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雀瞧仙 第四十九章:如画出逃

时间:2018-02-01作者:澺澜潸

    “仙君,今日下早朝的时候,宫里禁卫军大动干戈,我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你家仙宠在宫中失踪了。”国师匆匆忙忙的回府,见到君霁华之后连忙告知君霁华小雀儿失踪的事情。

    “失踪?”君霁华双目一敛,怎么会无端端失踪?莫非是如画?

    “仙君?”国师看不透君霁华在想什么,但是隐约觉得这仙君现在紧紧抿着的双唇似乎在说,他心情不悦。

    君霁华,想了想,从衣袖上的暗口袋中拿出当初羌无邪给的那副画,眼里泛着让人读不懂的情绪:“玄青,你想办法带本仙入宫,本仙的宠物可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没了。”

    “行,我这就去安排。”国师连忙屁颠屁颠的跑去安排箱管事宜去了。

    最后在国师的安排下,君霁华摇身一变,变成了国师的师傅,为了适应这个身份,君霁华还特地把自己的头发变成白色,眉毛也变成了两条白色的龙须眉,道骨仙风的倒真的有点像模像样,国师一见,瞬间对君霁华的崇拜提高了一个度,饶是国师修为不错,可到底是凡人一个,这平日里多么稳重,这会见到神仙了也一时难免有些激动得像个得了糖吃的孩子一般。

    君霁华和玄青两个人大摇大摆的进了宫,先是拜见了诏皇,而后玄青打着带师傅前来为诏国祈福的名头,待着君霁华在皇宫中寻人。

    魏经年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待着禁卫军上蹿下跳,远远的看见了玄青和君霁华,病急乱投医的跑到玄青面前:“国师,你不是神通广大吗,快帮我算算面团的下落。”

    玄青没有回话,只是回头看了看君霁华,魏经年也跟着看过去,觉得这人十分的眼熟,一时之间又想不起在哪见过,干脆不想了,又对着国师说:“你别愣着呀,你倒是算算呀!”

    君霁华有些无语,看着魏经年冷冷的开口:“舍妹为什么会失踪你倒是说说。”

    “额?你,你是那个姓沐的?你怎么进宫来了?”魏经年终于反应过来,怪不得瞧着这么眼熟,原来真的是熟人!还是名义上的大舅哥,魏经年瞬间觉得头大。

    君霁华直接越过魏经年,衣袖里的画卷已经有了感应,在微微的发亮,君霁华眉头一紧,果然有关系,指着远处的一处宫殿问:“那是何人的居所。”从外观来看,应该是分位不低的后妃宫殿。

    “那是皇后的宫殿。”玄青看了看,连忙低声提醒。

    “喔?”君霁华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事情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要有趣一点,但是他不觉得小雀儿能够窥探到其中的隐秘之处,之所以会失踪,说不定就是有人心虚了,君霁华一敛眉问:“小雀儿失踪前都见过什么人?”

    “太后宫里的,皇后还有宁淑仪,但是爷已经去找过宁淑仪了,那宁淑仪弱不禁风,胆小如鼠的样子,借她胆子恐怕也不敢做出什么事情来。”魏经年想起刚刚宁淑仪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只是可惜没有一张让人也觉得楚楚可怜的脸,否则一定受宠。

    “再去走一遭。”君霁华直接越过魏经年就走了。

    魏经年看见君霁华白衣白发飘飘然的就这样把他甩得老远,半晌回过神来才赶紧追上去:“要找面团,爷也要一起,况且没有爷,你以为这皇宫任你去么?”

    魏经年追了一路,终于在君霁华要进皇后宫殿的时候拦住了君霁华,魏经年气喘吁吁的说:“你好要不要命了,这皇后宫里是谁都能进的吗?”

    君霁华瞟了魏经年一眼,然后退后了半步,示意魏经年打头阵。

    魏经年顿时气势就上来了,抬脚待着一行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然后直接往宁淑仪的偏殿走去,君霁华,不急不慢的跟上,左右他也不急这么一时半会,小麻雀强悍着呢,这么一点时间倒也耗得起。

    魏经年是个冲动派,刚刚雄赳赳气昂昂的在君霁华面前走过之后,一踏进宁淑仪的偏殿就开始有点头脑空白了,他不知道为啥他要进来第二次呀!毕竟刚刚才来过,所以魏经年瞬间有点尴尬的回头去看君霁华,却发现君霁华压根没有进来,只是站在偏殿门口。

    魏经年愣了愣,把手放在嘴边握拳,假装咳嗽了一下:“咳咳!咳咳!”魏经年咳了两声,见到君霁华和国师还没有要进来的意思,便又大声的咳了两声:“咳咳!咳咳”这下提示意味满满当当的,奈何君霁华依旧没有要进来的意思。

    魏经年按耐不住了,三两步走了出去扯着嗓子问:“姓沐的!你不是要过来吗?这会怎么站在门口?”

    君霁华拿出袖中画卷看了看,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如画!”

    魏经年和玄青对这话摸不着头脑,但是屋里的如画却听得一清二楚的,当场脸色就变得煞白,惊恐的看着门外,可是君霁华压根没有要进来的意思,在如画心惊胆战不知道要如何应对的时候,君霁华更是直接离开了,玄青和魏经年见状,也跟着离开了。

    如画见到所有人都离开了之后,腿一软,整个人跌倒在地上,瑟瑟发抖,她知道,方才,叫她的是君霁华,但是为什么君霁华认出来了她却走了而不是直接带走她或者就地解决了她,这点她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总归是知道了她的存在,如今,她要么坐以待毙,要么,拼死一搏,或许还有转机。

    “姓沐的,你装神弄鬼的干嘛?爷告诉你,在爷面前不要故弄玄虚。”魏经年完全摸不透君霁华想干嘛,所以心里越发的急躁。

    “年王爷,您稍安勿躁,毕竟那个是人家的妹妹,是在宫里不见的,要急似乎,也是人家跟你急。”玄青拦魏经年,低声提醒,魏经年看不出来,可是国师却看出来君霁华似乎在寻找什么,玄青看了一眼屋里的宁淑仪,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也就跟着走了出去。

    魏经年低声不满的都囊了几句:“一个个的都是神,就爷肉眼凡胎只懂世间俗物!”

    这边如画见到国师一行人之后,心里凉透了,似乎原本想要拉拢国师的这条路也断了,如今,也只剩下一条路了,原本她打死不想走的一条路,现在看来也只有如此了……

    如画离开了宁淑仪的身体,附在了皇后宫中一个二等宫婢身上,混出了皇宫,拿着清韵的残魂,打算去找司冥鬼君,主动献出清韵的残魂给他吸食。

    另外一边,君霁华待着魏经年和国师等人一路来到的冷宫,君霁华指了指眼前的已出破落的宫殿说:“这处可有搜过?”

    魏经年想都没想直接说:“面团怎么可能待在这里,正常人都呆不下……”说到一半,见到君霁华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眼里还有些不屑或者是鄙视。

    国师倒是赶紧的吩咐身边的禁卫军禁区搜查一番,这时的君霁华来了个神总结:“人呐!总是对近在眼前的东西视而不见。”

    魏经年有些不服气的瞪了一眼君霁华,然后自己走了进去,结果一进去,他就惊呆了,因为他看到小雀儿整被一个得了失心疯的嫔妃抽打,还用一些破布之类的东西把小雀儿的嘴巴给塞住了,似乎两个人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那个嫔妃一边打嘴里还一边喊着:“贱人!你也有今天,还我孩子的命来!把皇上的宠爱还给我!”

    回过神来的魏经年,连忙对身旁的禁卫军说:“赶,赶紧,拉开!”

    这可让禁卫军有些为难,这失心疯的嫔妃再怎么样也是嫔妃,入了冷宫也不好冒犯,再说得了失心疯的人,力大如牛,确实……

    “还愣着干嘛!拉开!”魏经年见到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迟迟没有个动作,瞬间炸毛。

    后面走进来的君霁华二话没说,直接随手捡起一根木棒直接往那个嫔妃颈椎处重重一棍下去,瞬间那嫔妃就晕了过去,魏经年赶紧去把小雀儿给解救出来,小雀儿被虐了一整天,此时此刻又冷又饿,还浑身都是伤……

    “面团?你还清醒吗?”魏经年用手在小雀儿眼前晃了晃,小雀儿还是双眼放空的状态。

    君霁华直接上前把小雀儿从魏经年手上给强行抱了过来,然后直接越过所有人走了出去,留给众人一个背影。

    “姓沐的!你把面团还给我!”魏经年拔腿就追,玄青连忙伸手挡住,根据玄青的细微观察,刚刚君霁华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咬紧牙关和从眼睛发出的寒冷,都说明,这个仙君怒了!

    于是玄青只能硬着头皮扯说:“年王,人家妹妹在宫里呗虐成这样,一时生气带走也是情有可原,你得好好处理一下这件事,要不然怎么讨好大舅哥呀!”

    魏经年扭头闹别扭:“又不是亲生的!”

    “年王,这话不能这么说,虽说半路上认的,但好歹是有兄妹之名是吧,再怎么样也是名义上的大舅哥。”国师故作高深的对着魏经年挤眉弄眼的,心里却在默默地祈祷,希望仙君不会因为宠物受伤而一气之下走了,要不然谁来助他?

    魏经年歪着脖子想了半天,最后僵硬的点了下头:“本王知道了。”然后领着禁卫军走了。
小说推荐