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情暖如风似锦 第1707章 乖,今天情况特殊(3)

时间:2018-06-07作者:唐玉

    苏洪远最近的日子,的确不好过。

    被逐出公司,加上蒋雪丽闹着离婚,他的人生就像被颠覆了。

    事业成功、家庭美满——这些字眼突然跟他没有关系了。

    更可悲的是,他度过难熬的中年,在即将迎来最幸福的老年时,失去了一切。

    是的,一切。

    事业,家庭,妻子,孩子……他统统都没有了。

    苏家。

    苏洪远瘫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面前摆着一瓶酒和一个酒杯,神色颓废。

    他企图利用酒精帮他想明白——他前半生究竟做错了什么,才会招致这样的恶果。

    仔细回忆前半生,苏洪远才发现,他好像压根没有做对几件事情。

    所以,他这算不算是罪有应得?

    苏亦承和苏简安早有心理准备,但进来的时候,还是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一下。

    以往灯火辉煌,一片气派的苏宅,今天只开着一盏暗淡的台灯,台灯光源照射不到的地方,一片空荡和黑暗,丝毫没有生活的气息。

    苏简安无法想象,那个被她和苏亦承称为父亲的男人,那个对生活品质要求严苛的男人,如今竟然生活在这种环境中。

    苏简安毕竟在这里长大,对屋子的一切还是很熟悉的。

    她很快找到吊灯的开关,按下去,整座房子亮起来。

    苏洪远以为是蒋雪丽回来了,对突然亮起来的灯光无动于衷。

    他自嘲的笑了笑:“你还回来干什么?这个家,已经没什么可以让你拿的了。”

    “……”苏亦承和苏简安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

    苏洪远想到什么,语气突然变了:“你是不是想要这座房子?我告诉你,不可能!你什么都可以拿走,但是这座房子,我绝对不会给你!蒋雪丽,你……”

    他想叫蒋雪丽趁早死心,看过去,却看见苏亦承和苏简安,声音戛然而止。

    他的前半生,没有做对过几件事,巧的是,他做错的所有事情,都跟苏亦承和苏简安兄妹有关。

    他在婚内背叛了家庭和婚姻,导致原配妻子早早的离开这个世界,导致苏简安还没成|年就失去母亲。

    然后,他不顾苏亦承和苏简安的反对,娶了蒋雪丽。

    他的人生,就是从娶了蒋雪丽那一刻,开始了真正的悲剧吧?

    不,是从他上了蒋雪丽的当,第一次出|轨的时候开始的。

    这些日子里,苏洪远一直控制不住地想,如果遇到蒋雪丽那一天,他能抵挡住诱惑,毅然决然回家,今天的一切是不是都会不一样?

    他是不是会有贤惠美丽的妻子,有一双出色的儿女,还有一个出类拔萃的女婿?

    答案是:没错,是的。

    可惜,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没有谁的人生可以重头来过。

    他错了就是错了,失去的就是失去了。

    苏亦承和苏简安已经宣布和他断绝父女关系,一起都已经……挽不回了。

    不过,他还是没有想到,苏亦承和苏简安会来找他。

    苏洪远几乎是颤抖着站起来的,看着苏亦承和苏简安,几次要红了眼眶。

    但是,他很清楚,在这两个孩子面前,他没有资格流眼泪。

    苏简安环顾了整个客厅一圈,发现屋子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收拾了,有些乱,但还好,不是脏乱。

    空气里隐隐约约有泡面的味道。

    仔细一看,不难发现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一桶吃完的泡面,垃圾桶里全都是泡面桶。

    不用猜也知道是苏洪远吃的。

    苏简安皱了皱眉:“不是有佣人吗?他们不收拾屋子,也不给你做饭?”

    苏洪远自嘲的笑了笑:“佣人都被蒋雪丽带走了。”顿了顿,问道,“你们……回来干什么?”他的语气很生疏,充满了深深的不确定。

    苏简安越想越觉得悲哀——父亲子女一场,竟然生分到了这个地步吗?

    她直接说:“我们回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你的。”

    苏洪远光是看见苏亦承和苏简安就已经很知足了,哪里还敢想让他们帮忙?

    他整理了一下沙发上歪七扭八的靠枕,说:“先坐,我去给你们倒水。”

    苏简安说:“我去吧。”

    她没记错的话,苏洪远在这座房子里生活了几十年,几乎没有进过厨房,沏茶倒水什么的,他根本不会。

    苏简安话音落下,已经朝着厨房走过去。

    苏洪远看着苏简安的背影,终于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但是,他现在的感性太迟了,根本无法打动苏亦承。

    苏亦承坐到沙发上,没有关心,也没有问候,直接奔向主题:“我和简安想帮你,所以,我们需要知道你现在的情况。”

    苏洪远抱着一丝希望,问:“你们……为什么想帮我?”

    苏亦承对上苏洪远的目光:“你觉得呢?”

    “……”

    苏洪远没有说话,也没有颜面说出那些还抱有希望的话。

    他欠苏亦承和苏简安的,实在太多了。

    苏亦承神色淡漠:“整个a市都知道我和简安跟你的关系,我们总不能看你沦落得太惨。”

    “……你们也可以不帮我。”苏洪远转开视线,“如果有媒体问起,我会向媒体澄清。不管我沦落到什么境地,对你和简安的声誉都不会有影响。”

    “我查过了,你一己之力,根本过不了这一关。”苏亦承目光冷淡,语气里没有关心,更多的是劝告——劝苏洪远接受他的帮助。

    “……”苏洪远又一次陷入沉默。

    这时,苏简安端着水从厨房出来,察觉到苏亦承和苏洪远之间气氛尴尬,没有说话,坐到苏亦承身边。

    苏洪远很清楚,这种时候,只有苏亦承和苏简安会对他伸出援手。

    如果他想翻身,就没必要在这个时候矫情。

    苏洪远调整了一下心情,语气十分平缓:“我现在一无所有。公司已经完全落入康瑞城手里了。蒋雪丽害怕被我连累,提出离婚,要拿走我所有财产。”

    “你是怎么想的?”苏简安问,“要把仅剩的东西给蒋雪丽吗?不管怎么说,她是你名义上的太太。”

    “蒋雪丽要的东西,包括这座房子。”苏洪远摇摇头,“别的东西,我可以给她。但是,这幢房子,我无论如何不能给她。”

    停顿了片刻,苏洪远长叹了口气,又说:“其他该是她的,就给她吧,我不想再跟她纠缠不清。”

    苏简安进来的时候,听见苏洪远的怒骂。

    那个时候她就知道,蒋雪丽想要这幢房子。

    这不奇怪。

    这座房子虽然有些旧了,但是地理位置和配套摆在这儿,随便一幢别墅价值都在五千万以上。

    蒋雪丽要走别墅之后转手一卖,下半生就吃喝不愁了。

    蒋雪丽是为了钱,但是苏洪远看起来,不像是为了钱。

    苏简安接着问:“你为什么要这幢别墅?”

    苏亦承也看着苏洪远。

    苏洪远沉默了许久,缓缓说:

    “我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但是,我的确后悔了,也知道我以前做错了。我的家庭、人生、事业,都被我自己亲手毁掉了。我现在剩下的,只有这幢房里的记忆。

    “这是我和你们母亲的婚房,也是你们长大的地方,现在我唯一可以感觉我跟你们有关系的地方,我不想让蒋雪丽糟蹋了。”

    “……”

    这个答案,苏亦承和苏简安既意外,又不那么意外。

    苏洪远接着说:“亦承,简安——”他突然顿住,感慨道,“我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叫你们了。”

    “……”苏亦承和苏简安没有说话。

    又是一阵长长的沉默之后,苏洪远才又出声:“亦承,简安,我对不起你们。我知道过去的过错很难弥补,我跟你们说多少句对不起都没用。我也知道,你们不会轻易原谅我。但是,我还是要跟你们说一声,对不起。”

    苏简安的双手微微握紧,打断苏洪远的话:“别再说了。”

    苏亦承察觉到苏简安的情绪不太对劲,说:“公司落入康瑞城手里,不是一天两天能拿回来的,你等我和薄言的消息。至于你和蒋雪丽离婚的财产分割,我答应你,把这幢房子留给你,其他不该是蒋雪丽,她也一分都拿不走。”

    苏洪远念着夫妻情分,会对蒋雪丽心软。

    但是,苏亦承不会。

    苏洪远沉默了片刻,点点头:“……好。”

    他竟然下意识地想和苏亦承道谢,旋即想到,父亲子女之间陌生到了需要说谢谢的地步,未免太可悲。

    他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苏亦承不想让苏简安再留下去,拉着苏简安的手,向苏洪远告辞:“我跟简安先回去了。”

    “好。”苏洪远起身说,“我送你们。”

    “不用了。”苏简安断然拒绝,顿了顿,还是说,“你一个人,照顾好自己,三餐不要随便应付。你出了什么事,这栋房子就归蒋雪丽了。”

    苏洪远一怔,旋即点点头:“我记住了。”

    苏简安没再说什么,拉着苏亦承离开苏家别墅。

    也许是屋子里面没有生气的原因,让人很压抑。

    苏简安一出来,就长长地松了口气。

    她下一口气还没提上来,就听见苏亦承低低的笑声。

    她转头纳闷的看着苏亦承:“哥,你笑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