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穿书之农女归来 第5章:不是一个人的战斗

时间:2018-01-21作者:红茶

    “你这孩子真的长大了。”钟氏满是欣慰,眼睛里却多了几分泪花。她早就知道她的孩子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辈!穆施柔出生的时候是早产。也就像是小猫那么大,稳婆断定的说她活不下来了!那会儿她跟婆婆顾氏就已经势如水火。家里的银子都没了,眼看着她哭声一声比一声弱,心如刀绞,最后被婆婆抱走。

    自那之后她的孩子就被养在顾氏的身边!

    孩子才两三岁的时候总是从主屋跑回来,粉雕玉器的小孩子仰着小脑袋,眼泪就含在眼圈里问她为什么哥哥和姐姐能养在娘的身边,她不行?

    真是哭的说不出话来!

    再后来!她的孩子不再跟她亲厚,看着她的眼神也带着几分冰冷,说话多有几分刻薄!她却始终觉得愧对了孩子。还告诉自家孩子们都要跟她好一点。不然她就太可怜了,这些年心里一直苦,就盼着有一天她长大会理解她的苦心,如今见她懂事了,钟氏却有种强烈想哭的心情。

    “娘别哭了。”穆施柔抓着娘的手。柔声的说着。眼睛却看着三姐:“怎么不给娘找个大夫?”

    “家里哪里有银子?”三姐苦笑的说着。爹赚的上工钱都交给爷奶。家里全靠娘这些年一点点体己钱活着,但这一大家子人。样样都要花钱,那一点点的银子都是有数的。哪儿经得住?

    穆施柔本还以为故事好歹是要脸的!却没想到她竟真的连脸面都不要。真要把儿媳妇病死在家中!

    “行了!这事儿我来想办法。”穆施柔小声的说着。用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娘,好像是有点发烧,你看看。”

    却被一双枯槁的手给抓住!那手很粗糙,而且十分用力。捏的她甚至还有些疼。

    钟氏挣扎道:“我这也是老毛病了,无非就是熬着时辰罢了。那老瘟婆想靠到我死了。好对你们下手,娘不会这么简单的让他得逞的。“

    “恩。”

    她刚要走,却被叫住。

    “小柔!”

    “恩?”

    “下次你没事儿的时候可以来看看我吗?”钟氏的眼睛里带着一丝丝的渴望。

    “恩!”

    钟氏终于笑了。

    穆施柔心中有浓浓愧疚的心情。

    不一会儿就听见门响。进来的竟是大哥穆千源。他看见素日冷脸的小妹有些意外:“你咋来了?”刚说出口就察觉自己说错话了。立刻讪讪道:“挺好,来的挺好!”

    穆千源刚挑水劈柴回来,一身的汗。粗布的衣裳也掩饰不住他精壮的身材。跟小叔的穿着比起来天上地下的,就好像是是下人似得。

    穆千源虽然跟小妹说话不多,但却一直关心着妹妹。若是有谁欺负了她,一定会帮忙打回去的。这一来二去的,穆施柔在村里的人缘越发的不好。

    哥哥是个好人。但是不知道有什么方式来保护妹妹。后来妹妹受到朱进财家暴的时候。只有哥哥把那人渣狠狠的揍一顿,朱进财才消停了很多。

    这会儿看见哥哥,也才十四的年纪,浑身精壮有力。看见穆施柔一脸憨笑,还抓了抓头发!

    “哥,你出来,帮我个忙。”

    穆千源受宠若惊的抬起头。没想到小妹居然管他叫哥了,嘴角裂开一个开心的笑意:“行!”连是什么都不问问就跟着妹妹出来了。

    穆施柔定定的看着他道:“你带我进城!”

    “进城?做什么?”穆千源一头雾水。

    穆施柔回头看了一眼:“娘的病这么长时间都没好,定是本地大夫的医术不行。我们进城去问问,说不定娘这就是小毛病呢!”这话全是托词,一方面是在村里做事情太不方便,一方面想进城去看看有没有别的活路。若在这个家里死靠着,怕真的会一日不如一日。

    “对对对!早就该看看大夫的。”大哥穆千源有些激动,娘这病就是拖的。如今小妹肯说这话。他又是激动又是羞愧。怪不得娘总说小妹无论是从模样还是脾气是最像她的!虽然人小,却比别人更有主意。

    “那咱们现在就走吧。”如此大哥反倒是比她还着急。

    之前生怕他多疑误会,还准备了许多说辞。如此竟一点也用不上。

    她嘴角忍不住轻笑一下,头脑单纯也没什么不好的。

    村里进县城有牛车,两文钱一个人。要走上两个多时辰,现在正好是早上怕是赶不回来吃午饭了。穆施柔从自己屋子里拿了这些年存的零用钱!

    一共三百多文,一直放在床底下,卓雪菲也知道。到后来还遇到一次失窃的事儿多半就是跟她有关系,三百文在整个村里来说可是头一份儿。

    往常有只有过年的时候长辈能给个一文两文的当压岁钱。

    买点糖葫芦甜甜嘴就没有了。

    顾氏给穆施柔银子的时候确实大方。她对儿媳妇钟氏不好,村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到底还要几分脸面,所以就只能养在身边的小孙女很好。来粉饰一下太平。

    这才让她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三百文的巨款。

    要是按照穆施柔保守的性子,估计要留下来一半,钱要分开放,防止出现什么意外,但这次穆施柔却全带了,要是不拿走也会白白便宜了卓雪菲。

    穆施柔跟哥哥穆千源俩人上了牛车,车夫又略等了等,见没什么人。也就急忙赶着牛车出发了,虽然去的时候人少,但回来能赶上一拨人,省的空车了。

    穆千源从出生到现在连个远门都没出过,如今上了牛车有些激动:“小妹,听说县城里可大了,东西可多了。”

    “恩。”

    穆千源一下来了责任心:“一会儿你跟着我。可别让拐子给拐走了。听说县城里乱。”他严肃的说着。

    “行!”

    “也不知道,一会儿会不会看见爹。他正在县城里给人做活儿呢。要是能看见他就好了!”穆千源有些低落。

    “要不,一会儿咱们去找找。”

    “恩!”穆千源重重的点了点头。

    牛车晃晃荡荡的往前走。硬板的车上不是很舒适。她正闭着眼睛思考。

    眼下娘的病是最重要的,然后分家,这样三姐的婚事就能自己做主了。娘从小跟着外公走南闯北的有见识,再加上她还揣着一堆发家致富的点子呢。不怕日子过不好!

    大哥如今也大了也能挺得起门户!

    只是爹……

    她睁开眼睛皱起了眉头,对这个爹的心情变得很复杂。看书的时候恨死这个窝囊的男人了,要不是他一直愚孝,也不至于让子女,媳妇过的那么惨。

    可奶奶顾氏做的事情,偏偏每次都避开他。他并不知情。

    无非就是知道他的性子,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进了县城里跟自家小村子果然不同,哥哥穆千源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来呢,一张脸上全是不安。

    相比之下小妹穆施柔反倒是镇定多了。

    下车牛车穆施柔道:“你知道爹爹在哪儿里么?”

    “以前听娘说过,说给徐秀才家里盖房子。”穆千源之前听了这么一耳朵,有些懊恼,早知道多问问好了,这人生地不熟的,想要找人谈何容易?

    偏偏还带着妹妹。

    他当哥哥的责任感油然而生,不是他自夸,妹妹从小就是挑爹娘优点长的,从小就是个漂亮小姑娘,村里没人能比的上她的!这样好看的小姑娘自然要盯得紧一些。

    环顾了下四周,看上谁都像是不怀好意似得!

    穆施柔拉着他的手:“哥,你拉着我的手不能乱跑。”

    穆千源的手上牵着一个软乎乎的小手,只觉心里都化了。他做惯农活的!仿佛稍微一用力就能把她捏痛似得,这会儿完全使不上力气!

    脸上带着些当哥哥的自豪!

    从小他还是光屁股小孩的时候,就总去偷偷看妹妹。小孩子一天一个样子,漂亮的就像是年画中的小娃娃。

    虽跟他们不太亲厚!却始终记得娘的那句话,不管怎么样那是他妹妹。

    没成想有朝一日能带着妹妹去逛街。

    “冰糖葫芦,又甜又脆的冰糖葫芦!”

    “拨浪鼓拉,一文钱一个!”

    “卖芋头!又甜又糯的芋头!”

    市场上叫卖声络绎不绝!

    穆千源只觉得眼睛都没处使了,看啥都觉得新鲜,虽他今年已经十三,但骨子里还是个孩子呢。

    看见旁边小孩子央求自家爹娘卖冰糖葫芦,他生咽了一下口水瑟缩了几分。

    “等过几日招工了,我也进城去打工。银子给娘收着,让娘给你买冰糖葫芦。”那一串又大又红的果子裹着一层亮晶晶的冰糖,看着都口舌生津!

    “你想吃吗?”

    卖冰糖葫芦的感觉到了这边特别渴望的眼神!立刻回神道:“小孩,吃糖葫芦不!酸甜脆,保管你吃了这回想下回!”

    穆千源意动:“多少钱一串?”

    “两文!”

    “这么贵!”穆千源脱口而出:“在我们那够买一小块肉了,熬了汤一家人能喝上一整天。”

    买冰糖葫芦的看着他身上的破布衣裳也不恼,笑道:“这小哥说话逗趣。东西不能那么比!这糖可是金贵东西,做这玩意少不得还要费些油呢。两文钱真的不赚什么?要不你俩来一串,趁着现在人少,给你们挑一串大的!”

    穆千源特别想吃,奈何兜比脸还干净,实在是掏不出银子来!

    旁边穆施柔道:“来一串,就要上面那个又大又红的。”小手指着上面最大的一颗。

    那卖冰糖葫芦的直喊亏:“这串可是冰糖葫芦的大王,这一串费了我不少糖,至少要卖五文哩,不过见你这女娃娃长得俊,就便宜卖你了!下次来吃还找我。”

    穆施柔掏出了两文钱!那串冰糖葫芦直接给了眼睛都快看直了的穆千源。

    穆千源馋的都快要流口水了,却一点犹豫都没有,把这个糖葫芦给妹妹:“吃!”

    “我不要,你吃吧。”穆施柔头一次被一个小孩子宠着,心里暖暖的!

    “那你尝尝?”穆千源才不信她这话呢。虽然奶奶待她很好,吃穿用度一样少不了,但糖葫芦这种稀罕东西,一年到头也吃不上两次。

    “你吃吧,我怕牙疼!”

    穆千源看着她小脸一脸严肃才相信她是真的不喜欢吃,目瞪口呆,这东西竟是给他买的:“买这东西干什么?太浪费钱了!”穆千源吞了一下口水,那可是两文钱,在乡下长大的丫头小子们,谁手里要是有个大子都恨不得挂脖子上当项链带!不会真的花出去。

    看着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哥哥这会儿一脸的肉疼,忍不住一笑。

    最后他还是忍不住冰糖葫芦的诱惑,狠狠的咬上了一口。咬破清脆的糖衣,露出里面酸甜的果肉,那咯牙的果核早就掏出去了,只剩下酸甜在舌尖上相遇,好吃的眯起眼睛。

    心里还暗暗有些纳闷,这么好吃的东西她怎么就不喜欢呢?

    穆千源几次相让,穆施柔都不要!

    主要是看他吃的太香,那一脸的幸福感,在冰糖葫芦摊前这简直就像是个活招牌。

    在他吃糖葫芦这功夫!这摊位的生意平白好了三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