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情暖如风似锦 第1686章 你想怎么睡,嗯?(1)

时间:2018-05-21作者:唐玉

    “好。我记住了。”

    苏简安满口答应唐玉兰,挂掉电话,却还是忍不住催促司机开快点。

    她很担心相宜。

    相宜跟一般的小朋友不一样——她有先天性哮喘。

    一场普通的感冒,对一般的小朋友来说,可能仅仅是一场意外。

    但是对相宜来说,任何不舒服,都是命运对她的一次考验。

    这种时候,苏简安不允许自己不在孩子身边。

    “太太,你别急。”司机一边安慰苏简安,一边保证道,“我一定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用最快的速度把你送回家。”

    苏简安点点头,双手紧紧交握在一起。

    半个多小时的车程,苏简安却感觉如同受了半个多世纪的煎熬。

    车子一停在家门前,苏简安就下车跑回家,连车门都没来得及关。

    刚踏进家门,就听见相宜的哭声。

    小姑娘也不是大哭大闹,只是在唐玉兰怀里哼哼,声音听起来可怜极了。

    大概是因为不舒服,小姑娘整个人都显得很没精神。

    苏简安一边换鞋,一边叫了小姑娘一声:“相宜。”

    小相宜下意识看向门口,看见苏简安,豆大的眼泪一下子下来了:“妈妈……”

    苏简安一颗心瞬间像被针扎了一下,走过来抱住小家伙,摸了摸她的额头:“乖,妈妈回来了。”

    小相宜往苏简安怀里钻,委委屈屈的“嗯”了一声。

    这时,楼上传来西遇的声音:“妈妈!”

    西遇要下楼,却被刘婶拦住了,他灵活地挣脱刘婶的桎梏,刘婶根本拦不住他。

    刘婶没办法,只好哄着小家伙:“西遇乖,我们就在楼上玩,好不好?”

    “不!”

    小西遇果断拒绝,抓着楼梯的栏杆,奋力要往下走。

    唐玉兰说:“我怕相宜感冒传染给西遇,让刘婶把他抱上去了,但是他不愿意在楼上呆着。”

    苏简安暂时顾不上西遇,问:“相宜量过体温吗?”

    “家庭医生刚刚量过。”唐玉兰说,“接近38度,低烧。”

    苏简安亲了亲怀里的小姑娘,哄着她:“相宜,妈妈去看看哥哥。你跟奶奶呆在这儿,好不好?”

    小相宜乖乖“嗯”了一声,松开苏简安。

    苏简安走上楼,西遇终于不跟刘婶斗智斗勇了,叫了一声“妈妈”,伸着手要苏简安抱。

    刘婶累得气喘吁吁,摆摆手,说:“西遇力气好大了,再过一段时间,我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苏简安笑了笑,蹲下来,第一反应就是去摸西遇的额头。

    这一摸,她就发现了不对劲。

    掌心传来的温度,明显比正常温度高很多。

    苏简安问:“刘婶,家庭医生有替西遇量过体温吗?”

    “量过啊,西遇和相宜一起量的,医生说西遇体温正常。”刘婶从苏简安的神色中发现不对劲,不太确定的问,“西遇该不会也发烧了吧……”

    “好像是。”苏简安抱起西遇,“刘婶,你去帮我拿一下家里的体温计。”

    “好。”刘婶忙忙跑开了。

    苏简安抱着西遇下楼,告诉唐玉兰:“西遇好像也发烧了。”

    “……怎么会?”唐玉兰一脸意外,“相宜一发烧,我就不让他们待在一块了啊。”

    家里有两个孩子,最怕的就是这种交叉感染,唐玉兰已经尽力避免了。

    苏简安也不太确定,又用额头贴了贴西遇的额头,感觉好像比刚才更烫了。

    不过,但西遇毕竟是男孩子,比妹妹坚强很多,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异常。

    “怎么样?”唐玉兰很着急的问,“真的发烧了吗?”

    苏简安点点头,又心疼又无奈:“真的发烧了。”

    这时,刘婶刚好把体温计拿过来,苏简安顺势替西遇量了一下,三十七度八,跟相宜差不多了。

    西遇大概是感觉到不舒服了,往苏简安怀里钻。

    唐玉兰有些自责:“这几天天气明明回暖了,我平时也很小心的,两个小家伙怎么就感冒了呢?”

    “小孩子抵抗力差,冷暖交替的时候感冒很正常。”苏简安宽慰老太太,“没关系,这几天小心照顾他们就好了。”

    唐玉兰点点头,想起什么,说:“把退烧贴给西遇贴上吧。”

    苏简安撕开一片退烧贴,要贴到西遇的额头上,小家伙却躲开了,顺势挡住苏简安的手,拒绝的意思很明显了。

    “西遇乖,这个不痛的。”苏简安哄着小家伙,“妈妈把你贴上去,好不好?”

    小西遇摇摇头,起身作势要跑。

    苏简安忙忙把小家伙抱回来,指了指相宜,手:“你看,妹妹都贴着呢。”

    相宜总是能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苏简安一点到她的名字,她就乖乖软软的叫了一声:“哥哥。”

    “……”西遇看着妹妹,一脸纠结。

    苏简安意识到机会来了,继续哄着西遇:“西遇乖,妈妈先帮你贴上。你觉得不舒服,妈妈再帮你取下来,好不好?”

    西遇眨了眨眼睛,最终没有反抗,乖乖让苏简安把退烧贴贴到他的额头上。

    小家伙不习惯额头上有东西,掀起眼帘往上看,却什么都看不到,最后只好用手去摸额头上的退烧贴,苏简安拦了一下他才没有一把撕掉。

    相宜看见哥哥贴上和自己一样的东西,反而笑了,走过来摸了摸哥哥的额头。

    苏简安从包包里拿出补妆用的小镜子,让两个小家伙看看自己,结果两个小家伙不约而同地笑出来。

    小孩子不舒服,大人也跟着着急,多半是因为看见了孩子无精打采又难受的样子。

    西遇和相宜这么一笑,苏简安的心情都轻松了不少。

    陆薄言就像算准了时间,在这个时候打来电话,问两个小家伙情况怎么样。

    “还好,都是低烧,不算严重,贴着退烧贴退烧呢。”苏简安说,“你好好工作,不用担心,我和妈妈会照顾好他们。”

    陆薄言的注意力全都在苏简安前半句的某个字上——都。

    他皱了皱眉:“西遇也发烧了?”

    苏简安“嗯”了声,说:“我回家才发现的。不过西遇状态还好,放心。”

    陆薄言怎么可能放心,说:“我快下班了,一会回去。”

    “好,你先忙。”

    苏简安挂了电话,把手机放到一边,将所有注意力放到两个小家伙身上,时不时叫他们喝一点水。

    相宜完全没有平时那么活泼了,多数时候要唐玉兰或者苏简安抱着,西遇倒是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该怎么玩还是怎么玩,只是会时不时摸一下额头上的退烧贴。

    不到六点,陆薄言就回来了。

    相宜一向喜欢和陆薄言撒娇,哼哼着要陆薄言抱。

    陆薄言一把抱起两个小家伙,摸了摸他们的手,显然比平时烫了很多。

    西遇不知道是玩累了,还是烧得更厉害了,突然趴在陆薄言怀里不说话。

    苏简安每隔四十五分钟给两个小家伙量一次体温,幸好没有发现上升。

    陆薄言给家庭医生打了个电话,家庭医生回复暂时不需要去医院,但是晚上睡觉的时候要小心,可能会突发高烧,让陆薄言想办法让两个小家伙多喝点水。

    苏简安一直在哄着两个小家伙喝水,大概是喝多了,到了晚上,两个小家伙反而不愿意喝了,连牛奶都不肯喝,只是勉强吃了半个橙子。

    苏简安也不强迫,抱着两个小家伙去洗澡,洗完澡又把牛奶拿过来,哄着他们睡觉。

    相宜直接把奶瓶推开,摇摇头,说什么都不愿意喝。

    西遇好一点,但也只是喝了几口就推开了。

    苏简安使出浑身解数来哄,还是没用,只能无奈地投给唐玉兰和陆薄言一个求助的眼神。

    “没关系。”唐玉兰说,“先哄着他们睡觉,晚点他们醒了,饿了自然会喝的。”

    苏简安觉得有道理,点点头,哄着两个小家伙睡觉。

    然而,两个小家伙不知道是没有睡意,还是不愿意睡,一个劲粘着陆薄言和苏简安,半步都不肯离开,更别提睡觉了。

    唐玉兰毕竟有经验,说:“简安,把西遇和相宜抱回你们的房间试试。”

    苏简安感觉自己好像懂了,和陆薄言一起把两个小家伙抱回主卧。

    两个小家伙果然听话多了,钻进被窝闭上眼睛,不一会就睡着了。

    苏简安又替他们量了一下体温,还是低烧。

    但是,没有变成高烧,就是万幸。

    苏简安把两个小家伙的奶瓶奶粉之类的全部拿到房间,这样就算他们半夜醒来饿了,也可以很快喝到牛奶。

    忙完这一切,时间还很早。

    苏简安想起唐玉兰,走出房间,发现唐玉兰在楼下客厅。

    她走下去,说:“妈,你今天晚上不回去了吧?”

    “我留下来。”唐玉兰说,“我担心像家庭医生说的那样,西遇和相宜半夜会高烧,我留下来能帮上忙。”

    “我刚替他们量过体温,很稳定。”苏简安示意唐玉兰放心,“你晚上好好休息,不用担心西遇和相宜,有我和薄言呢。”

    唐玉兰点点头,叮嘱道:“你和薄言也早点休息,晚一点西遇和相宜醒了,有的忙活呢。”

    “好。”

    苏简安点点头,和唐玉兰道了晚安,转身上楼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