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情暖如风似锦 第124章 撒娇求抱抱

时间:2018-01-21作者:唐玉

    陆薄言的唇边逸出一声轻叹,轻轻抱住苏简安,下巴搁到了她削瘦的肩上。

    其实她的肩膀削瘦得没有任何多余的皮肉,根本谈不上舒服,但陆薄言却不由自主的把头埋下去,将自己的重量交给她,紧紧环着她的腰,暂时卸下了肩上的重任。

    很多时候,苏简安是支撑着他、给他力量的人。此刻,他只想把她拥在怀里,真实的感受她的存在。

    “其实我心情也不好。”苏简安的手从背后爬上来抓住陆薄言的肩膀,“你跟我提起你爸爸的时候,我想起了我妈妈。她走得太突然了,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我的生活,我爸爸变成了我和我哥的仇人,没亲身经历过的人,无法想象和亲人反目成仇的感觉有多糟糕。

    “但幸好那场巨变没有毁了我,我知道妈妈在天上最担心的一定是我过得好不好,所以我每天都告诉她,我过得很好,就像她还在我身边一样,有人疼我,有人照顾我,让她放心。”

    陆薄言把苏简安抱得更紧:“简安,不管将来怎么样,只要我还活着,你就不会有任何事。”

    苏简安皱了皱秀气的眉头:“什么叫‘只要你还活着’,你当然要活到变老变不好看,我想看你牙齿掉了的样子,一定会……唔……”

    陆薄言突然吻上她,然后就不是她抱着陆薄言了,而是她被陆薄言不容拒绝的扣在怀里,他温柔却热情的吻排山倒海而来,瞬间就淹没了她。

    他温热的唇齿间还残留着红酒的芬芳,苏简安刚才明明没喝多少,却感觉自己也要醉了,她的身躯慢慢的软到陆薄言怀里,不由自主的回应他的吻。

    他们不是没有接过吻,但这是唯一一次谁都愿意,并且是水到渠成,开始时没有出其不意,开始之后也没有反应不过来,他们互相拥抱,气息交融,似乎可以就这样吻到天荒地老。

    但苏简安还不是很会换气,过了一会她的呼吸就渐渐变得急促,陆薄言深深的吻了她几下,然后松开她。

    这也是第一次绵长的吻结束后,他们没有尴尬,也没有羞涩。

    的灯光从酒柜上洒下来,照得苏简安的桃花眸一片醉人的迷蒙,她浅浅的扬起唇角,端起酒杯在陆薄言面前晃了晃:“喝酒啊。你跟我说过在外面不可以喝,我记得的。但现在我在家,还有你看着我,喝多少都没问题吧?”

    陆薄言眯了眯狭长的眸:“喝多了你不怕我对你做什么?”

    苏简安笑了笑:“如果两个人都醉了的话,其实不可能发生什么的。狗血的八点档都是骗人的!”

    陆薄言叹了口气——还是太天真,和他喝,三杯倒的她居然想把他和醉?

    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某人碰了碰陆薄言的杯子,一口喝下去小半杯,红酒特有的香醇萦绕在唇齿间,她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唇。

    绯红色的小舌尖,湿湿亮亮的,在的灯光下更显暧|昧,陆薄言几乎是慌忙的移开了视线,呷了口酒将那股躁动强压下去。

    苏简安确实三杯倒,很快就头晕了,却努力保持着清醒和陆薄言聊天:“你爸爸一定也希望你可以过得很好,你不要难过……”

    陆薄言摸了摸她的头:“你喝醉了。”

    苏简安“嗯”了声,甩了甩头,眼前的陆薄言突然变得越来越……多。

    “陆薄言……”她伸手去抓他,“唔,好多个你啊。我好像……真的醉了……”

    陆薄言抓住她的手把她扯入怀里:“我送你回房间。”

    苏简安咧开嘴角笑,像一个撒娇的小姑娘一样窝进陆薄言怀里:“我要你抱我上去。”

    她是真的醉了,否则轻易不会这样跟他撒娇。

    陆薄言只好把苏简安抱起来,她却恶作剧似的不停的在他怀里蹭来蹭去,撩得他心痒痒,身上的肌肉绷得越紧。

    最后她坏坏的笑起来,小手的在他的胸口不怀好意的来回抚动,陆薄言终于确定,她是故意的。

    “你再闹试试看。”陆薄言淡淡的提醒她,“我可没醉,如果要对你做什么,你插翅难逃。”

    苏简安瞪大眼睛“呃”了声,瞬间就安分了,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可怜兮兮的:“老公,我错了……”

    也许是因为酒精,她的声音比平时更加娇软,整个人的醉态迷蒙可爱,一双眼睛亮亮的像无辜的小猫,这幅样子比在她在陆薄言怀里蹭还要让陆薄言心痒难耐,他只好加快步伐把她送回房间。

    终于把她放到床上,她却哭了起来,一个劲叫着不要不要。

    “以后就算在家也不能让你喝了!”陆薄言只好蹲在床边安抚苏简安,“别哭,乖乖睡觉,我不会对你做什么。”

    “我不要……不要……”苏简安却像根本没把他的话听进去。

    陆薄言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你不要什么?”

    苏简安突然安静下来,看着他,然后笑了笑:“老公,我不要一个人睡嘛。”

    她其实穿着样式保守的棉睡衣,但这一刻,陆薄

    言眼里的苏简安确实性|感无比,像一只撩|人的小猫,他体|内的那股躁动几乎要战胜他的理智,想要去拥有这个渴望已久的人。

    但最终,残留的理智让他保持了清醒。

    “我在这儿陪你。”他的声音比刚才低沉了不少,“你不是一个人睡,别怕,闭上眼睛,嗯?”

    苏简安委屈的扁了扁嘴:“你为什么不上来陪我一起睡?”

    陆薄言的喉结动了动:“简安……”她知不知道她这等同于邀请?

    “你不喜欢我对不对?”苏简安明显不知道,突然像个任性的小女孩,红了眼睛,“我就知道,你喜欢别人。”

    陆薄言叹了口气,低头吻了吻她的眉心,她终于不哭了,只是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他只能躺到床上jiang苏简安拥入怀里:“我不会喜欢别人。你乖乖睡觉,好不好?”

    苏简安像终于得到美味的糖果的孩子,高高兴兴的抱住陆薄言的腰窝进他怀里,又亲了他一口,声音软软糯糯的几乎要让人陷进去:“老公……”

    陆薄言突然觉得很受用,摸了摸她的头,想收回刚才那句话——偶尔,让苏简安喝上上几小杯也是可以的。

    然而,喝醉后苏简安比他想象中还要能闹。

    她突然又从被窝里爬起来看着他,小鹿一样亮晶晶的眸子在夜里像会发光的黑宝石:“老公,我有东西要给你!”

    陆薄言饶有兴趣:“拿来给我看看。”

    苏简安听话的打开床头柜拿出一个盒子,献宝一样递给陆薄言:“你打开看看,花了我快一个月的工资呢。”

    陆薄言打开盒子,没想到是那条领带,难怪当时问她要不要叫人打包的时候,她说不适合苏亦承。

    原来她觉得适合他。

    苏简安笑嘻嘻的凑下来:“我买完奶茶偷偷上楼去买的。怎么样,你喜欢吗?”

    “喜欢。”陆薄言顺势把她拉下来圈进怀里,亲了亲她的额头,“不早了,快睡。”

    苏简安不停的动:“那你明天戴给我看好不好?”

    “好。”陆薄言只能答应她,“我明天一定用你这条领带。”

    苏简安终于满足的笑了笑,在陆薄言怀里蹭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开开心心的睡着了。

    陆薄言确认她不会再突然爬起来了,想松开她把领带放好,可他才刚有一点动作,她突然紧紧抱住他,嘴里呢喃着:“你不要走……不要……”

    她的声音柔|软似水,流进他的心里浸泡着他的心脏,他第一次觉得应该认命了——他可以抵挡住一切诱|惑,唯独怀里这个人,是他一生的蛊。

    这一夜,两人都是一夜安眠。

    一年多以来苏简安已经养成习惯了,工作日的时候早起,所以她六点多就缓缓的醒了过来,却感觉头重脚轻,脑袋沉甸甸的非常不舒服。

    但是身体好像靠着什么,这个倒是很舒服,鼻端充斥着另她心安的熟悉气息,她觉得她可以一直一直睡下去……

    但又隐隐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

    她闭着眼睛费力的回想,昨天晚上的事情慢慢浮上脑海——她不小心喝醉了,耍赖撒娇要陆薄言抱她回房间,然后……然后……

    猛地倒抽一口,苏简安惊恐的睁开眼睛,整个人清醒过来。

    果然,陆薄言抱着她,而她的手……也紧紧的环着陆薄言的腰。

    懊悔已经没有用了,她只好轻悄悄的先收回手,下一步,不惊醒陆薄言起床。

    但陆薄言是多警觉的人啊,她才刚收回手他就睁开眼睛,笑了笑,十分坦然的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早。”

    苏简安的身体僵硬了一秒,干干一笑:“……早啊。那个,昨天晚上,我……我……其实我以前跟别人喝醉了不会那样的!我只会睡觉!”

    “你是想强调,只有跟我喝醉了你才会耍赖撒娇?”陆薄言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表现不错。”

    “……”苏简安满脸黑线,陆薄言这是什么理解能力啊!怎么感觉……她越描越黑了?

    她还想继续解释清楚,但陆薄言的笑怎么看都别有深意,最终她选择了放弃——陆薄言的思路常人跟不上,说不定他又会理解出什么深奥的意思来,把事情描得更黑。

    “我……我去刷牙了。”

    她翻身|下床,逃一样奔进了浴室。

    陆薄言看着她的背影,勾了勾唇角,也回房间去洗漱了。

    浴室内。

    苏简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起昨天晚上的种种,懊恼抓了抓头发,在心里长长的怒嚎了一声——

    一口一个老公,求陪|睡求抱抱……节操呢!还能捡起来吗?

    以后再也不和陆薄言喝酒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