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情暖如风似锦 第74章 你吃醋吃饱了?

时间:2018-01-21作者:唐玉

    听到这话,江少恺被吓得差点从病床上跌下来。

    苏简安这小祖宗平时明明那么灵活聪明,可为什么一碰上感情的事她的脑子就钝了呢?

    陆薄言既然跟着她来了,有可能留她和他独处吗?

    真是图样图森破!

    苏简安居然还叫陆薄言回去?靠,这是坑掉他空调wifi西瓜一应俱全的豪华病房的节奏好吗?

    “咳!”为了保住豪华病房,江少恺决定下逐客令,“简安,工作上的事情等我上班了再说,那些疑案疑了这么多年,我们一时间解决不完。我下午有一堆的检查要做,你就放过我吧。”

    正巧,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年轻女孩在这时推门进来:“江先生,你应该……”

    “我该去做检查了是吧?”江少恺立马把话接过来,“行,我们现在马上就去。”

    能应聘进这家医院的护士,除了专业知识过硬之外,反应能力也是一流的,她不露痕迹的上来扶住江少恺:“刘医生已经准备好了,这次检查过没什么问题的话,你就可以出院了……”

    江少恺和护士的声音越来越远,苏简安估摸着江少恺一时半会回不来了,站起来和陆薄言说:“那我们先回去吧。”

    说完她才察觉,陆薄言神色有些阴沉,他兀自转身离开了病房,步伐迈得大且毫不犹豫,她被他头也不回的甩在病房里。

    以往,他应该是一把拉起她的手,带着她一起走的。

    苏简安紧了紧左手,莫名的有些失落,迈步出去追陆薄言,他已经在电梯里了,而电梯门正在缓缓阖上。

    “等等我!”

    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去,可电梯门之间的缝隙越来越小,陆薄言丝毫没有等她的意思,挺拔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她的视线内。

    他这是什么意思?

    苏简安停在电梯门前的三四米处,望着即将要严丝合缝的电梯门,突然一阵委屈。

    就在她要认定陆薄言是真的不管她了的时候,电梯门突然打开了,陆薄言的手按在开门键上,对她发号施令:“进来!”

    她慢吞吞地走进去,陆薄言这才松开按键,电梯缓缓下降。

    一直到出了电梯,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陆薄言迈着长腿走在前面,苏简安起先小跑着跟在他身后,但跑着跑着她的脾气也上来了,任性的维持自己的脚步频率,两个人很快就拉了很长的一段距离。

    陆薄言拉开副驾座的车门才发现苏简安还在后面的十几米处,慢吞吞的走着,偏着头不愿意他。

    “快点。”他蹙着眉命令。

    苏简安在这种时候又变得分外听话,乖乖加快步伐,钻进副驾座,“砰”一声用力地把车门关上。

    陆薄言一言不发的发动车子,one77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着丁亚山庄开去。

    车窗外的光景都变成了笔直的流线急速倒退,苏简安看了一会觉得头晕,不舒服的闭上眼睛缩在角落里休息,感觉到车速渐渐变慢了。

    她相信陆薄言是刻意放慢的。

    别扭!

    回到家,陆薄言比苏简安先一步下车,苏简安冲下去冲着他的背影喊:“站住!”

    她小跑到他的跟前拦住他,盯着他的眼睛:“你是不是生气了?”

    陆薄言别开目光:“没有。”

    说完他就要绕开苏简安回去,苏简安张开双手拦住他:“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话?”

    她和陆薄言一起生活了三个月,就算还不了解他,但至少能从他这副神色里看出他不高兴了。

    陆薄言勾了勾唇角,看不出是戏谑还是真的微笑:“你不是有事要跟江少恺讨论,让我走吗?还顾得上跟我说话?”

    苏简安愣了一下,陆薄言已经绕过她往屋内走去。

    她沉吟了良久,反复确认后,终于敢肯定什么。

    笑了笑,拔腿去追着陆薄言上了二楼。

    眼看着他就要关上房门,苏简安忙忙从门缝里伸了只手进去挡住他,他终究是不忍心夹她的手,冷冷地看着她:“有事?”

    苏简安指了指他,一脸认真的说:“你有事!”

    陆薄言反而笑了:“那你说说,我有什么事。”

    “你吃醋了。”苏简安盯着他的眼睛,语气却像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般随意。

    陆薄言眯了眯眼,深邃好看的双眸沉下去,苏简安有些心惊,但坚决不后退:“我和江少恺只是有工作上的事情要说,让你回来……还不是因为你很忙。让你在那儿看着我和江少恺说话,你会更生气吧?”

    陆薄言勾了勾唇角:“我不会生气。我只会,把江少恺从病房里扔出去!”

    苏简安感觉后脊背一凉,缩了缩肩膀:“总之我和江少恺没什么。我们要是能有什么的话,我

    就不会和你结婚了。”

    那股正在逐渐消散的阴沉,倏地又重新凝聚回陆薄言的脸上。

    “嘭”的一声,实木门重重地关上,把门外的苏简安都震了一震,陆薄言的身影消失在门后。

    “莫名其妙!”苏简安不满的嘟囔,“早知道不跟你解释了。”

    她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想想却还是径直下了楼,徐伯迎上来说:“少夫人,午餐已经准备好了。”

    “做好的你们吃吧。”苏简安挽起袖子,“今天的午饭我来做。对了,徐伯,陆薄言他……喜欢吃什么?”

    徐伯笑了笑:“少爷他不吃芹菜和香菜,其他的他都不挑剔。”

    “谢谢。”

    苏简安溜进厨房,利落的捣鼓了几个菜出来,却还是不见陆薄言的身影。

    “少爷可能在睡觉。”徐伯说,“少夫人,不如你上去叫他?我们不敢打扰他,可再不下来,午饭时间就要过了。”

    陆薄言不高兴的样子确实挺吓人的,不过苏简安刚才已经被他吓过了,也不怕,点点头就跑上楼了。

    他的房门依旧紧闭着,苏简安敲了两下:“陆薄言。”

    “……”没反应。

    再敲了两下:“陆薄言?”

    又敲了好几次陆薄言都没反应,苏简安突然想起来他的胃病。

    他没有按时吃饭,是不是又犯病了?

    光是想起他生病的样子苏简安都觉得心慌,去找徐伯拿了他房间的钥匙,打开房门,他果然躺在床上。

    “陆薄言!”

    她冲过去,陆薄言修长的手臂覆在额头上,却仍然掩饰不了他蹙着的眉头。

    “陆薄言,你是不是不舒服?”她摇了摇陆薄言,“哪里不舒服?是不是胃又痛了。”

    陆薄言的眉蹙得更深,苏简安以为自己猜中了,也更加的紧张,刚说要送他去医院,陆薄言的手突然环住了她的后颈,把她往床上拖。

    最终她只是跪在床边,上半身趴在陆薄言的身上,几乎能感受到他胸膛深处的心跳。

    “闭嘴!”他的声音里满是不悦,“你吵死了。”

    苏简安执着在最初的问题上:“你是不是不舒服?”

    陆薄言睁开眼睛,小怪兽已经急得眼睛都雾蒙蒙的了,晶亮的眸子急切的看着他,他叹了口气:“我没事,刚才只是在睡觉。”

    苏简安愣了愣:“所以,是我把你吵醒了吗?”

    “不然是谁?”

    苏简安囧了囧,拿开陆薄言压在她后颈上的手:“那个,你当我没出现过好了……”

    说完她就想遁走。

    陆薄言怎么可能放她离开,一把将人拉回来:“你叫我干什么?”

    “吃饭啊。”苏简安说,“我做了大盘鸡和清蒸鱼,你要不要起来吃?”

    陆薄言端详了一下苏简安,想着她的主动示好是不是认错,苏简安却以为他在犹豫,撇了撇嘴角:“不吃算了,我下去吃。哎对了,你是吃醋吃饱了吗?”

    不出所料,陆薄言的目光迅速沉了下去,苏简安暗叫不好,刚要逃跑,陆薄言已经把她拖上床压在了身下。

    她瞪大眼睛,挣扎:“陆薄言,放开我!”

    手打在他宽阔的肩膀上,可明显对他没有丝毫影响。

    “刚才在医院,你说不行。现在在家里,我为什么还要放开你?”

    苏简安挣扎:“不行,我们……”

    陆薄言知道她要说什么,无非就是他们不是真夫妻之类,这已经是老生常谈了,他没有兴趣再听。

    堵住她的嘴巴,是最明智的选择。

    他吻得比在医院的时候还要放肆,一贴上她的双唇就撬开她的牙关,纠缠着她的舌尖,苏简安知道自己是挣不开他了,狠下心要咬他,可是还没下口,他阴恻恻的声音就已经传来:“你敢咬我试试!”

    苏简安看着他危险的目光,默默地打消了咬人的念头,怒斥:“登徒子!”

    陆薄言勾了勾唇角:“怪你啊。”

    不等苏简安明白过来他这句的意思,他已经再度攫住她的双唇,肆意的索取吮吸。

    狂热的吻像翻涌的浪潮要把苏简安卷进去,她所有的推拒和挣扎都像打在棉花上,换来的只是他更具侵略性的动作。

    直到她气喘吁吁,陆薄言才松开苏简安的双唇,人却还是压在她的身上。

    “我确实吃醋了。”他似笑非笑,“但我希望你下次不要用醋喂饱我。”

    苏简安没好气的问:“那我要用什么喂你?”

    “当然是用——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