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情暖如风似锦 第189章 不是笨,是蠢

时间:2018-01-21作者:唐玉

    苏简安的好心情一直延续到了晚上,特别是在反锁上房门的那一刻,她就像当了几十年乖乖女的人终于做了一件疯狂的大事,兴奋得克制不住的想尖叫。

    但最终她还是克制住了已经到喉咙的尖叫,慢条斯理的洗了个澡,然后躺到床上。

    不出所料,十点半的时候,门口那边传来“咔”的一声。

    她立马放下手上的书,紧紧盯着门把手,恨不得竖起耳朵来听门外的动静。

    “咔咔——”

    又传来两声,然而,房门并没有被推开——她反锁了呀!

    陆薄言没有被锁在门外的经历吧?他是不是快要奓毛了?

    想着,苏简安比刚才更加兴奋起来,掀开被子下床,悄悄走向房门口。

    可是,为什么没有动静了呢?陆薄言是这么容易就放弃的人?

    正想着,突然,“啪——”的一声,锁被开了!

    怎么可能?白天的时候她明明特意问过刘婶的,这个房间唯一的钥匙在她手上,谁把门打开了!?

    就在这时,门被缓缓推开,陆薄言颀长挺拔的身影慢慢的映入苏简安的瞳孔。

    他人在门外,闲闲的倚靠着门框,手上拿着一根很细的什么,像是铁丝又好像不是。

    陆薄言就是用这个把门开了……

    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陆薄言笑得……和早上一样诡异啊!

    苏简安感觉头皮都硬了,满脑子的问号: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陆薄言晃了晃手上的铁丝,唇角的笑意又深了一些,苏简安心里那种不好的预感更浓,转身就想跑,但她的右腿还没完全复原,根本无法像以前一样灵活。

    只听见“嘭”的关门声响起,下一秒她的腰就被人圈住,整个人被带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鼻端又充斥了陆薄言身上那种熟悉的味道。

    “呵呵……”她僵硬的扬起唇角,试图用装傻来蒙混过关,“我,我想去刷牙睡觉……”

    陆薄言半句都不跟她废话,一低头就攫住了她的唇瓣。

    “唔……”苏简安甚至没有反应过来,瞪大眼睛懵懵的看着陆薄言。

    “笨死了。”陆薄言像是警告也像是诱|哄,“闭上眼睛。”

    苏简安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陆薄言的话的,就闭上了眼睛,迎合和回应他的吻。

    陆薄言十分满意,勾了勾唇角,攻势缓下来,轻吮浅吸,连圈着苏简安的力道都变得小心翼翼,好像怀里的人是他珍藏多年的宝。

    苏简安也不知道过去多久陆薄言才松开她,这时她才反应过来,“唰”的红了脸,抿着唇别开视线。

    陆薄言揉了揉她的头发:“懂得锁门,说明你不笨。”顿了顿又说,“可是以为锁了门我就进不来了,这不是笨,是蠢。”

    “……”苏简安确定无疑——陆薄言是在嘲笑她。

    她也不生气,不是她太弱,而是陆薄言这个敌人太变|态了!

    她好奇的拿过陆薄言手上的铁丝:“你真的用这个就可以开门?教我可不可以?”

    “你学来干什么?想开我的门?”陆薄言笑了笑,“我的房间,只要你想进,随时都可以。”

    他的措辞明明字字纯洁,可苏简安就是觉得……他还有更深沉的意思。

    “陆薄言,”她义正言辞,“我以前认为你是个正人君子,特别正经特别君子的那种。”

    陆薄言挑了挑眉梢:“你现在不这么认为了?”

    苏简安“嗤”了声:“我现在发现了,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流|氓!”

    陆薄言勾了勾唇角:“你现在发现还不算迟。”

    话音刚落,他就把苏简安抱了起来。

    “啊!”

    突然失重,苏简安下意识的抱住了陆薄言,他扬起唇角,俨然是十分满意她这反应的样子。

    苏简安才知道自己又无意间取悦了陆薄言,不甘的咬了咬唇,下一秒就被陆薄言放到了床上。

    额……

    她瞪了瞪眼睛,一时不敢确定陆薄言要做什么,只是防备的看着他。

    陆薄言说:“我没打算对你做什么,但你再这样看着我……”

    他的潜台词已经十分明显了,苏简安立刻移开了视线,旋即就感觉陆薄言在她身边躺了下来。

    不出所料,下一秒他修长有力的手就伸了过来,将她纳入怀里。

    这一次,苏简安没有挣扎。

    无论她想出什么方法来逃避陆薄言,陆薄言总有更好的办法轻而易举的就破解她的招数,她明显不是陆薄言的对手。

    既然这样,不如享受他舒适的怀抱。

    想着,苏简安转了个身,在陆薄言怀里调整了个舒舒服服的姿势,闭上眼睛,肆意的享受着那份安心的感觉,不一会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陆薄言低头看着怀里安安分

    分的小怪兽,不自觉的收紧了手上的力道。

    就在一个小时前,穆司爵给他打来电话,告诉他康瑞城这次回来,暂时还没有察觉到他,康瑞城最近也没有什么动静,好像在大费周章的找一个女人,事情已经在道上传开了。

    据说,谁找到了那个女人,康瑞城必定有重赏,所以他的手下都非常卖力。

    “我们要不要查查这个女人是谁?”穆司爵说,“也许能找到康瑞城的软肋。”

    “不用。”他拒绝了,“我们要对付的是康瑞城,不是他的女人。”

    “那算了。还有,”穆司爵笑了笑,“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康瑞城在打我的主意。我最赚钱的生意,他似乎都想要。他几年前就谋划着回来了,我怀疑他可能安插了人在我身边。”

    “查一查最近几年才跟你的手下。”陆薄言说,“卧底总要跟上头的人接头,不可能次次都天衣无缝。”

    “我已经查过了,有意思的是,居然都没什么问题。”穆司爵饶有兴趣的说,“两个可能,我多疑了,再不就是……康瑞城派来的卧底是个角色。”

    如果是后者的话,穆司爵很危险,但是他也更有兴趣了。

    卧底,简单的两个字,但扮演这个角色不但需要强大的心理素质,还需要堪比影帝的演技,以及过人的能力。

    穆司爵自问是非常警觉的人,康瑞城的人潜伏在他身边却没被他发现的话,他就真的要陪这个卧底好好玩玩了。

    抓小喽啰从来就没什么成就感,和高手博弈,慢慢的把他逼上绝路,看着他垂死挣扎,这才叫有趣。

    最后,陆薄言叮嘱穆司爵万事小心,然后就挂了电话,路过苏简安的房间时想看看她睡了没有,却不料她反锁了房门。

    她母亲去世那年,他决定回来看她,重洋和几万公里的距离都没能阻止他,她居然天真到以为一把锁就能拦住他?

    可苏简安这样防备他,他还是没办法生她的气。

    不用多久,康瑞城就会发现他,肯定也会盯上苏简安。

    他不知道这样无忧无虑的日子还能过多久。

    ……

    陆薄言还不知道,康瑞城已经盯上苏简安了。

    老城区,康家老宅。

    入了夜,a市的大多是地方都灯火辉煌,处处一片璀璨,唯有这片老城区,家家户户门前都点起灯笼,连室内透出的灯光都略显昏暗。

    说得好听些,这里显得古色古香,让人心静神清。

    但对复古风没兴趣的人,只会觉得这里阴森恐怖,厚重的木门后仿佛随时会飘出穿着白裙散着黑发的阿飘。

    “康少,”女人娇俏的声音在长长的青石板路上响起,“你怎么住这地方啊?”

    康瑞城开了门就把女人推进去:“你懂个屁,闭上嘴,做你该做的事情。”

    女人察言观色的本事一流,知道再说下去康瑞城就要生气了,乖乖的“哦”了声,主动讨好康瑞城。

    箭已经在弦上的时候,东子突然闯进来,看康瑞城和女人就在院子里,他愣了愣,转身就要走。

    “回来!”康瑞城推开女人,“有消息了吗?”

    东子是他最信任的手下之一,最近被他派去专门找游乐园里给他包扎伤口的那个女人,他来了,就说明有那个女人的消息了。

    他竟然前所未有的着急知道:“查得怎么样了?”

    东子咽了口唾沫:“哥,还是没有消息……”

    “废物!”康瑞城再一次踹翻了那张桌子,“已经半个月了!你们居然找不出一个女人?”

    东子也是憋屈死了,那天康瑞城回来告诉他,他在欢乐世界某餐厅的卫生间碰到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让他去找,挖地三尺也要把那个女人找出来。

    欢乐世界啊,占地两千多亩啊,还是周末,人巨多好么!美女也不少好么!他们怎么找?

    康瑞城发起怒来是很恐怖的,理智告诉东子该闪人了,但回去还是找不着那个女人啊!

    他只得硬着头皮说:“哥,要不你再想想?她总有跟你说话吧,有没有无意间给你透露过什么信息,比如她住在哪儿,职业是什么之类的……这样至少可以帮我们缩小寻找的范围啊。”

    那天问什么苏简安都不说,只说她结婚了,康瑞城现在一想更加烦躁了,恶狠狠的说:“没有,滚出去!”

    东子忙不迭滚了。

    女人坐过来:“康少,不要生气嘛,消消火。”

    她的一举一动确实挺消火的。

    康瑞城却没什么心情,一把将女人推开,女人委委屈屈的要离开,却又被康瑞城拎了回来。

    “啊!”

    他的举动粗暴又无理,可他是康瑞城,被拎得再疼她也只能装出十分享受的样子,笑着讨好他。

    没办法,谁让这个男人刚回来就掌控了a市所有的夜场生意,没人知道他的来头有多大背jing有多深,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惹不起这个男人。

    他的手段,太狠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