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雀瞧仙 第五十一章:情深眼瞎

时间:2018-03-17作者:澺澜潸

    诏国皇都,子觉漫无目的的走在繁华的街头,听着肚子“咕咕咕”的叫声,后悔没有从族长手里敲诈些钱,虽然说满街都是卖吃的,但是这些都跟身无分文的她没有一点关系,子觉觉得清韵寄居在她体内,她也没捞到啥好处,明明会法术却变不了一点银钱给她花,也不能解决她肚子饿,除了那日刚到皇都的时候,困着她两天不许外出之外,之后,就再也没有支声过,想想也是够郁闷的。

    正当子觉觉得自己快要饿晕的时候,却看到了一张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她一怔,下一刻就跑了上去拉住对方仔细的端详起来,却见那个跟自己长得一样的小姐,看到她时脸上露出一种莫名的恐惧,而她也一阵心慌,身上唯一剩下的散魂蛊却突然醒了过来,在体内躁动不安,为何不安,她也说不出来。

    “你,你怎么跟我们馨小姐长得一样?”跟在那小姐身后的丫鬟惊讶的指着子觉问。

    子觉没说话,看着那小姐有些呆呆的表情,心里冒出这么一个想法,莫非是痴儿?

    “嫣儿,你带着馨小姐到处乱跑,要是出了什么事,回头宋将军非得扒了你的皮不可!”

    “麽,麽麽!这,这人跟,跟小姐长,长得,一模一样!”嫣儿指着子觉,结结巴巴的,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后面跟上的管事麽麽见到子觉之后也很惊讶,只是毕竟是一把年龄的人了,也算是活久见,惊讶之后很快就平复了心情,然后对着嫣儿说:“别毛手毛脚的,平时日里都是怎么教你的,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人有相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是,麽麽,嫣儿知错了!”嫣儿赶紧告罪,然后正欲拉着馨小姐离开的时候,一直呆呆的宁馨突然上前,一把揪住了子觉,死死的不放手,似乎两个人之间有什么恩怨要了结一样。

    嫣儿拉了一下都无法让宁馨把手松开,无奈之下值得看向麽麽,等着麽麽拿主意:“麽麽!你看馨小姐这……”

    麽麽想了一下,上前两步,对着子觉颇为客气的说:“这位姑娘,您若是方便,请随着老奴走一趟,送馨小姐回将军府,相信将军必定重谢!”

    子觉原本就无处可去,又听到这位老麽麽说必定重谢,那就是有银子赏赐的意思?于是子觉连忙堆起笑容点头:“好,反正我左右也没事可做!”

    就这样,子觉跟着宁馨一行人,来到了将军府,一进将军府,子觉就只有一个感觉,这个将军很有钱!待会要是不出意外,离开后她就能解决温饱问题了!可是这个馨小姐一直紧紧的拉住她不松手也不说话,这个又是几个意思?

    因为被宁馨拉住,子觉也不能坐,只能陪着宁馨一起站在正厅之中……

    子觉看着宁馨又看了看一旁的麽麽,忍不住问了句:“您们将军就馨小姐一个女儿?”因为子觉在心里正在盘算,这个将军对这个痴儿的宠爱有多少,从而推算一下自己待会能得多少打赏,所以这个问题,是必要问清楚的。

    “额,我们馨小姐是将军未过门的妻子。”麽麽有点尴尬的解释到。

    “妻子?”子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么一个大将军的妻子竟然是个痴儿,那他身边会不会有很多莺莺燕燕,然后对这个所谓的未过门的妻子也只是挂个名,其实心底也不待见,这样一想,子觉又瞬间觉得,有些凄凉,想来待会赏钱也多不了,不过也好过没有,子觉默默的安慰了一下自己。

    站了整整一下午,子觉觉得自己又累又饿,都快要晕过的时候,麽麽上前来对着宁馨说:“馨小姐,将军回来了,先放开这位姑娘好不?”

    宁馨依旧不理会,子觉有些绝望,可怜兮兮的看着麽麽。

    就在这时,门外一声温柔的呼唤传来:“馨儿……”宁馨听到呼唤的时候,头动了动,但是依旧没有要松手的意思。

    子觉觉得,有这么好听的声音,这个将军应该长得还不错吧!一时之间,又有些小期待。

    “馨儿,怎么今日没有出来接我?”这时传说中的宋将军走了进来,停在离宁馨面前。

    宁馨抬头看了看他,顺着宁馨的眼神看去,这一看,轮到子觉惊呆了,这眼前的这个将军不就是她在下川河遇到了整整十次的那个高冷的气质的人吗?这,她们这算是半个熟人吗?也不知道这人会不会对她有点印象,虽然当时他们都是擦肩而过,但是好歹也是十次擦肩而过。

    “馨儿,你怎么能随便带人回来呢?若是对方是坏人你岂不是有危险?”宋钰上前,覆上宁馨的手,企图拉开宁馨揪住子觉的手,可是宁馨却没有妥协,就是不放手,子觉就更惊讶了,这个如此高冷的人居然也有这么柔情似水的一面,而且看起来居然没有违和感。

    这下,宋钰才把注意力放到了子觉身上,对上子觉的脸的时候,宋钰也明显是被惊到了,不过也就一瞬间,几乎让人无法察觉,宋钰对着子觉行了个礼说:“这位小姐,我看我家夫人实在是喜欢你喜欢得打紧,这一时半会也舍不得放你走,不如你就在我府中小住几日,陪陪我家夫人,但是,这毕竟是将军府,你若是有什么心思,还是给我收起来的好,否则就算你是女流之辈,本将军也不会手软。”

    子觉有些咂舌,未成婚就叫夫人了,可见这宋将军对馨小姐是很看重的,而且刚才前面半句话还是客客气气的邀请,到了后面半句话就成了裸的威胁,简直就是精分!也是对一个痴儿还能爱得这么深切的人又怎么是一般人?不过既然这么看重,那么她的赏钱想必也少不了,于是表面上子觉非常识象的点点头,但是眼她饿得快晕了,得先要点吃的,于是斟酌着说:“那个将军大人,留下来可以,可是,你家夫人拉着我快一整天了,我滴水未进,这……能不能赏点吃的?”

    “麽麽,带馨儿回房,再送点吃的过去,馨儿身边一刻都不能离人!”宋钰先是对着麽麽吩咐了一番,然后转身看着馨儿,温柔的说:“馨儿怪,先回房休息,我晚点再来看你,如果有人赶对你做什么,待会记得跟我说,我听你收拾她。”

    子觉简直要翻白眼,这么不相信她,左一次右一次的威胁她,看来这个宋将军对这个这馨小姐很痴情,子觉暗自腹诽,也真是应了那句话:向来情深奈何眼瞎。

    子觉和宁馨两个人并排坐着,因为右手被宁馨揪着,所以子觉只能用一根筷子扎起碟子里精致的糕点往嘴里送,子觉看着精致的糕点胃口大开,吃得有些狼狈,宁馨也不说话,也不吃东西,就这么抓着子觉的右手,静静的看着子觉。

    子觉消灭了三碟绿豆糕之后,见到宁馨这个样子一时有些窘,笑着扎起一块白玉糕递到宁馨嘴边,蜜汁尴尬一笑问:“你,要吃吗?”

    子觉递了半晌手都酸了,见到宁馨并没有一点想吃的打算,于是干脆往自己嘴里一塞,然后对着宁馨像哄小孩子一样哄骗道:“不吃东西以后就会变丑的!”

    一旁的麽麽嘴角抽了一下,这姑娘这样戏弄馨小姐,要是宋将军知道了,那事情可就可大可小了,麽麽跟在宁馨顺便伺候多年,自然清楚宁馨在宋钰心里的地位,于是麽麽轻咳了一声:“咳咳!姑娘想必已经吃饱了吧!”

    “没有!我还可以再吃三碟绿豆糕!”子觉赶紧将面前剩下的一碟糕点移到自己怀里护住,心怕这个麽麽给撤走。

    “既然没有,那姑娘就不要废话,食不言寝不语是我们将军府的规矩。”麽麽板着一张脸,一板一眼的看起来颇为严厉。

    “是是是,我不说话了!那个能再来几碟糕点吗?没吃饱……”子觉连忙保证,之后又后者脸皮要了几碟糕点,这可是她重见天日以来,吃得最好最精致的东西了,当然得多吃一点,不然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

    子觉吃饱喝足之后,脑子终于转的动了,于是就开始想,这和自己由着一模一样脸的痴儿馨小姐有痴情的宋将军,那她记忆中那个易衡又在哪里?会不会见到她也对她很好?如今的子觉心里就是那种孤独了百年之后,很想抓住一个认识自己的人,不对哪怕不是人,是只狗也好,只要认识自己就好,最起码能够让她不再觉得世间百年,沧海桑田,她纵使重活一世似乎这世上也没她什么事,她在这世间显得特别的超然,无所求,因为不是道自己能要能在哪里停留,所以感觉跟在下川当游魂的时候一样,人来人往和她扯不上半点关系,就像宋钰一样,明明在下川擦肩而过十次,可如今见到了,宋钰对她依旧高冷如初就如同在下穿一样,只是擦肩并无交集,只是如今她却因为有那段记忆所以记得他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