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穿书之农女归来 第39章:衣衫褴褛的病秧子

时间:2018-02-25作者:红茶

    穆施柔立刻放下推车,快步的往前面走去。

    面前站着的是个女人,颧骨高眼睛虽然带着笑意却没有半分的和善。身后还跟着好几个健壮的男人。

    “娘……”穆施柔过来,直接跑到她娘身边。环顾了一下没看见姐姐也没有人受伤,心下稍安:“怎么了?”

    钟氏看了一眼小女儿道:“早上你哥哥救得那个人是他们家的逃奴。现在他们要带回去。”钟氏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她虽家道贫穷但子女也没过过这样的日子。以前只说为奴作婢的若是碰见不和善的人家会惨遭打骂。如今亲眼看见了心里无比的震惊。

    “他是你们家的逃奴?何意证明?”穆施柔对着那妇人,丝毫不惧。

    这妇人听到这话就笑了:“小娘子有所不知,我在西城里做的就是牙行买卖。你去打听打听就知道了,我们正经的生意可不做那等抢人的事儿,既说是就一定不假。”这妇人调了这么多年的人,身上带着一种积威,寻常的人看着她都会怵几分。偏她这孩子说话还利落的很,这要是带回去,好好培养,说不定也是大户人家得力的好丫头!再一看模样也上佳,越发中意。

    “他衣衫褴褛,倒不像是你们的人。”穆施柔这话不假,最初看见只当是寻常的小乞丐呢。

    “那是因为他已逃走多日,我们也是才得了信儿找到的。这人不是什么等闲之辈!还是归还于我吧!”

    “他已进的气儿多出的气儿少,你们再这样带回去恐他难以活命。”穆施柔皱着眉头!她只想要带着爹娘过好日子。没有半分旁的心思。可今儿突然眼见这人倒在他家门口,也不知是逃了多久在把他推入那虎狼之地心中不是滋味。

    “那也是他的命,还是莫要阻拦!若是人人都这般不守规矩,想跑就跑哪儿还了得?”这妇人好言好语的商量。但也渐渐的没了耐心。“这可是我花了银子买来的!这人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你们莫非是想要跟我抢人不成。”

    “你这娘子说的好没道理,我娘看他可怜,想要给他一条活路而已。”

    那妇人听到这话反倒是笑了起来:“你家娘子心善,这也使得。这孩子我花了五百文买来的!这些日子也废了我不少功夫。只要把我这窟窿堵上就行。八百文。这人就归你了,连着身契一并给了你。”

    “八百文……”大伙儿都倒抽一口冷气。他还是个半大的孩子,浑身是伤,能不能活下来都是未知数,八百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在场的帮工的妇人也没有几个能主事儿的,把目光都看向了钟氏。

    钟氏的脸色微白。要是见死不救,她的良心过意不去!要是花银子买了他的命,又拿不出那么多钱。一时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下意识的把目光看了下穆施柔。她已经习惯家里要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就依靠这个小女儿。

    穆施柔犹豫了一下,看着母亲期盼的眼神点了点头。

    钟氏道:“好,我去给你取银子去!”

    钟氏所有的银子加起来也才三百七十文,好在今儿刚收摊。钱袋子还是满的。穆施柔把剩余的四百七十文数了出来,一并的交给了钟氏。

    钟氏直接把人买下来!

    那妇人也豪爽,直接把身契给了钟氏!这才带着一干奴仆浩浩荡荡的回去了。

    经这事儿一闹,心情也沉重了不少!穆施柔原也不信鬼神之说。可是自己就是个现成的例子,自占了这么大的一个机缘!碰见该救,就当做点善事。

    钟氏是把人买下来了,可是空荡荡的荷包,外面还有五个等着日结的妇人呢。刚救人那一点点的满足又被没钱的恐慌给吞噬!

    “银子没了还可以再赚。”穆施柔在旁边小声的安慰着。

    “是!”钟氏扬起笑容:“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们往后遇见这种事情也不该袖手旁观。当年我爹要不是在大雪中救了徐爷爷一家。也就没有采薇的这一桩良缘。”

    “娘……”三姐穆采薇有些不好意思。

    穆施柔收摊之后。有帮工的人帮忙。她们轻省了徐多。穆施柔这才看到躺在娘亲放里的瘦弱的男孩子。他的脸去了血污透出了几分模样。倒是少有的俊俏。睫毛很长这会儿微微的在颤抖!

    穆施柔伸手摸了下他的额头:“好烫。”

    “发烧了。”

    “娘!我跟哥哥去把他送到大夫那里。”

    “快去,这发烧可不能拖。省的烧坏了脑子。”

    “好。”穆施柔抓起钱袋子就走,哥哥穆千源把他放在小推车上。两个人火速去到药房。那黄士陵大夫正坐在柜台前写方子。看着穆施柔来了。道:“你爹娘的病情怎么样?”

    “托福,见好!”穆施柔有些急切:“麻烦大夫给看一下这个小哥哥。他一直在发烧!”

    黄士陵之前没看见,听她这么说赶紧出来了。他跟穆千源两个人合力把这男孩放在诊室里,摸了一下脉,翻了翻他的眼皮。

    “这发热乃是外伤所致,又被邪风所侵,亏得送来的早。不然怕是性命堪虞,这样我先用银针灸他几个穴位!然后外伤还要统统再次上药。他的年纪小又有些先天不足的症状,需的用好药才可以拔出病灶!”黄士陵大夫虽然看着面软,但这医术却很厉害,从不说那些虚假的事情。

    “多少钱。”

    “少不得要七八两银子!”

    “啊……”穆千源惊到了。这些天统统赚的都没有一两银子。

    “大夫,我这有三百文钱!你先拿着。剩下的我会想办法慢慢的筹措。”穆施柔说着。

    “也好!”黄士陵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么棘手的病症了:“病人现在还虚弱。不要经常挪动他了。就把人放在这里吧。有药童来照顾他。”

    “多谢您了。”

    黄士陵大夫笑了笑,对躺在病床上还在发的高热的男孩道:“既已经醒了,就别装睡了!”

    穆千源跟穆施柔一同看过去。

    病床上那男孩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其实只是短暂的眩晕,从进了穆家之后就清醒过来却不知身处何地!强忍着疼痛。任凭钟氏给换了衣服上了药。知道他是命好去了好人家了!

    心里一松就睡了过去。中午牙行的人竟找了过来。他知道那些人的手段要是落到他们的手里那绝对是生不如死,却没想到这家竟愿意出钱把他买下。还让他们带他去看大夫。

    刚刚大夫说的话也一句不留的听全了,大夫说要救治他少不得要六七两呢。寻常城里的人两年的花销。

    没想到一个脆爽的女子竟毫不犹豫的给应下来了。

    刚睁开眼就朝着声音那边看过去!

    一眼就看中的漂亮眼睛又大的穆施柔。虽然是粗布衣裳,却很干净。头发扎起两个发包,越发衬的可爱!她的脸上肉嘟嘟的还有几分婴儿肥。真想过去一把捏捏她的脸!

    穆施柔见那人看他。道:“你好好的休息,不要多想。明儿我还来看你。”

    他的眼睛都没眨,就直直的看着他!

    穆千源道:“大夫我们还有别的事儿。这人就拜托给你了!”

    “恩恩。”黄士陵见他这浑身的伤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他们走后,对病床上这个男孩道:“你算是命好!寻常人才不爱弄这麻烦事儿呢。对了你身体里中了一种毒,你知道吗?”

    这男孩听到这话,身体猛然一震。不可置信的看向那大夫。

    “还真的有几分意思。”黄士陵说完。掀起帘子出去了。过了好久一个端着一碗苦药的小童进来:“喝药了!”

    把这人扶起来。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以迅雷之势把这一碗药灌了进去。显然这下童对灌药很有一手,也亏得他这般干净利落。那苦汤药弄的整个舌头到嗓子眼里都是森森的苦气,这辈子就没喝过这么难喝的药,要是一口一口的。估计绝喝不下去!

    这男孩的脸色就苦成了抹布色。

    “良药苦口,你以后就晓得这其中的好处了。”小童收好碗,也出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药开始起了作用。没一会儿他的眼皮就长了。屋子里暖暖的,不用担心被抓回去,竟睡的分外踏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