    陆薄言“嗯”了声,示意他知道,随后睁开眼睛,再次看向康瑞城——

    他倒要看看,康瑞城人已经在警察局了,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刑讯室内——

    康瑞城就像取得了什么重大胜利,眉梢吊着一抹看好戏的笑意,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唐局长。

    他不用猜也知道,陆薄言父亲的死,是陆薄言和这位老局长心头最大的痛。

    戳别人的伤口,看着那个人在痛苦中挣扎,对他来说,是一个不错的取悦自己的方式。

    康瑞城忘了,唐局长早就不是二十出头、容易被点燃怒火的毛头小子了。

    这样的话对唐局长来说,是再低级不过的挑衅。

    唐局长不为所动,反过来劝道:“康瑞城,别白费力气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在我看来,你简直可笑。”

    “老东西,”康瑞城哂谑的笑了一声,嘲讽道,“你强装冷静的样子,在我看来也挺可笑的。”

    “……”

    顿了顿,康瑞城接着问:“你敢说你一点都不生气,一点都没有回忆起当年那场车祸,一点都不想杀了我?”

    唐局长目光如炬,盯着康瑞城,说:“你谋杀了我最好的朋友。这十五年来,我确实无时无刻不想着毙了你,给他偿命!”

    唐局长表面上愤懑、不动声色,实际上早已屏住呼吸。

    观察室内的每一个人,也和唐局长一样紧张。

    只要康瑞城回应唐局长的话,他就等于掉进了唐局长的圈套,等于承认十五年前,他才是真正谋杀陆薄言父亲的凶手。

    所有人,都在等着康瑞城开口。

    康瑞城好像知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一样,迎着唐局长的视线,面无表情的看着唐局长,迟迟没有说话。

    阿光和米娜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

    只要康瑞城回应,他们就赢了!

    胜利来得猝不及防!

    在阿光和米娜的期待中,又过了好久,康瑞城突然反应过来似的,一脸不明所以,唇角却带着一抹明显的笑意,看着唐局长说:

    “唐局长,你在说什么?我一直都是个奉公守法的良好市民。你说的话,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

    “……”

    康瑞城没有上当,胜利也没有来得猝不及防。

    唐局长心里失望,表面上却依然维持着笑容。

    他早该猜到的,康瑞城这种老狐狸,不可能轻易上当。

    如果康瑞城真的那么蠢,他根本没办法逍遥法外这么多年。

    “老东西,”康瑞城嘲讽的看着唐局长,挖苦的笑着说,“我是故意的啊,你看不出来吗?”

    唐局长知道康瑞城是故意的。

    十五年前,他故意制造一场车祸,害死陆薄言的父亲。

    十五年后,今天,他故意将他玩弄于股掌之间。

    但是,康瑞城忽略了一件事——

    唐局长笑了笑,不以为意的看着康瑞城,说:“康瑞城,你不要太嚣张得意了。不要以为现在还是十几年前,还是你们康家当道的时候。”

    其实,早就不是了。

    十几年过去了。

    唐局长已经不是十几年前那个没有什么话语权的刑警队长,陆薄言也不再是那个手无寸铁的孩子。

    他们早已有了跟康瑞城抗衡的力量。

    康瑞城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依然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天下无敌。

    康瑞城根本不把唐局长的警告放在眼里,嗤之以鼻的冷笑了一声,说:

    “老东西,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我很快就会让你见识到,就算十几年过去,就算世界变迁,你和陆薄言也无法改变任何事情。你们还是只能像蝼蚁一样,被我踩在脚底下碾压。我劝你们,不要想着报复,趁还有好日子过,好好享受几天。”

    观察室内——

    高寒皱了皱眉:“康瑞城是不是疯了,这么明目张胆的威胁唐局长?”

    康瑞城再怎么无法无天都好,这里始终是警察局。

    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

    陆薄言的视线始终牢牢盯着康瑞城,见康瑞城这么嚣张,他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反而示意高寒:“别急,看下去。”

    唐局长可以从一个刑警一路上升,直到成为a市警察局长,足够说明,他不是简单角色。

    唐局长的职业生涯中,面对最多的,大概就是康瑞城这种即将穷途末路、满身罪恶的人。

    对付这种人,唐局长有的是经验才对。

    不出陆薄言所料,唐局长丝毫没有被康瑞城威胁到,甚至可以说是不为所动。

    过了好一会,唐局长才好整以暇的问:“康瑞城,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虚张声势?”

    康瑞城不答反问:“我为什么要虚张声势?”

    “因为你心虚了。”唐局长不假思索,一双冷静睿智的眼睛,仿佛可以看透世间的一切,不急不缓的接着说,“康瑞城,你明知道,你的好日子结束了。”

    “……”

    康瑞城的瞳孔就像受到强力压迫,剧烈收缩。

    他盯着唐局长,眸底怒火熊熊,仿佛要用目光将唐局长化为灰烬。

    唐局长看康瑞城的反应就知道,他这一把押对了。

    果然,没有人可以一直做亏心事。

    更没有人可以一直理直气壮、气定神闲的做亏心事。

    其实,不用他们提醒,康瑞城心里很清楚,他即将大难临头。而且,在劫难逃。

    唐局长拿回文件,站起来,正气凛然的看着康瑞城:“你可以否认一切,可以什么都不承认。但是,在证据面前,我相信你什么都不能反驳。康瑞城,说起来,我们应该感谢你。你不回来,我们没办法将康家连根拔起。你回来的正好。”

    “……”

    康瑞城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恢复康家往日在a市的风光,他回来也是为了这件事。

    在他心里,没什么比康家的威望更重要。

    因为康家至高无上的威望,是他父亲心里最大的骄傲。

    唐局长要将康家连根拔起,就是要毁了他和他父亲心里最大的骄傲。

    “老东西!”康瑞城一拍桌子站起来,怒视着唐局长,像一头即将要发起攻击的猛兽,恶狠狠的说,“我警告你……”

    唐局长见过无数穷凶恶极的亡命之徒,康瑞城这样的,在他眼里不过是小菜一碟。

    唐局长迎着康瑞城的视线,不为所动,但气场也丝毫不输康瑞城——

    “康瑞城,这里是警察局!”唐局长直接打断康瑞城的话,喝道,“应该是我警告你,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有的是理由关你十天半个月!”

    “……”

    理由?

    康瑞城不用猜也知道唐局长会用什么理由。

    袭警——从来都是个不错的借口。

    但是,他不能因为一时意气被关起来。否则,一切都会乱成一团。

    再不甘心,他也要把这口气咽下去。

    康瑞城咬着牙,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说:“好,我们走着瞧!”

    唐局长实力嘲讽道:“你怕是走不下去了,也瞧不见我。康瑞城,我劝你不要挣扎,你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康瑞城的一线生机,指的当然不是让康瑞城在外面逍遥法外,而是无期徒刑。

    但是,康瑞城不允许自己在监狱里度过一辈子。

    “别把话说得太早。”康瑞城冷笑了一声,“我向你们保证,这场恶斗最后的结局,是你们死,而不是我亡。”

    “康瑞城,”唐局长摇摇头,“你不仅是盲目乐观,还执迷不悟。”

    说完,唐局长作势要离开刑讯室。

    康瑞城最终还是没有绷住,“嘭”的一声摔了桌子上一盏台灯。

    唐局长回头看了一眼,联系外面人说:“犯罪嫌疑人破坏公物,找个人进来处理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