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穿书之农女归来 第20章:徐家人

时间:2018-01-21作者:红茶

    说起来老爷子喜欢穆施柔这个小丫头倒也是情有可原的。他这一辈子一口气生了三个儿子,三个儿子娶妻之后又一直生孙子。都说他家是有福气之人。左邻右舍都要他们家孩子小时候的包布!

    但这家孙子太多了这,反倒是不稀罕!就盼着能有一个伶俐的小丫头。结果猛然看见了穆施柔,本来就是惯会讨人喜欢的。再加上曲意逢迎自是让人疼到心坎上了!

    哄的徐老高兴的很。

    “你们这次来是来做什么的?不妨直说吧!”徐老高兴之后,就想要回归正题了,连儿媳妇都看出这小丫头有事相求,他一个都快成精的老人自然也看的出来。

    穆施柔鼓励的看了一眼刚刚一直在旁边充当背景板的爹。

    这种大事儿自然要他说才好,他好歹是长辈。这话好开口,也免得穆施柔小小年纪,说起来这话不显尊重!

    “是这样的,我家大丫头今年十五了,也到了成婚的年纪就想……亲上加亲……”一句话说的磕磕绊绊的。

    徐老高兴是高兴但也不至于几句话被人哄了去。

    常言道,一家有女千家求,好好的闺女要上赶着别人家,总是透着点阴谋诡计的样子!

    见他不说话,穆大海的脸色臊的通红。

    穆施柔心里一横,索性率先开了口:“我三姐人长得漂亮,心也善良,村里没有不夸的,谁料被那起小人盯上了,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他们既已做的这种事儿。怎么还有脸让别人保密?”随后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口。

    已出嫁的姐姐因为被休想要拉着妹妹过去助威,到时候姐妹俩共侍一夫。这种事儿姐姐是不愿的。宁可一头碰死。

    如今求着别人娶,是没法子的事儿!总不能眼睁睁让别人跳火坑去吧。

    “混账!他们家人怎么敢这么欺辱钟娘……我竟不知……我竟不知……叫我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外祖?”徐老气的满脸怒容:“这事儿我知道了。我家老大家的小三还未曾婚配!既你娘是这么安排的,这事儿就订下了。”说完直接唤她娘进来。

    进来的老大媳妇老实的妇人。

    徐老把话一说,那妇人最初只有简单的讶异?惊诧过随后点了点头:“全凭爹做主!”

    她这大房足足有五个儿子,老大和老二都成婚了,小三也快到了适龄,但是没人说亲,乡里乡亲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他家的儿子太多。再大的家业也不够分。再说成亲之后妯娌也多!难免有些磕磕绊绊的。这家里就不缺小辈的。别人家生个孩子当宝贝似得,他家孩子太多,却不稀罕,一来二去的,就耽误到现在!

    这几日正有些犯愁,没成想刚打瞌睡就有人上赶着给递枕头。

    若是真能成,倒不在乎许多了!

    别人家谁要是娶了乡下妇人,多多少少都有些抬不起头来,只觉丢了面子。但她却不在乎,自家的事儿也够多了。再说她这公爹可厉害着。自小给人走脚,走南闯北的,见的人多!在这一代很有声望。他觉得不错的人定错不了。

    “这是我姐姐在家绣的小东西,如今也没旁的东西。就这个给婶子吧。”穆施柔说着。

    “呀,好鲜亮的绣活儿!”大房媳妇笑说着。对公爹的保媒是一千个,一万个愿意!

    单这一手,许多县城里的姑娘也不如。

    闻讯赶来的二房家的媳妇,听消息也有些不爽。他家的老大也快到成亲的年纪了。怎的公爹就只顾大房忘了他们不成?

    既事儿已经谈成。穆施柔还要回家去交代好多事儿。不想在这边逗留。

    “下次进城多来这转转。”徐老有些舍不得穆施柔走。

    他的这些子孙们,儿媳一个个都规矩老实,剩下都是一个个淘小子,没个贴心的小丫头,今儿看见穆施柔,既是故友子孙又是个讨人喜欢的女孩子,越看越喜欢。

    “嗯,一定。”

    离了徐家,穆大海一直吊着的一口气,这才长舒了下来。

    “还是你厉害,刚刚我进去着都快要吓死了。”穆大海也理亏,当时说好入赘的,结果老丈人死后,他娘不依不饶,要死要活的。没办法改了名字。如今见到钟氏娘家人难免有些抬不起头来!

    等穆施柔回了出租的小院。

    “我们收拾收拾回去吧。二姐回来了,他们那一房幺蛾子多。说不定早就背地里琢磨什么不好的事儿了。咱们早早回去吧!免得娘跟姐姐日夜都要生活在恐惧之中!”穆施柔有些着急。

    哥哥穆千源道:“这摊儿怎么办?”

    他也着急回去,但这摊儿却放不下,每天这么多银子,简直就是生蛋的母鸡。

    穆施柔原本有一些,刚刚随礼又花出去不少。还想要买房子。给姐姐准备嫁妆看,这些都是钱!她是最缺钱的一个,但眼下却没有别的办法。

    只好道:“先回去。”

    “恩!”

    三个人忙活了一会儿,就着骨头汤,下了一点面条。虽说不是什么精米细粮,但也足够劲道嫩滑,一大碗汤呼噜噜的三个人都吃不少。

    穆施柔这几日无论是接人待事儿,还是手艺办法,俨然已经越过爹爹和哥哥成为一家的主心骨。

    哥哥自小就宠爱妹妹对此半点疑虑和障碍都没有,爹爹也是从小听人话的。早就习惯了。

    穆施柔找了个车把式,这个点要去她们村已经偏晚了!牛把式不愿意这么晚出活儿!穷乡僻壤的。要是真碰见那起为非作歹穷疯的人,再把自己害了。这牛可是个宝贝疙瘩!一个大黄牛少不得要好几千文,自是不愿!

    任凭穆施柔好说歹说,就不愿意。最后按照包车的价走,再另给三十文的答谢费!

    牛把式这才愿意。

    听的哥哥穆千源都跟着肉疼,这得卖多少碗小馄钝才能赚到三十文啊。别看赚到的银子不少,但费的功夫也足,妹妹熬汤需得盯着,在灶火前烟熏火燎的,要好几个时辰!揉面,擀皮,包馅儿,哪个工序都不是什么省心的。他出这一趟货而都快赶上平日出四五趟的散活儿了。

    穆施柔一心急着回去!

    一路上还细细的跟他爹对说辞!

    泥土的路不太平,颠簸着,心也跟着忐忑。

    一直到了深夜,穆施柔他们才跟着回了家。这几日二房闭门不见人。上房那几个对他们也不关系,一直到现在他们还一直以为穆施柔在家呢。

    回了家,牛把式拿到钱之后甩甩鞭子就回去了。半夜路黑。赶夜路尤其要更加小心才是!

    “娘,我跟爹回来了。”轻轻的敲门。

    声音不大但是他们在屋内听的真真切切。

    穆采薇立刻开了门,看见真是出去做工的爹爹。一时间有些高兴。他们顶着夜晚的寒风,一身的冷气!先个要进屋里暖和几分。可进了屋子里却也比外头好不了多少。

    “钟娘!”他爹看着在床上病怏怏的发妻。心里有些难受。

    钟氏几次想怨恨于他,到两个人是少年夫妻,也曾有过柔情小意,钟氏进门三年未怀孕,顾氏那边叫嚣着要把她休了。一向听娘亲话的穆大海第一次顶撞了自己的亲娘。

    顾氏那人掌握着全家的银子,自那之后这一房也越发叫他们不喜。

    如今一颗尘封已久的心还是火热的。

    “钟娘,我们已跟徐家谈好了,过几日他就来下聘。”穆大海说着。

    “真的吗?”钟娘眼睛一亮!

    ……

    徐家,徐广三今儿出去混玩了一天,回来全家都在上房,一家人正吃饭其乐融融!这景也是难见,他们家吃饭跟摆流水席似得,要摆三桌才能放下。这将来要成亲了生几个小娃娃还不知这屋里能不能放得下呢?

    他正在胡思乱想,走进屋的时候。全场顿时安静了下来。爹娘爷奶竟然都看着他。

    顿时心里咯噔了一下,整个小脸都紧张了起来。难不成是前几天闯祸的事儿被家里人知道了?

    徐广三惊疑不定。

    “小三,今天爷爷给你定了一门亲事。成亲之后你就是大人了。可不能再像现在这样混闹了!”娘亲温柔的说着让他惊恐的话。

    “什么?”感觉听错了似得。

    “看看,小三这都欢喜傻了。”三婶儿最是快言快语的说着。

    “我还小!”他才不愿意成什么劳什子亲呢。成亲之后哪儿还有现在这么自在。

    “休浑说,你爷爷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爹都满地走了。”娘亲笑着说。

    徐广三顿时道:“是哪家姑娘?”该不会是西街的宋家闺女吧?那女子甚是彪悍从小就欺负他,然后四处告状!被爹娘一顿好打之后居然还来找自己玩。自是不愿意!躲了出去,不知是谁浑说说宋家姑娘喜欢他。这可把他吓坏了。连续几日做噩梦都是迎娶宋家姑娘的事儿。

    “是穆家姑娘!”说完当着众人的面给了他一个精心刺绣的香囊。

    几个成亲的哥嫂在哪儿起哄。

    他像是接到一个烫手的山芋似得慌乱的想往外面丢过去,但那柔软的触感和鼻子尖萦绕陌生却让人舒服的香味,却舍不得他这样粗鲁,他在家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霸王破天荒的脸红了。那着香囊几乎是落荒而逃!

    回到房间里看着那个被自己揉捏的不成样子的小香囊,只觉脸上的温度越来越高了。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陌生了!

    大伙儿刚吃完饭,他就钻进爷奶的屋子里。

    奶奶就着微弱的柴油灯,正在补衣裳呢。

    “爷……我不想娶!”他半撒娇的说着。他自己还没长大,才不愿意身后跟个女人四处管着她,然后一群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小豆丁粘着他。

    “这事儿由不得你,定是我这些日子对你们又松懈了许多。婚姻大事岂可儿戏。哪儿有你这么混的。今天听说还跟别人闯祸呢。你都多大了。我像你这个年纪,都出去上工了!你可倒好,还拿自己当娇儿呢?”徐老怒斥着。

    “小三也没说什么,哪儿就惹得你这么一大堆的话?”奶奶最疼小三。今儿道:“也不能因为你那个旧友就该把小三的幸福搭进去吧!”

    徐广三听的云里雾里杂。忙到:“奶奶,什么旧友,怎么了?”

    爷爷瞪了奶奶一眼,仿佛在怒斥她多嘴。但既已经问到了,许多事儿也不好隐瞒,只好原原本本的跟他说了一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